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五百二十八章 帮忙写日记

    乔舜辰是她薛瑶的啊,从见到他那天开始,她就觉得楚杨是自己的命中注定,可为何没有按照她的第六感去发展呢。

    薛瑶委屈的要死,心也痛的来回翻滚着。一个不小心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直接环住楚杨的脖子吻了上去。

    她的吻带着酒精的味道,她的吻来的有些突然她的吻夹杂着爱恨情仇,也带着对楚杨的不舍。

    薛瑶酸涩的眼泪流进了楚杨的嘴里,让楚杨愧疚的整颗心都是不安的,都是痛的。

    他没想到自己的爱或不爱,自己的骗与不骗竟然伤薛瑶这么深。他带给薛瑶的都是痛苦,要不然她的眼泪不会是苦的。

    楚杨知道此刻不适合这样激情的吻,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索取的更多,想要把薛瑶永远拥在自己的怀里,让她有翅膀也无法起飞。

    楚杨的回应,让薛瑶找回了理智,她突然推开楚杨,随后既尴尬又傻傻的笑了起来。

    眼泪还流着,笑容却爬上了面容。这画面看着揪心。

    “吻别……再见。”

    “我不恨你,希望你幸福。”

    薛瑶颤抖着说完,直接命令前面的司机。

    “停车吧,我到家了。”

    说着就侧过身去要开车门,楚杨看着危险赶紧拉住了薛瑶。

    “没到家,现在还没下山呢。”

    楚杨被薛瑶的举动吓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没到家我也要下车,要不然你又要解释解释的,一点意义都没有你还解释什么?”

    薛瑶胡言乱语的说着,两句话之间根本不搭边。可是乔舜辰却明白她的心,知道她害怕自己的解释,害怕听到不想听到的。

    “你不愿意听我就不解释了。”

    “确定?”

    薛瑶眼泪还挂在脸上,但听到楚杨的话之后,似乎轻松了一些。

    “确定,只要你开心,我不但不解释,我也可以一句话都不说。”

    楚杨保证着,不希望薛瑶像见鬼一样想要远离他。

    “那好,你别说话。你什么都不要说。我要睡觉,我要睡觉。”

    薛瑶没再说下车的事情,把话说完就闭上眼睛,头靠在后面晕晕乎乎的睡着了。

    楚杨看着来回摇晃的薛瑶,想让她睡的舒服一些,便扶着薛瑶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感受着再熟悉不过的体香,感受着她匀称的呼吸。一切都那么的自然,一切都那么的顺理成章。可为何他们就要永远分开,为何走不到不一起呢。

    楚杨想要努力的挽回,可是薛瑶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他在薛瑶心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秦静温送走了楚杨和薛瑶,又把两个孩子都安排睡着以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的乔舜辰已经躺在了床上,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秦静温轻轻的上床附在乔舜辰的身边,静静的看着那张闭着眼睛都帅的没边的脸,想着他刚刚那一次让人感动的表白。

    此刻她什么都不想,只想着那些话,只看着眼前这个人就足够幸福了。

    想着想着,嘴角美滋滋的上扬,连那美艳的酒窝都是甜的。想着想着情不自禁的吻了乔舜辰的脸。

    就在她想收回自己的唇的时候,突然被乔舜辰一个力道反压在身下。

    “你没睡?”

    秦静温被小小的惊吓了一把。灵动的眸子还带着些许的惊慌。

    “就是睡了也被你撩醒了。我真的有那么帅么,你看了这么久了还不厌倦。”

    乔舜辰调侃着,语气却是调皮的。

    他一直都没睡,只是喝的有些晕闭目养神而已。谁知道这小女人趴在他身边看个没完,还这么主动的吻他。

    这种属于小女人可爱式的撩拨可是很少在秦静温这里遇到。

    “自大的男人,看你难道是因为你帅么?”

    秦静温羞涩的否定着,听乔舜辰的意思就知道他根本没睡着,躺在那里享受着骗人的乐趣呢。

    “哈哈哈,不是自大是自信。”

    “回答我,有没有厌倦我?”

    乔舜辰笑着逼问着上一个问题。然后很认真很期待的等着秦静温的回答。

    “不厌倦,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厌倦。”

    秦静温回答的很肯定,因为她确定自己会爱乔舜辰一辈子,爱一个人一辈子怎么可能厌倦的。不管是他的外貌,还是他的身材,或者他的品性,就连他的呼噜声都不会厌倦相反的她会一辈子都记得。

    乔舜辰满意的笑了,随后也给了秦静温一个没有问题的回答。

    “我也不会厌倦你,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宝贝。”

    “肉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

    秦静温笑的开心,笑的幸福。从不敢想一个钢铁一样的强者,一个气吞山河满腹斗志的男人竟然说出这么可爱的话来。

    “有么,我有肉麻么,更肉麻的还在后面呢。”

    乔舜辰笑着说着,便直接吻住了秦静温的唇,让她无法再说出调皮的话来。

    吻的温度迅速升温,从一个温柔的吻变成了激情的吻。借着酒精的力道迅速升级,情欲也在猛然间增长到极致……

    激情过后的旖旎依旧飘洒在诺达的卧室里。秦静温小鸟依人般躺在乔舜辰的怀里,听着他呼吸的粗犷,感受着他还没有恢复的不规律的心跳。

    “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头疼不疼?”

    秦静温声音很低很柔,她一直都在担心着乔舜辰喝了酒以后头会不会疼。

    “不疼,今天心情好,也没喝那么多。不过就是晕晕的想睡觉。”

    话说完乔舜辰侧过身把秦静温拥进自己怀里。

    “温温,帮我写日记吧。我被你累的已经起不来了。”

    乔舜辰坏坏的语气听得秦静温连抗议都那么娇羞。

    “我才没累到你,是你自己喝晕了。”

    “你睡觉吧,我帮你写。不过我要写在哪里?”

    秦静温轻啄了乔舜辰的额头,随后起身披上了乔舜辰的浴袍。

    “抽屉里有我备用的日记本,也有笔。你写下来,到时候我会撕下来贴到我的日记上。”

    乔舜辰闭着眼睛说着,他的日记都在书房里,但她想让秦静温就在这里写,想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想看着她进入梦乡。

    “嗯,睡吧,我帮你写。”

    秦静温说着帮乔舜辰盖上被子,随后下床。

    她先把所有的灯都关掉,只留了梳妆台上一盏灯。然后才去抽屉里找纸和笔。

    当她打开抽屉的时候,她最先看到的不是笔和纸,而是那几部一直躺在抽屉里的手机。

    其中有一个是当年乔舜辰和她单线联系的手机,还有一个是她不知道的,另一个就是存着那个女人照片的手机,想着那张照片,秦静温的心就像被石头猛然撞击了一样。

    那种感觉不是太疼,但却能震动到她整个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让她油然而生一种慌乱的恐惧感。

    秦静温用很小的力气做了一个深呼吸,逼迫自己不在乎眼前看到的手机,今天这么开心,就给自己留一个完美的回忆吧。

    拿出纸和笔,安抚好自己的心。秦静温坐在了梳妆台前开始替乔舜辰写着今天的日记。

    第二天乔舜辰和秦静温起床很晚,是被两个孩子给叫醒的。这一夜可以说是秦静温在山顶别墅睡的最踏实的一夜。

    “妈妈爸爸赖床,我和哥哥玩了好一会,早饭都吃完了你们还不起床。”

    半月趴在秦静温的床边,嘟着小嘴,不满意的说着。

    “我们昨晚睡的太晚,而且累了一个星期了,晚起一回不叫赖床。”

    乔舜辰给半月解释着,看出来半月不满意。

    “可是你们昨天答应我和哥哥去看糖豆的。下午我和哥哥都有特长班,就上午能看糖豆。你们要是中午在起床那我们也看不到糖豆了。”

    半月有自己的小心思,要不然也不会来叫醒爸爸妈妈。

    “噢,原来你是有原因的。好好,答应孩子的事情就要做到。爸爸这就起床,吃了早饭我们就去看糖豆。”

    乔舜辰说着就赶紧起床,不能让孩子对父母失望。

    几个人吃了早餐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唐丹妮的家。

    今天宋新哲上班并没在家。乔舜辰把两个孩子和秦静温送到唐丹妮家之后就去了医院找宋新哲。

    宋新哲今天不出门诊,还算轻松。

    乔舜辰来的时候他查完房刚回办公室。

    “今天没事了?”

    宋新哲开口问着乔舜辰,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单独聊过了。

    “暂时没事,但晚上有事。”

    乔舜辰想想都觉得心情压抑。

    “晚上什么事?”

    宋新哲一边整理着办公桌上的病例,一边好奇的问着。

    “相亲。”

    “又相亲,你有完没完啊。现在和温温在一起不是很好么,怎么又相亲。”

    听到相亲两个字,宋新哲突然就不淡定了。病例没收拾完动作就停了下来。如果昨晚他没记错也没喝多的情况下,乔舜辰好像诚心诚意的表白了,还让他们这些朋友见证他只爱秦静温一个人。

    说话到现在还没过二十四小时呢,怎么就大变样了。难不成昨天的一切都是假象。

    “我说了不算,要是说了算现在就和温温登记结婚。我和温温在一起的时候爷爷就以和别人结婚为前提才答应的。”

    乔舜辰一脸的无奈,他要是有一点办法都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都不会伤秦静温的心。

    “和别人结婚,你这不是往温温的心上扎刀子么。得有多大的承受力能接受你跟别人结婚啊。”

    不管乔舜辰给出的借口是什么,不管乔舜辰此刻看起来有多为难,但宋新哲还是认为这样做对秦静温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