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644章 后山禁地

    赫连城眨了眨眸子,一脸无辜地说道:“小娘子开不了这木盒,我瞧了也觉得可惜,自然是要帮忙的。”

    说完他当着顾青辞的面打开了木盒,随后一双修长的手对那木盒底部一番拨弄。

    咔哒一声,木盒的下半部分居然又打开了!

    顾青辞诧异地看着赫连城,“这里头果真有夹层?!”

    之前她也怀疑过,毕竟木盒底部的厚度很不寻常,但她怎么都找不到有夹层的痕迹,更别说着木盒摸起来连一丝缝隙都没有,她这才打消了怀疑。

    可现在,看着赫连城的手指在木盒中一番倒腾,那木盒居然又打开了一层,顾青辞连忙走近了一步。

    看清里头是一块很薄的布时,顾青辞更疑惑了,“这是什么?”

    赫连城取出了这块布,将这布放进了顾青辞没有喝过的茶水里,随后重新将这块被茶水打湿的布平摊在了桌面上。

    这块布并不大,摊开后只有寻常手帕的一半大小。

    顾青辞一脸疑惑地看着赫连城这番举动,正要询问却看到这块薄布上渐渐有了变化,一点墨色的痕迹映了出来,很快,墨色的线条变依次浮现,拼凑出了地图模样的画面!

    “这……居然是地图?!”

    仔细看,这地图上画的中心点不就是盘龙山?

    在顾青辞惊诧的目光中,赫连城拿起这块湿布,开口道:“这就是我找到盘龙山的原因。”

    顾青辞看着这块布珉起了唇,片刻后问道:“这盒子究竟是谁送来的?这人想引我来盘龙山?”

    赫连城点了点头,“我猜测……穆玄景在盘龙山的消息也是他放出去的,目的是一样的,就为了将你引到这里。”

    顾青辞拿起盒子,看着上头的“云”字,沉思了良久,可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她突然冷笑道:“那巫族的人对这里感兴趣大抵也是这个原因,毕竟之前还有一个盒子落到了冷夜手里。”

    那时候常贵丢了木盒后曾与冷夜有过一面之缘,常贵还说冷夜的声音很像在百乐赌坊算计他骗走木盒的人,当时顾青辞觉得不可能,可现在想来事实分明就是这样。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外头突然响起了竹苓的喊声。

    “小屁孩你鬼鬼祟祟地躲这里干什么呢!”

    “我没有!”

    “你还不承认?我都看到了!”

    “我说了没有!”

    ……

    听到外头争执的声音,顾青辞连忙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竹苓,怎么回事?”

    灯光昏暗处,竹苓正揪着一个男孩的衣襟,她气恼地说道:“小姐!这小屁孩躲在外头鬼鬼祟祟的,谁知道是哪里来的小贼?”

    见到顾青辞,本来畏缩成一团的男孩突然挣扎起来,“天女娘娘!是我!”

    竹苓的手指被揪痛,顿时就松开了手,这男孩正好摆脱桎梏冲向顾青辞。

    借着门口的灯笼光线,顾青辞这才看清这小男孩,居然是之前在石窟里给她送过饭的那个孩子。

    顾青辞记得这孩子因为父亲常年卧病在床,总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有时候甚至就靠着去邻里偷些菜来果腹,由于营养不良长得也瘦弱。

    于是她示意竹苓没事,这才转身和小男孩说道:“怎么是你?又饿了?你等一会儿带几个馒头和两碟子菜回去。”

    看着顾青辞带着善意的面容,这小男孩顿时低下了头,本来他的确是来找东西吃的,准确说就是偷东西。

    他攥紧了袖子里的东西,最后还是决定拿出来递给顾青辞,咬着唇说道:“我不白拿你的馒头,这是上好的铁具,是我在山里捡到的,肯定能值饭钱。”

    看着小男孩手里的铁具,顾青辞眸子一紧,这不是十五那把寻龙尺的另一部分么?!

    见顾青辞神色变了,小男孩吓得脸一白,撒腿就要跑,“这真的是我捡来的!”

    顾青辞连忙拉住他,放缓了语气,“别怕,我知道这是你捡到的东西,我只想知道你是在哪里捡到的?”

    小男孩还是有些战战巍巍的,“我……我是在后山禁地捡到的……刚刚我追着一只野兔追到了后山……”

    后山禁地?顾青辞皱眉道:“你是怎么进去的?金长老说过襄族人明令禁止进入禁地。”

    说着,他看了看四周,似乎是有些害怕,但看了眼顾青辞的眼睛后便咬牙说道:“禁地的院墙有个狗洞大小的洞,平日都被杂草埋着,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钻进去想追那只野兔,没想到没追到野兔还被这东西绊了一跤。”

    “我阿爹病倒前一直都是做铁匠活计的,我见过阿爹打的上好铁具,可都没有这块铁好,所以我就捡回来了。”

    见这小男孩将知道的事情都说了,顾青辞怕他会吓着,于是让竹苓带着他去一旁吃东西。

    人走后,顾青辞握着那小半截寻龙尺,脸色凝重地扭头看了眼赫连城,“看来十五很有可能进了襄族禁地,之前金长老说过白映雪就去了禁地,依我看这件事有些不妙。”

    赫连城点头,“十五明白分寸,他不可能擅自进去。”

    顾青辞急声道:“所以……很有可能是白映雪将十五带去了禁地!”

    说着,顾青辞眼眸微动,“依照襄族人的行事风格,这禁地既然关系紧要一定很难进去,那孩子是从小洞钻进去的,我们走不了这条路,看来只能从族长那里想办法了。”

    正说着,族长已经拄着拐杖赶来了,看到顾青辞,祁老叹息道:“我们的人已经找遍了,可附近都没有啊!这人怎么会凭空消失?”

    顾青辞握着手里段成两截的寻龙尺,脸色沉肃地和祁老说道:“族长,我要去一趟禁地。”

    听到顾青辞这么说,祁老顿时脸色大变,“什么?!禁地?!”

    顾青辞点点头,“还望族长行个方便。”

    祁老连连摇头,激动地说道:“不可!万万不可!这禁地可不能随意去啊!我们襄族世代的规矩就是任何人都不得进入禁地半步,否则就会招来天神的责罚!”

    说着,祁老又双手合十地对着天空告罪起来,“天神恕罪……”

    见族长依旧古板,顾青辞拧了拧眉,暗道看来用襄族人的病来让族长让步了,于是一脸沉肃地开口道:“若要解除村里的怪病危机,那我就必须进入禁地才行,族长还是权衡利弊后快些做决定吧。”

    祁老听顾青辞这么说后大惊失色,犹豫许久后才说道:“可襄族人是发了血誓不能进入禁地的,这……这怎么行?”

    顾青辞连忙说道:“可我们不是襄族中人,只要族长行个方便就可以成事,也不算是冲撞了天神。”

    在顾青辞一番言辞下,族长虽然脸色依旧为难可还是点了头,随后便将他们带去了后山的禁地。

    站在重重机关的禁地门外,顾青辞看着族长吩咐人一一打开进去的通道,最后一道门打开后她便带着谢天谢地两兄弟走在了前面。

    跟在后头的赫连城漫不经心地扫了眼一旁跪地祈祷的祁老,眼神中却带着凌厉和警惕。

    卧虎藏龙的地方又怎会有简单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