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95章 跟着本王昂首挺胸的进去吃饭

    第95章 跟着本王昂首挺胸的进去吃饭

    叶洛径直来到安宁院,去了傅晚那里。

    傅晚一见到叶洛,便是关心至极的迎了上去,拉着叶洛便坐下。

    “我听说,前日,你与九王爷出行时遭遇杀手,你可有哪里受伤?”

    傅晚担忧的上下打量着叶洛,很不放心。

    叶洛心头一暖,笑着摇摇头:“祖母切勿担心,一切安好。”

    她能跑能跳,脸色红润,精神极佳,哪里像是有事的模样?

    傅晚打量了她许久,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放心下来。

    她拍着叶洛的手背,安慰道:“小洛,想必你也听闻了近日之事,你且不要放在心上,这并不是你的错,你是无心的,我知道。”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会无条件的站在叶洛的身后,支持她维护她。

    叶洛心头暖洋洋的,让她深深的感受到难得的温暖与宠溺。

    “祖母,谢谢您。”

    “傻孩子。”傅晚叹了一声,心疼的拍着她的手背,这一切都是她欠她的。

    叶洛笑道:“明日便是十五号,按照以往的惯例,您要去天灵寺拜佛上香,该准备的东西可有让下人备好?”

    “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傅晚笑着点点头,“明日,你随我一同前去,近日,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太多了,我带你去拜拜佛、上上香、去去晦气,求个好运。”

    叶洛乖巧点头,回到叶府,她正好没事,能够出去真是极好的。

    就这么和傅晚说定了,叶洛待了一会儿,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见过小姐。”绿意守在门口,见到叶洛来了,连忙福身。

    经过这么多日的时间,她身上的伤势早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精神也好了许多。

    叶洛扫了她一眼,径直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叔母最近可有什么动静?”她走到梳妆台边坐下。

    绿意跟随而去,道:“回小姐,因为您近日不在府中,夫人并没有作出什么对您不利的举措。”

    叶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舒安然被禁足了半个月,细细一算,这才过去了十日。

    此时,她应当在乖乖的罚抄家规,分不出那么多时间来对付她。

    她望着铜镜中的自己,目光自桌上一扫而过。

    “绿意,帮我购置些胭脂水粉,添置在这里。”

    她的桌上空荡荡的,连一个女子该有的化妆品都没有,就连是外戴的首饰,也被她上一次典当的差不多了。

    绿意惊讶:“小姐,您不是不化妆……奴婢这就去。”

    她俯身,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绿意的动作很迅速,不出一个时辰,便将叶洛所需要的东西购置来了。

    除却了胭脂水粉,还有口红纸、羊脂膏、丹蔻……应有尽有,摆满了那原本空旷的桌子。

    叶洛颇为满意,关上房门,拿着那些东西在脸上涂涂画画,利用脂粉的薄厚程度遮掩着原本的面容,再利用水粉与其他东西在脸上添些东西,让自己看起来更为不同……

    她捣鼓许久,将自己换了番模样,就如同换了张脸一般。

    做完这一切,她极为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华夏有四大邪术,化妆术便是其中之一,现下一看,果真是邪术。

    叶洛在房间中待到了夜幕降临,她遣退了绿意之后,像往常一般溜出了房间,来到了府邸的后门处,踩踏着那些破旧的桌子、爬上墙头、翻了出去。

    一出府邸,得到自由的叶洛飞快的朝着十七街奔去。

    她已经将近十天没看见酒楼了,担心之下的叶洛飞快的奔走而去。

    来到帝都中心的繁华地段,便朝着十七楼走去。

    十七楼外,人满为患。

    百姓们由门口处排列向外,排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队伍之中,不断的发出嘈杂的声音。

    “唉,等了一个时辰,前面怎么还有这么长的队伍!”一个青年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等吧,继续等,想要吃上十七楼的东西,就必须等,我告诉你,今日的人还算少了。”另一个中年男人大声说道。

    队伍之中,一个模样阔气的男人带着几位客人,说道:“大家再等等,保管你们吃了十七楼的东西,绝对会连连称赞,里面还有许多你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食物。”

    大家乖乖的排着队伍,一点点的前进着。

    热闹的门市前,不断有人走出来,也不断的有人进入。

    放眼看去,整整这一条街,也只有十七楼这一家地方是如此光景。

    众人的等待之际,几道风流倜傥的身影懒散的行走而来,细看,正是沧澜萧那一行人,只不过千秋瑜不在,多了个秦慕衍。

    他们来到十七楼门外,欧阳逸看着如此光景,讶异极了的他啧啧称叹:

    “我从未见过如此景象,这家酒楼竟有如此魅力!”

    秦慕衍向内扫了一眼,道:

    “前几日,便听闻十七楼,这才几日过去,生意竟然好到如此程度,这种状态,恐怕是连千珍阁都比不上。”

    “嘁!”沧澜萧用手肘捅了捅秦慕衍,戏谑道,“可别将这两家酒楼作对比,你没看见我们叫千秋过来时,他那难看的脸色吗?”

    秦慕衍顿了顿,没有再说。

    欧阳逸望着长长的队伍,拧起眉头:“我们若是要进去吃饭,恐怕要等上两个时辰不止。”

    沧澜萧闻声,慵懒一笑,手掌轻飘飘的抬了起来:

    “喏!”

    他修长的指尖夹着一张小巧轻薄的卡片,卡片的右下角有着十七楼的标志。

    “你竟然有贵宾卡!”欧阳逸惊讶至极,“听闻十七楼只发出了仅仅几十张,许多人就算是给出再多的银子,都得不到!”

    “也不看看本王是谁。”沧澜萧下巴轻扬,卡片极其炫酷的在指尖转了一圈,“来,兄弟们,跟着本王昂首挺胸的进去吃饭!”

    说罢,他大步走近,架子十足。

    欧阳逸与秦慕衍相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笑着走进。

    持有贵宾卡的他们自然被恭敬的迎接到三楼的尊贵包厢,免去排队,优先接待。

    十七楼外,叶洛望着几人进入,这才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