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三十章 秦澜担心

    秦静温没有那么好态度的跟叶雯说话,因为叶雯的那一句“金钱交易”伤到了她的自尊。

    叶雯的态度再明显不过,已经把初次见面的她当做敌人一样来看待。

    这一次她不会像忍耐宋以恩一样的去忍耐,她要保护好自己心疼好自己。不想在让自己遭受无辜的委屈。

    与此同时。

    叶雯匆忙离开之后孙旭就返了回来。

    “乔总,电梯里的监控我拷贝回来了。苏沁对秦总监又说了一些不礼貌的话。看来她还怪着秦总监,还没有收敛。”

    孙旭说着把手里的U盘递给了乔舜辰,收回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装餐盒的空袋子,袋子就这样掉在了地上,里面的手机了滑落出来。

    “对不起乔总。”

    孙旭连忙弯身把袋子捡了起来然后又仔细检查了手机,确定没有摔坏后放回了袋子里。

    乔舜辰皱起了眉,并不是因为孙旭的差池,而是看到了掉在地上的叶雯的手机。

    她在撒谎,她不是去找手机,她想找的人是秦静温。

    “你上来的时候遇到秦总监了么?”

    乔舜辰冷声问着。

    “遇到了,我从电梯出来,她和秘书从茶水间出来。我们打个打招呼她就下楼了。”

    孙旭还以为自己的笨手笨脚惹乔舜辰生气,回答的小心翼翼。可他又不明白乔总怎么问起了秦总监。

    “你用这个电梯马上下去,看看叶雯和秦总监是不是在一起,应该在外面停车场。”

    乔舜辰厉声的吩咐着,之所以把位置锁定在外面的停车场是因为他了解秦静温的习惯。

    孙旭似乎明白了乔舜辰的意思,以他最快的速度搭乘总裁电梯直达一楼。

    大概十分钟的时间,孙旭又搭乘总裁电梯回来。

    “乔总,叶小姐把秦总监叫到了她的车上。两个人说什么我听不见。现在叶小姐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孙旭汇报着工作,态度很严谨。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乔舜辰似乎更不高兴了本就拧紧的眉在听到孙旭的汇报之后更加的凛冽。

    “那我先出去了。”

    “等等,以后秦总监再来不管是什么事都不能让苏沁接待,还有你去委婉的警告她一下,让她注意自己态度。”

    乔舜辰最终看在死去司机的份上,看在苏沁还要赡养老人和孩子的份上、看在她生活不易的份上没有对她做出严厉的惩罚。

    孙旭刚离开,叶雯就开门进来,面带笑容却手里空空。

    “没找到手机,可能落在家里了。”

    “在袋子里,你怎么可能找的到。”

    “叶雯你怎么这么毛躁呢,以后你会是乔氏的女主人,这种粗枝大叶可不能有。”

    乔舜辰语气很严肃,也是在暗示她不该去找秦静温。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袋子里把手机拿了出来。

    叶雯显然有些惊慌,她的笑容也即刻尴尬起来。

    “在这里啊,我说怎么没找到呢。可能压在下面我没看见。”

    叶雯接过手机,很没有说服力的解释着。

    “你也吃饭吧,我下午要见一个大合作商先准备一下。”

    乔舜辰说完就去办公桌前坐下开始工作,对于叶雯的无理行为他没有拆穿,给她留点颜面希望她别惹出事端。

    秦静温因为叶雯弄得心情有些糟糕,又因为收了乔舜辰的银行卡而郁闷,连午饭都没有心情吃。

    晚上回家强打起精神,可是姑姑还是看出了她的情绪。

    晚饭过后姑姑让两个孩子在客厅玩,自己去了秦静温的房间。

    “温温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困难?”

    姑姑柔声问着。

    “没有,不是工作上的事。姑姑,我有那么明显么都被你看出来了。”

    秦静温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没想到会被姑姑发现。

    “别人看不出来,我还能看不出来么。不是工作上的事情那是什么?”

    秦澜只想知道然后帮忙安慰一下,她知道自己不能帮忙解决,但能从精神上给予她安慰。

    秦静温把乔舜辰今天交给她的东西拿出来给姑姑看。

    “这是他给两个孩子的财产,这个银行卡是孩子的抚养费,每个月都会准时把钱转到卡里。”

    秦静温解释完叹了一口气。

    秦澜翻开东西看了看,随后开口。

    “这么多的财产怎么都是你的名字?”

    “两个孩子太小,只能暂时落在我的名下。我跟他去公证处公正了,一旦孩子满18岁,这些东西就过户到孩子名下。”

    秦静温解释着。

    “她这么着急干嘛,等到孩子18岁直接给孩子就可以。”

    “我也是这么说的,可他说这些财产必须在婚前给孩子怕未来的老婆知道不方便。”

    秦静温想到了叶雯情绪再次低落。

    秦澜看的清楚,真正让秦静温不开心的不是这些东西,是乔舜辰即将要结婚。

    看来她对乔舜辰还是有感情的,而且已经到了很深的地步,只是她一直隐瞒的很好,只是她不想别人看透她的心。

    “他想的挺周到,对孩子也挺有心。不过他给的抚养费的确有点多。”

    “嗯,是很多。他说不让我拼命工作,说孩子的抚养费足够我们一家人生活。姑姑,我当时就拒绝了,我有手有脚的,不能靠孩子的抚养费活着。虽然我生下这两个孩子是为了钱,可那个时候也是迫不得已没有出路了才那样做的。我总觉得我在他面前还是那个为了钱可以做任何事情的人。”

    秦静温说到这里忍不住红了眼眶,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要崩掉赶紧开始控制着自己。

    秦澜知道自己猜对了,秦静温不开心的真正原因是乔舜辰。

    “你做的对,我们有手有脚工作还那么优秀,用不着花孩子的钱,用不着别人养着。那些钱给孩子留着,等长大了一起给他们。”

    “温温,不过孩子爸爸有一句话说的对,你不要那么拼命的工作,姑姑还可以开个药店可以帮你赚钱,你要是累坏了这个家可就没有支柱了。”

    秦澜以另一种形式安慰着秦静温,并没有把心中所想挑明。

    乔舜辰说的话不是在轻视秦静温,而是心疼秦静温,看不得她劳累,看不得她为家奔波。

    两个人都有情有义却不能在一起,就像当年的她一样。看来秦家和乔家注定无缘,那就趁早打消念头。

    “不用了姑姑,我现在不累。公司状况越来越好,不用你工作。姑姑别担心我,不管什么事我都能应付,跟以前比起来咱们已经很好了。”

    秦静温哪还忍心让姑姑出去赚钱,也不忍心让姑姑跟着自己担心。看来以后她还要增强自己忍耐的心,决不能让姑姑看出来。

    “那好,那你就忙着姑姑出去看看孩子。”

    秦澜说完出去了,她看了眼孩子之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随即把电话打给了唐丹妮。

    “丹妮,姑姑有事让你帮忙。”

    “什么事啊姑姑?”

    丹妮躺在床上正在悠闲的听着胎教音乐,突然就接到了秦澜的电话。

    “温温这两天心情不好,我猜是和孩子爸爸有关系。你帮我劝劝她,让她把孩子爸爸忘了吧。”

    “我们家高攀不起乔家,温温太善良也不适合生活在那种大家庭里。还是别在接触的好。”

    秦澜坚决反对秦静温和乔舜辰在一起,怕她遭受和自己一样的痛苦。

    “我也不赞成他们在一起,姑姑你放心我会劝她的。”

    唐丹妮挂断了电话,已经没有了听胎教音乐的闲情雅致。

    “怎么了?”

    一边同样躺在床上看着杂志的宋新哲开口问着。

    “是秦澜姑姑打来的电话,说温温因为乔舜辰心情不好,让我开导开导。”

    这个电话让唐丹妮担心起来。

    “唉……忘记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我们没经历那种爱,不会明白他们心里的苦。舜臣也一样开心不起来,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走出彼此的心。”

    宋新哲还是可惜,可惜两个人不能在一起。抛开家世,两个人是在合适不过的。

    “有孩子牵扯着的确不容易忘掉,温温会不会痛苦一辈子啊。”

    想想唐丹妮都觉得心疼,要是一辈子被感情折磨着,秦静温永远都没有真正的快乐。她现在在想她的反对究竟是对秦静温好还是害苦了秦静温。

    “这个很简单啊,我们帮着撮合,只要在一起了就不会痛苦一辈子。”

    宋新哲看到希望一般,赶紧做了起来眼放光芒的看着唐丹妮说着。

    “在一起会痛苦死当然没有一辈子了。”

    唐丹妮按照自己的意思还是反对了。

    “现在叶雯都回来了,你让乔舜辰怎么办,还能两个都娶回家么?叶雯一回来乔舜辰马上就冷淡了温温,你说乔舜辰的心在温温那能有多少?三分之一、还是五分之一、还是十分之一?他这十分之一的心耗尽了到时候受伤的会是谁?”

    唐丹妮是不相信乔舜辰全心全意爱着秦静温的,如果是他不会让叶雯回来,如果是他自己就会想办法克服这中间的困难。可现在看来乔舜辰已经选择了叶雯,要不是有两个孩子闹着,他们已经结婚了。

    “我到觉得舜臣爱温温更多一些。他只有跟秦静温在一起才能真正的开心起来。”

    宋新哲了解乔舜辰都胜过了解自己,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都知道他的心在哪里。只是受到了爷爷的限制,只是不忍心把等了四年多的叶雯抛弃。

    “算了,别再说她们了,若她们真的是注定的缘分谁也拆不开,所有的事情也阻碍不了。”

    唐丹妮有些茫然没有心情再说下去。

    她会找个机会在跟秦静温好好谈谈,看看她是否能如自己说的那样忘掉乔舜辰。关注 "xinwu799"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