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百零二章 永远的敌人

    秦静温连转达李警官的话都说的那么公式化,乔舜辰听了就更生气。

    “为什么有事他总是联系你?”

    乔舜辰冷声质问着,秦静温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和蔼,唯独对他冷言冷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过错方。

    “乔总,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你在针对什么。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有知情权的,他有权利告诉我。”

    秦静温觉得乔舜辰无理取闹,在她这里各种不满意,各种找茬。

    “我也有知情权,他也有权利告诉我。”

    乔舜辰似乎不满意秦静温的解释,冷着脸继续反驳着。

    “他让我转告你了,你现在已经知道了。问题的关键不是谁转告谁,而是宋以恩……”

    说到这秦静温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抓到乔舜辰话里的重点,他想要追究的不是谁告诉他,更不是宋以恩是否出来,而是她和李警官之间为何联系这么密切。

    “我懂了,你怀疑我和李警官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是吧。”

    “乔总,我的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是和全世界的男人都有不正当的关系,也用不着你来提醒。

    “工作我已经汇报完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让秘书叫我。”

    秦静温瞪视了乔舜辰之后,即刻转身朝外面走去。

    “工作我一点都不满意,你重新给我汇报……”

    乔舜辰在秦静温身后大声怒吼着,可秦静温还是没听见一样断然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医院里,宋以恩看上去脸色确实不好。在警察的看护下做着各种检查。

    只是检查期间,往来于各个科室和检查室之间她却一直在四处张望着。张望着什么,她也不清楚,可能希望见到她想见的人吧。

    可她又问着自己,此时此刻她想见谁呢?

    父亲,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还是乔舜辰和秦静温呢?

    带着及其清晰的态度出来的,来到医院却迷茫了

    想来想去可能自己最想见的人还是秦静温吧,想把她也带进监狱,甚至想把她送给阎王,让阎王尽快收了她。只有这样她所有的怨恨才能一笔勾销。

    一切都检查完以后,宋以恩被警察送回了病房。

    女警站在一边守着宋以恩就怕她逃跑。

    “警察姐姐,我可不可以见个人啊?”

    宋以恩突然和警察提出了要求。

    “你家属不是不见你么?你还想见谁?”

    女警不屑的说着,做人做到宋以恩这个地步,失败也就到了极限了。

    “不是家属,是个朋友。”

    宋以恩一脸尴尬的说着,她的确被所有家人抛弃了。

    “朋友?你告诉我联系方式我给你联系。”

    警察放松管制,因为这是领导交代的。

    于是宋以恩把秦静温的联系方式告诉了秦静温。

    秦静温正在工作,很突然的就接到了警察的电话。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这个时间出去一下还是可以的。

    答应了女警察之后,她又把电话打给了李警官。李警官各方联系确定秦静温的安全有保障之后,才让秦静温去医院。

    秦静温来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里有两个警察。一个女警一个男警,而且宋以恩手无缚鸡之力,对她也构不成威胁。

    “你怎么了?”

    秦静温意外的问着,不能表现出自己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来医院能干什么,生病了就过来了。好久不见了秦静温。”

    宋以恩见到秦静温就是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她现在是收敛的状态,要是没有警察在,她一定恶言相加,或者直接动手。

    不看到秦静温的时候,她的火气是装在心里的。一旦见到,就控制不住的向外喷射。

    “是好久不见。找我有事?”

    秦静温似乎没有什么话题能跟宋以恩聊的,而且看到宋以恩那怪里怪气的样子,她也没有了耐心。

    来的时候秦静温还有一颗怜悯的心,但见到宋以恩跟以前一样的态度。她觉得自己的怜悯之心是多余的。

    “没什么事,就是好久没见到老朋友了,所以想见一见。想亲口告诉你我出来了。”

    宋以恩叫秦静温过来有好多话要说,有好多事要警告。可是警察在,她又怕自己说多了暴露装病的事实。只能话里有话的讥讽着。

    “你出来是好事,但有病不是什么好事。还希望你注意自己的身体。宋以恩,有什么事就直接说,我没有太多的时间。”

    秦静温要知道宋以恩还是这么无聊她都不会来。

    现在的宋以恩尽管在医院,可是毕竟还是犯人的身份。这种身份她还能趾高气扬,看来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悔改之心了。

    “我的病就不用你担心了,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我们还要好好聊聊呢。”

    “秦静温你离我那么远干嘛啊,过来这边做,我和你说点悄悄话。”

    宋以恩可没有让秦静温走的意思,不但不让走,还让秦静温来到她身边。她想跟秦静温说几句话,但又怕警察听见。只有秦静温靠近她,她才能说。

    秦静温沉思片刻,迈步刚要向宋以恩走去,女警察直接拦住了秦静温,并出声警告。

    “你就站在这里,不准接近。”

    宋以恩看到这个情形,赶紧开口求情。

    “警察姐姐,我们是好朋友,就说两句悄悄话。给个方便吧,拜托了美女姐姐。”

    “不可以,别说是朋友,就是你父母也不能近距离接触你。”

    女警察果断拒绝。

    其实没有硬性规定不能接近犯人,只是上级交待要保护好秦静温的安全,她必须小心。

    “宋以恩,有话就说话吧。别为难警察工作。”

    秦静温退后一步站在自己原来的位置。

    “也没什么,就是问你和乔舜辰有没有结婚,问乔老爷子有没有接受你。”

    看自己的计划落空,宋以恩只能问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没有,我们不可能结婚,乔老爷子也不可能接受我。”

    秦静温很坦然的回答了宋以恩的这个问题。

    “你不会一直都在担心这个问题吧?宋以恩,我们重新相遇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你的敌人不是我。不管我怎样,都不可能占据乔氏夫人的位置,现在你也该相信了。”

    秦静温把说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话又说了一次。只是她不知道这一次宋以恩会不会用心去听,会不会相信她说的。

    其实宋以恩应该知道她和乔舜辰没有结婚,这么说只是让她难堪吧。

    “真好,我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宋以恩幸灾乐祸的笑着,她不认为秦静温和乔舜辰有不在一起的可能。只是秦静温一直都有强劲的对手存在,一直没有战胜对手而已。

    “秦静温别在那得了便宜还卖乖,就凭你,能以小三的身份留在乔舜辰身边已经很不错了。我在电视上看到李沫了,她可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宋以恩开始给秦静温添堵,开始不屑的说着。

    “李沫喜欢乔舜辰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没回来的时候她就喜欢乔舜辰,就缠着乔舜辰。他们两个也闹出过绯闻。不过被我给扼制了。至于你么,好像没有能力让她自动放弃。既然你有对手了,我还真要好好配合医生把病治好,顺便看一场好戏。”

    宋以恩把添堵变成了羞辱,虽然秦静温是她的对手,但她从不把秦静温放在眼里。即使现在是阶下囚的身份,她依旧有办法让秦静温苦恼。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承认我没有能力挣过李沫,所以这场戏你可能看不到。”

    秦静温听得出来宋以恩话里的鄙视,但是她不会计较,也不会在意,更不会给她看好戏的机会。

    李沫和乔舜辰之前的事情秦静温查到过一些,只是没想到宋以恩也知道而且参与过。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宋以恩用这些跟她没有关系的事情来恶心她,本身就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你还有说的么?还有想知道的么?要是没有我可要走了。我不像你活的那么清闲,你在监狱里还有钱花,我要是一天不工作家人孩子就要喝西北风了。”

    秦静温也讽刺一把,虽然李警官告诉她不能激怒宋以恩,可是她心中也有气,也要怼回去。

    “你……”

    “再见。”

    秦静温没再给宋以恩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身就走。

    一直幻想着宋以恩能有所改变,看来秦静温想多了。宋以恩这辈子出现在她身边的目的就是复仇,出现在她身边的身份就是敌人。永远不可能以朋友的身份相处。

    乔舜辰的确是说话算话,很快就安排了苏沁的工作。而且苏沁又一次回到了公司,只是不和秦静温一个部门而已。

    早上上班,秦静温就知道了苏沁回来上班的事情,因为在员工电梯里秦静温遇到了苏沁。

    “你好!”

    在电梯看到苏沁,秦静温有些意外。但她还是客气的打了招呼。

    “以后我们又是同事了,还希望秦总监手下留情,别再乔总面前找我麻烦。”

    苏沁开口就是怨恨就是警告,秦静温听得气愤。她哪里找她麻烦了,自始至终都是苏沁看她不顺眼的。

    “苏沁,新的工作得来不易,希望你好好珍惜。以前也好以后也好,只要你不找我麻烦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秦静温说完把视线挪了回来不在看苏沁。

    在她眼里苏沁和宋以恩还有叶雯,他们都一样,都是心术不正的人。永远不承认自己做的事情是错的。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去争取,只会抱怨到别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