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三天以后

    李警官很意外,他知道秦静温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但也没想到跟普通警察一样的待遇。

    “没有要求?”

    “对,没有要求。只要给我一个正式的警号,证明我是一名公安干警就可以。”

    这个要求应该不高,这个要求秦静温也不觉得过分。毕竟她研制出一款软件能买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要一个月薪是几千元的正式工作不为过。

    “没问题,这个我就可以做主答应你。”

    “秦小姐,不,现在不能这么叫你了,我们可是同事了,我就叫你名字吧。秦静温明天我就去跟领导汇报,然后你等我电话。我们这边安排好你就过来办理入职手续,手续办好你就是一名公安干警了。”

    李警官是越来越激动了,有这样一位才女的加入,公爱系统的打击力度会更大。

    “好,我等你电话。不过我有警服么?”

    秦静温好奇心爆棚了,开心的像个孩子。

    “有,必须有,一年四季的警服你都有,而且还有警官证。只是保密为主你不能被人看到你的警服和警官证。”

    李警官不得不又一次强调保密的事情。

    “放心吧,不会被人看到的。那好你休息吧我就等你电话了。”

    就这样秦静温像做梦一样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一名谁都不知道的人民警察。

    秦静温打电话的整个过程都被站在窗口的乔舜辰给看到。

    乔舜辰不是故意站在那里偷看,而是知道秦静温一个人出去不放心,站在那里时刻注意着秦静温的安全。

    今天的秦静温一直都是开心的,不知道因为什么,问她也没说。这整个电话更是笑的合不拢嘴,开心的像个孩子。

    说实话乔舜辰好长时间没看到过秦静温这样无忧无虑的笑了,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领能让她忘却烦恼开心的笑呢。

    秦静温回房间的时候正好乔舜辰站在窗边接着电话,秦静温只听了两句就知道电话是乔德祥打来的。

    秦静温没有打扰乔舜辰,而是直接去了浴室冲澡。

    “爷爷,能不能在等两天啊。这几天李沫一直在忙。”

    乔舜辰找着借口拒绝着乔德祥的邀请。

    “总不能一直忙吧,一个模特又不是演员拍戏需要很长时间。再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必须带李沫回来见我。”

    乔德祥下了死命令,他说三天就必须见到李沫。

    “爷爷,我们还在相处阶段,你干嘛这么着急见她啊。等过段时间稳定了再见也来得及。”

    乔舜辰还是找机会拖延时间,不想三天后就带着李沫回老宅。

    “就是因为相处阶段才让你带回来的,爷爷替你把把关,看李沫人品怎么样,要是不好我们就换人。”

    乔德祥这句话算是诱骗乔舜辰了,说完不给乔舜辰反对的机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乔舜辰握着电话一脸的为难。

    虽然和李沫已经说好了配合彼此演戏,可是乔舜辰还是不想带李沫回老宅,不想伤害秦静温,更不想让孩子知道。

    可是现在要找什么借口拒绝爷爷呢。

    秦静温洗澡很快就出来了,虽然心里想着乔德祥的电话,但秦静温并没有问。

    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坐在了梳妆台前。这时乔舜辰走了过来,主动提起了这件事。

    “爷爷让我三天后带李沫回老宅。你说我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乔舜辰是真的想不出办法才问秦静温的,并不是因为想要秦静温给他底气。

    秦静温听到这些擦头发的动作明显停顿下来,这一天的好心情也都被这句话给击毁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放下一切只做一名警察,只为人民服务。

    “董事长的话能拒绝么?”

    秦静温开口问着,擦头发的动作也继续起来。不紧擦头发要继续,就是乔舜辰把李沫带到她面前来,她的生活也会继续,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可怜而停下来。

    “挺强势的。除非李沫不在或者我出差。”

    乔舜辰只知道这一种办法。

    “挺强势的就是拒绝不了,你出差或者李沫不在,都是暂时的逃避,早晚有一天都要去见他的。”

    秦静温间接的给出了答案,这个答案也是乔舜辰为了心安跟她要的,她就算不情愿也要给。

    更何况以秦静温的猜测,李沫不会不在。只要乔舜辰提出来见家长,她就是正在T台上走秀,都不不顾一切的过来配合。

    “那就顺其自然,三天后如果我有时间,李沫也有时间我就带她回去。要是我们两个有一个没时间的就不能怪我了。”

    乔舜辰做了最后的决定,然而当他说要带着李沫回去的时候,还是撞击了秦静温的心。

    带她回去不管是谁的意思,都证明他们的关系又近了一步,如果秦静温预料的准确,被媒体拍到又要兴风作浪大肆渲染了。

    秦静温一口气憋在心里很难受想要释放出来又怕乔舜辰以为她闹情绪。

    “时间不早了你先睡吧,我去洗手间把头发吹干在睡觉。”

    秦静温说完就起身直接去了洗手间。

    来到洗手间关上门秦静温才敢把心中的闷气大口的吐出来。这个活法她真的够了,真的不想在和乔舜辰有任何瓜葛。

    现在秦静温只祈祷乔德祥能快点推进乔舜辰和李沫的婚姻,也好给她一个正当的理由带着孩子离开。

    三天后乔舜辰不可抗拒的带着李沫回了老宅,一起回老宅的还有乔梁乔雨和江凯。也就是说除了两个孩子除了秦静温,所有乔家人都在老宅。

    乔舜辰是不知道爷爷也叫了父亲和姐姐,来到老宅他看到全家人都在唯独没有两个孩子和秦静温的时候,心里万般酸涩,脸色也阴沉起来。

    李沫到是挺热心挺开朗的,看全家人都在更是表现出优雅礼貌的一面。

    跟这个打招呼,跟那个打招呼,看二婶忙前忙后的还要跟着帮忙。

    “李沫,有佣人不用你帮忙,你坐下大家聊聊天。”

    二叔乔斌热情的招呼着李沫,和对待秦静温的态度截然不同。

    “那好,那我就陪爷爷聊会天。”

    李沫说着就坐在了乔德祥的身边,语气也不是跟乔舜辰说话时候的娇柔甜腻,而是变成了可爱乖巧。

    “爷爷,您身体可真好……”

    李沫开始恭维起乔德祥,开始讨乔德祥喜欢。

    一边的乔斌听的满脸堆笑,而剩下的乔家人和江凯却一直脸色严肃。

    在他们心里没有人能比秦静温优秀,没有人能取代秦静温的位置。而且这个李沫过于热情反倒让他们心烦。

    “爸,来书房一趟我有话和你说。”

    乔梁听不下去李沫的阿谀奉承,开口打断了李沫和乔德祥之间的沟通。

    没等乔德祥有所反应,乔斌却快一步开口。

    “大哥,有什么事一会吃了饭你在和爸商量,李沫刚来我们大家都熟悉一下。”

    乔斌笑着说完这些话,可乔雨却觉得乔斌一脸心机。有可能是乔雨敏感的原因,也有可能对二叔本就心存芥蒂,所以才会有这种想法。

    “二叔,一会吃了饭爸就忘了,还是现在就说吧。我们和李沫聊天。”

    “你说呢李沫,我可以和你聊天吧?”

    乔雨直接问着李沫,让李沫没有拒绝的余地。

    “对,叔叔有事就先谈事,我跟姐姐聊天。”

    李沫心不甘情不愿,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她是过来讨乔德祥的喜欢的,就这么被叫走了机会自然就错过了。

    可是没办法啊,谁让开口的是乔舜辰父亲呢。

    李沫看的出来乔梁和乔雨并不喜欢她,不喜欢她那就是喜欢秦静温了。看来秦静温在乔家不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乔梁和乔德祥一起去了书房,乔斌这时的脸色就没有刚刚的好看了。

    “二叔怎么了,刚刚还笑逐颜开的。是不是怕爸爸和爷爷说你坏话啊。”

    乔雨笑着点破了乔斌的变化,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放心吧二叔,我爸不是那种背后说人坏话的人。”

    言外之意乔斌却是那种在背后可以捅人刀子的人。

    乔斌不得不尴尬的笑了。

    “这孩子,就是你爸和爷爷说二叔也正常啊,谁让他是我大哥呢。”

    “你们先陪李沫聊一会,我去厨房看看都准备什么了。”

    乔斌没有心情在陪着这些孩子聊天,他的心也跟着乔德祥和乔梁进了书房了。

    乔斌走了以后,客厅里只剩下他们四个人了。出于礼貌和休养,乔雨没有给李沫难堪。开始聊一下家常琐事,但态度可都是规规矩矩的,没有那种亲切的感觉。

    书房里乔梁从进来就开始说着乔舜辰的事情。

    “爸,就不能不干涉舜臣的婚姻么?就不能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思选择么?”

    “你不觉得今天这种场面让人心里难受么?”

    乔梁心情的确很糟糕,他们一家团聚了,就算秦静温现在还是个外人,可两个孩子是乔家的吧。

    乔家的孩子不能来乔家,他不知道自己父亲心里是什么滋味,自己心里就是觉得对不起孩子,觉得心酸。

    说实话乔德祥在和李沫交流的时候,心一直不能平静下来,就是因为这种场面让人不舒服。不舒服的原因被乔梁给说中了。

    “我有我的想法,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乔家好,为了乔氏好。”

    乔德祥不得不这么做,也不得不这么说。

    心里不舒服但不能不顾全大局,不能因小失大。

    “您说为了乔氏好,难道乔氏现在还不够好么?舜臣的管理经营您不够满意么?”

    乔梁反问着乔德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