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229章 你受伤了

    第229章 你受伤了

    叶洛回到叶府,已是子时。

    她脱下男装,藏进床底下,往那床上一躺,便快速入睡,一夜好眠。

    次日,清晨。

    阳光从打开的窗口懒洋洋的洒入,带着几许暖暖的温度,很是舒适怡人。

    叶洛起了个大早,穿戴整齐后,便向外而去。

    整个叶府笼罩着一层金色的阳光,温暖而又舒适,让人带着一股浅淡的懒意,莫名犯困。

    叶洛伸出手,将阳光接进掌心,眸光亮堂,心情颇佳。

    再过一日,便立夏了。

    她迈着步伐,向院外走去。

    刚一走出安宁院,拐角处,便见到几抹人影晃动。

    叶洛顿时扬眸望去。

    不远处,叶长青双手抱拳,鞠了一躬,态度恭敬。

    他的身边站着一名身穿深蓝色长袍的男人,男人头戴纱帽,手肘处搭着一柄拂尘,脸庞白皙的如同抹了脂粉,眉宇间满是阴柔之气。

    这是……太监,宫中之人。

    叶长青对那人很恭敬,一边行礼,一边作出邀请的手势。

    那名太监翘着兰花指,细细的说着什么,叶长青一直在点头。

    距离太远,叶洛并听不清。

    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叶洛放轻了步伐,隐蔽的走了过去。

    然,还未走近,叶长青便与那名太监向外走去。

    他们一边走着,一边在说着什么。

    叶洛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她大步的跟了上去。

    叶府门口处。

    叶长青恭敬的送走了那名太监。

    太监坐上了轿子,起轿,离开。

    叶长青看着轿子走远,这才收回了目光,他抚着袖子,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大步的往回走。

    暗处,叶洛见之,顿时怀疑是不是发生了大好事,叶长青才会这般开心。

    她正想走出去,问问究竟的时候,却见叶长青脚步的方向一转,再一次向着府外走去。

    不出短短数秒,叶长青再进来时,身边已经跟着一道修长的人影。

    是……秦慕衍。

    叶洛惊讶了。

    秦慕衍与叶长青并肩走进叶府,却未见叶舒微的身影,秦慕衍前来叶府做什么?

    她带着疑惑,探头看去。

    在四周无人的环境下,秦慕衍凑近叶长青的耳侧,细细的耳语。

    叶长青的神色猛然一变,瞬间黑沉,如同乌云一般。

    见此,叶洛不禁又疑惑。

    秦慕衍究竟说了什么,才让叶长青这般神色?

    然,好奇归好奇,她聪明的并没有去问。

    半晌过去。

    秦慕衍似乎说完了,他朝着叶长青拱手,折身便走。

    叶长青向着府内而去,秦慕衍则是……朝着叶洛的方向走来。

    叶洛身子一撤,迈出一个大步,竟与迎面走来的丫鬟撞上。

    碰!

    乒里哐啷!

    丫鬟手中的托盘被撞翻,碎瓷片摔碎了一地。

    “奴婢该死!姑爷饶命!”

    丫鬟惊得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叶洛微怔,下意识的抬眸望去。

    挡在她面前的,竟然是……秦慕衍。

    秦慕衍一袭白袍,儒雅之气浓浓散发,被撞的褶皱的衣角有几分凌乱,却丝毫未影响他温润的气息。

    他扫视那丫鬟,望向叶洛。

    那张精致且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他下意识的拽起双手,眼中刚刚起了波涛,却在一瞬之间恢复如常。

    他淡声问道:

    “没事吧?”

    语气很平缓,仿若在话家常一般简单。

    于叶洛来说,如此平静的秦慕衍,难得一见。

    上次一事,叶洛对他的情谊尽数崩塌,再次相见,没想到竟然这么平静。

    叶洛轻轻摇头,淡然的回了一句:

    “谢谢。”

    丫鬟还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求饶着。

    地上洒落着一地的茶水、碎瓷片,凌乱极了。

    叶洛扫了丫鬟一眼,目光忽然落在秦慕衍的手臂上。

    他今日穿着一袭白袍,此时,他手臂上冒出了一道殷红的血迹,血迹染红了他的衣袍,看起来触目惊心。

    “你受伤了……”

    叶洛拧眉,对着那不断求饶的丫鬟说道:

    “快去叫大……”

    “不用。”秦慕衍捂住手臂,“旧伤罢了。”

    他一言带过,转身便走。

    他步伐很大,不出短短几秒,便消失在拐角处。

    叶洛的眉头拧紧了一分。

    他竟然就这般走了……

    如此平静的他,真不像他。

    不过这样也好,那就这样吧。

    “你跟上去,寻大夫为秦公子看看。”

    “是!”丫鬟如获大赦,连忙爬起身子,跟了上去。

    叶洛正欲离开,眼角的余光望见那些碎瓷片,猛然一顿。

    地面上,碎瓷片凌乱的躺着。

    这些碎瓷片上沾满了泥土,细细一看,并无血迹。

    他的手臂不是被碎瓷片划伤的!

    他的手臂流了那么多血,伤口应当不小。

    近日,他受伤了?是怎么伤的……

    叶洛本想在府中逛上一圈,却发生了这样的事,她没有了闲逛的心情,带着几丝疑惑,朝着安宁院走去。

    刚一走进安宁院,丫鬟绿意便迎了上来。

    “小姐,您去哪了?方才,老爷遣人过来,传达消息了!”

    绿意一脸兴奋。

    看起来,应当是好事。

    叶洛问道:“怎么了?”

    “三日后,皇上邀请叶家、秦家入宫小聚!”绿意高兴道,“小姐,您也要去。”

    “……”

    方才,望见叶长青对那太监点头哈腰、高兴的很,恐怕便是因为此事。

    一个家族罢了,却受到皇上的特别邀请,怪不得叶长青兴奋。

    她点头,道:

    “你去准备。”

    又是入宫,免不了的便是一阵无聊。

    可皇上之邀,叶洛怎么敢拒绝不去?

    绿意福身,第一时间便下去了,准备服装、装饰等等东西。

    叶洛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便走向主院。

    走进主院,她扬手敲门。

    “扣扣!”

    “祖母,您在吗?”

    这个时间点,正是用早膳的时间,叶洛正掐着祖母未去祠堂的时辰,前来看望祖母。

    厢房内,顿时扬起了应答声。

    不时,门被从内打开。

    一名年长的嬷嬷向一旁让开一步,和蔼的笑道:

    “四小姐,请进。”

    叶洛点头,踱步便走。

    只是猛然间,她脚步一顿。

    锦安姑姑叫她什么?

    四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