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397.巧扮刘郎怼梦茹

    当谢无忌靠近过去的时候,忽然钢铁处女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嘶鸣。<a href="http://www.bqgzw.com" target="_blank">www.bqgzw.com</a>

    就像是用刀子在光滑的镜面上拉扯一样,那种刺耳的声音,让人崩溃。

    嘎啦啦啦……

    一阵机括的声音。

    只见钢铁处女忽然被紫色的火焰包围,在下一刻,它毫无预兆的开始融化了,这时候在钢铁处女的残骸之中,缓缓站起来一个绮丽的女子。

    这女子正是黛梦茹。

    其实黛梦茹虽然已经有五十多岁了,但其实在外貌方面,她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岁的成熟女人一样。

    不过修道者的寿命一般都是几十年,上百年,有时候会上千年,所以黛梦茹的年纪,倒也是偏小。

    此时的黛梦茹已经彻底的将她身上披着的古老长衫燃烧殆尽,那黑色的兜帽自然也燃尽了,露出了她完完全全的真面目。

    谢无忌看到这时候的黛梦茹还是很惊讶,因为黛梦茹此时的模样,很美丽,比百里青烟,比宋小玉等人,多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成熟魅力。

    这魅力按照谢无忌的眼光看来,它叫做成熟风韵。

    黛梦茹一步步的从紫色火焰中走出来,她如同一个地狱里出来的女恶魔一样。

    小巧的瓜子脸、带着薄薄的红晕,琥珀色的大眼澄澈无暇、纯真的气息让人遐想连连,粉色的唇微微开启、迷茫而又魅惑人心,一头紫红色的长发,顶着大到夸张的发簪,那发簪是一条凤凰的模样,紫色鎏金的材质。

    小巧的鼻子嵌在上面,两个酒窝嵌在脸上,更添加了一份邪魅,那是渗入骨髓的邪魅,对中年男人来说,这如同带着毒刺的玫瑰一样,让人明知道危险,却忍不住想要靠近。

    微微上扬的嘴巴又透出几分成熟,身穿着黑色的皮衣长裙,上蓬松下紧身。衣服上有着一条紫色的丝带,随风飘扬,上面嵌着三颗粉色琥珀,整个人有更加的成熟且有风云。

    裤子是白色的,整条裤子紧紧贴着小腿,秀出了那美丽的腿型,上面有着一些咒语。

    她的手上握着一条绯色的长鞭,长鞭正在抖动,带着空气的共鸣。

    “师,师父?”百里青烟惊呆了。

    “哈哈,你们等着去死吧,你们不知道,天命期的师父,早已经将星髓兔练的炉火纯青,离觉醒还差最后一步,你们都死定了!”方敏张狂的大笑。

    黛梦茹还是那个黛梦茹,但这时候的黛梦茹早已经带了一抹让人绝望的杀气:“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不好,她似乎也进入了某种状态。”百里青烟说道。

    谢无忌也立刻意识到了,一旦拥有神兽妖灵的人,被全面压制,从而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这么一来的话,恐怕要是进入谢无忌之前的恶魔状态,大罗金仙也难以救了。

    要知道黛梦茹本身的修为要在谢无忌智商的,这么一来,她爆发的时候,岂不是就更加危险了?

    想到这里,谢无忌立刻就用剑阵织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将盾牌挡在了黛梦茹的四周围。

    “区区剑影……”

    黛梦茹一挥手,忽然手中的长鞭发出了一声脆响,将那些剑影全部给打散了。

    周围人也是非常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因为这可是谢无忌最为强大的本事之一。

    谢无忌的钢铁处女也被震碎,现如今谢无忌的本事都已经无法抵挡黛梦茹,而且黛梦茹的气势正在上升。

    “师父!”百里青烟也迅速跑了上去,但是黛梦茹意识已经模糊了起来,她将身上的灵气一震,百里青烟也被弹飞出去。

    百里青烟卧在地上,显得十分狼狈。

    “你们怎会是师父的对手呢?你们都不配!”方敏说道,她笑起来就像是一个疯子。

    “无忌,之前你是如何恢复过来的?”百里青烟说道,“我当时挡在你的身前,你可有想起什么?”

    “我……”谢无忌皱起了眉头,“我想起了我们在丹霞宗的日子,还想到了一起对付东门雍的画面,我对你有愧,我心里难受,忽然就恢复过来了。”

    “那就是唤醒心头记忆最深处的东西。”百里青烟眼珠子一转,“海棠,我问你,当时那画师穿着什么衣服?”

    “画师?画师穿着一身白大褂,当时师父对他可是十分痴迷,其实你们都不知道……当师父杀死了画师之后,师父很后悔,一直都悄悄的一个人在房间里面独自流泪,只是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从来没有谁人发现。”海棠说道。

    百里青烟说道:“对了!无忌,你身上有白衣服么?”

    “有!难道你想……”

    “对……”

    在百里青烟阻挡的时间里,谢无忌换上了一身白大褂,旁边的海棠说道:“简直一模一样,不对……你还差一把折扇!”

    “我这里有折扇!”说着,大白丢给谢无忌一把折扇,“这折扇是酒馆的一个客人流下来的,被我拿去了。”

    “果然,我就说当时小雨姐姐怎么就找不到那扇子了,还赔了客人一两银子。”小白说道。

    大白挠着脑袋,十分尴尬,但还是将扇子丢给了谢无忌。

    谢无忌在空中一翻身,在空中接住了扇子之后,猛的一转身。

    恰恰这一刻,黛梦茹呆滞了。

    “刘……刘郎是你么?”黛梦茹浑身一颤,嘴唇抖动,双眼睁得滚圆。

    “梦茹,好久不见……”谢无忌得意的说道。

    海棠大骂:“画师叫师父是小甜甜!”

    谢无忌差点笑喷,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小,小甜甜……”

    “刘郎!”黛梦茹咬着嘴唇,忽然丢下了武器,竟然投入了谢无忌的怀里,小拳拳捶打着谢无忌的胸膛,“我就知道你没死……太好了,你没死……自从当时我失手之后,我每天都在后悔,没有你的日子……我都不知道我应该怎么过……你可知道,我将你生前的画作都收集了起来,就挂在我的房间里面,但是每当我赏画的时候,身边却什么人都没有,我……我真的好想你。”

    黛梦茹一边哭,身上的魔气也开始消散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