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485章 潘俊廷死了

    抱紧了怀里的女人,顾南骁的心情很是感慨。

    心痛,他是真的很心痛,心痛这个小女人竟然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竟然这个时候了都还惦记着哄自己不要自己难过。

    莫名的,顾南骁又想起了从前的时候,夏初心和楚宇,夏初心和潘玲玉,夏初心和顾南笙和白雅晴,原本她是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啊,可因为他,她活生生的变成了这副模样。

    一时间,顾南骁的心情特别的痛苦,他又有些怀疑,当初贸然将夏初心强行的卷进这件事来,对还是不对了!

    毕竟,他早该想到的,就算父亲不在了,还有潘玲玉和顾南笙呢,他们的那伙人,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从前他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觉得自己能面对,也能处理好,但现在,他又有些犹豫了。

    深吸了一口气,顾南骁额头抵着了夏初心的额头,喃喃的叹息道:“你放心,这次所受的苦,我一定会给你讨回来!”

    在这个时候,夏初心永远都是一句话:“恩,我相信你。”

    她越是无怨无悔不惧不怕,他的心里就越是感慨,可再是感慨也只是在心里想想,不愿多说出来惊扰了彼此影响了彼此的心情,顾南骁只能又无言叹息了一声,长臂一捞将夏初心捞进了自己的怀里面:“我真恨,现在受罪的不是我。”

    他紧紧的抱着她,满满的歉意,一阵你侬我侬温存之后,随着时光的流逝,夏初心渐渐也从最初的不安中恍恍惚惚的清醒了过来。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又说了一会儿话,事情已经过去了,她虽然不想再多提起,但既然顾南骁执意要问,她到底还是断断续续的挑拣着将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顾南骁。

    大概将情况都了解清楚了以后,意识到潘俊廷确实贼心不死,竟敢对自己玩心眼,竟敢对夏初心下如此狠手,顾南骁的脸色便特别的难看。

    他不是什么善良大度的性子,相反,对于潘俊廷这种人,他还有点瑕疵必报。

    他便暗暗发誓,一定要将潘俊廷捉拿归案,要不然,夏初心的安全永远都得不到保证。

    想通了这些之后,顾南骁便让夏初心好好休息,自己去买早餐了。

    顾南骁很快就买好了清淡营养的早餐回来,鸡丝粥,豆腐脑,小笼包,豆浆,倒也是这个小岛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早餐了。

    伺候好夏初心吃完早餐以后,顾南骁从善如流的收拾好了餐桌,又叮嘱夏初心安好的躺下去,然后走出房间,拿出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他打算让海市最好的外科医生朝这边赶过来,给夏初心做检查。

    其实顾南骁是很想回去市区的,比较市区不管医疗条件还是住宿条件都是最好的,不过夏初心现在情况特殊,他不敢轻易挪动她,只能在珊瑚半岛就这样住着。

    打完电话后,顾南骁便又回了房间,夏初心依旧没睡,而是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顾南骁的心,一下子就柔软得不可思议,就算心里也还纠结着潘俊廷的事,但他也知道如今夏初心才是最重要的,他没有再离开,而是搬了把椅子坐在她的床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直到她渐渐累了,他才终于松开了她的手,小心的将她放回了被子里面。

    夏初心闭上眼睛以后,顾南骁仍旧没有离开,他依旧坐在床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看着她还算香甜的睡颜,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顾南骁深深的舒了口气。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坐在这里看着一个女人都会觉得甜蜜,但现在,他该死的这样感觉到了。

    顾南骁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坐了多久,渐渐的,他腿都有些麻了,而医生也终于赶到了。

    对于顾南骁的吩咐,医生们自然全都深深的放在心上的,他们不止来了一个医疗团队,还带来了最先进的仪器设备,给夏初心做了个详详细细的身体检查,确认这边医生的诊断都是对的,并没有其他的隐患,也没有淤血或是什么的,身上的伤休养一阵子也就能好之后,顾南骁终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辛苦你们了!”

    送走了医生,这样一折腾,就到了中午的时分。

    顾南骁拿来了早上特意去让附近渔家代为煲好的汤,正准备喂给夏初心的时候,秦时推门而入。

    “顾总,潘俊廷死了。”秦时神色凝重,一脸严肃的说道。

    话音刚落,病房里的两人,全都有些懵了。

    顾南骁拿着勺子的手,直接僵在了半空,好一会儿,才回过了神来,朝秦时摇了摇头:“好了,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等先吃完饭再说!”

    顾南骁有心只想让夏初心好好吃饭,不想让她再纠结这些破事儿,没想夏初心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

    “站住。”夏初心喊住了秦时,沉着脸,冷声的说道:“不用走了,就在这,把话说清楚吧!”

    一个让他走,一个不许他走,秦时一时间也有些为难,有些心塞的看了顾南骁一眼,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然而,没等他开口,夏初心直接就说:“行了,不用看你家顾总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到底怎么回事,你就在这里说吧!”

    说完,想了想,她还补充了一句:“毕竟,我是这件事情的当事人,我有权利第一时间知道潘俊廷的情况,不是吗?”

    秦时噎了一下,顾南骁的长睫毛也微微顿了顿,吸了一口气,他扭过头,眸色深深的盯着夏初心,好一会儿,终是叹了口气,说道:“行,听太太的吧!”

    对于自己怕顾总,顾总怕太太的这个事实,秦时早已经习惯了,对于顾南骁的改口,他也没觉得这样很奇怪,反而也没啰嗦,直接开口了:“是的,潘俊廷确实死了,刚刚我们的人找到了他的尸体,也已经报案了,相信具体的死因法医会给我们一个结果。”

    秦时说完,顿了顿,犹豫了一会儿,却还补充的说:“不过,据初步判断,潘俊廷应该去世很久了,他的尸体泡在海水里都有些发胀了。”

    对于这个答案,夏初心倒是吃了一惊。

    如果潘俊廷是什么意外死掉的,她倒还只觉得有些惊讶,惊讶过后就忘记了。

    但是,如果潘俊廷去世很久了,这就证明昨晚从自己这里离开不久他就出事了,可是,他那个时候不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吗?

    “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吗?他是一个人死的吗?”夏初心忙不迭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秦时顿了顿,却还是说:“潘俊廷的身边,确实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女尸的真实身份还有待确认。”

    听罢这话,夏初心心底里猛地一沉,只觉得一股说不出的凉意从脚底处直往脑子里窜。

    昨晚刚从自己这里离开不久,他们就死了,而且还是一起死的?

    这,真的是意外?什么样的意外会把两个人一起弄死了?

    可如果不是意外的话,那是什么?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阴谋?

    夏初心眸色一暗,猛然间,她想起了昨晚潘俊廷离开之前,和那个女人的对话。

    “潘少爷,我看我们还是赶紧转移阵地逃走吧!顾小姐刚刚打电话过来了,顾南骁确实安排撤诉了,你抓夏初心的目的就是想逼迫顾南骁,可如果你真对她怎么样的话,顾南骁不会放过你的!”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个女人和潘俊廷的关系其实不算非常熟悉,要不然那女人也不会称呼潘俊廷为潘少爷,不是吗?

    可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一对不那么熟悉的男女在这最后逃亡的时候走到了一起,而且还刚好一起死了呢!

    还有,那个顾小姐是谁?

    难道,潘俊廷也只是这巨大棋局上的一枚棋子,背后还有一个可怕的人翻云覆雨的操纵着这一切?

    “顾小姐?”夏初心喃喃的念着这三个字,眉头轻皱,脑子里忽然间蹦出一个可怕的想法来。

    顾南苓?难道是顾南苓这么做的?

    毕竟,顾南苓确实早就针对自己,她有可能对自己下手的啊!

    不过,顾南苓和潘俊廷的关系应该非常差劲,水火不相容才对,潘俊廷能心甘情愿的被她利用,甚至被她杀掉吗?

    巨大的惊骇之下,夏初心脑子里嗡嗡的,虽然很想保持理智,不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在顾南骁面前乱讲话,却还是忍不住的问道:“南骁,你知道昨晚顾南苓干啥去了吗?”

    闻言,顾南骁微怔,脸上一红。

    他并没有往那方面去乱想,只是误以为夏初心知道了他是和顾南苓吃饭才错过了营救她的第一时间,顾南骁有些心虚愧疚,却还是硬着头皮,毫无隐瞒的说:“我和南苓昨晚都在公司加班,后来电路忽然出了问题停电了我的手机也烧坏了,我们就顺路一起吃了个晚饭,等我回家了知道消息时就晚了。”

    他们两人竟然是在一起的!

    这样的话,就算顾南苓真的是幕后之人,那么,她也早已经为自己提供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提供了最具威信的证人,这样的话,不管怎么查,除非拿出了十足的证据,否则很难查到她的身上。

    可是,她到底是不是幕后之人呢?是自己天马行空的猜测有问题?还是顾南苓这个人确实有问题?

    一时间,夏初心的心情瞬间沉重了起来。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