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351章 我知道的太多了

    第351章 我知道的太多了

    三人一同、直入正殿。

    威严的正殿之内、笼罩着一层压抑、严肃的气息。

    士兵们昂首挺胸、笔直挺立、肃穆之气隐隐飘荡。

    主位之上、一袭官袍的杨礼安正襟危坐。

    座下、一侧是正襟危坐的沧澜夜,对侧、则是气息深沉的沧澜皓。

    踏……

    踏踏……

    脚步声由远及近、缓缓扬起。

    殿堂之外,三道人影一齐走入。

    叶洛走在中央、一个抬眸间、目光便落在那抹暗影身上。

    也是这一瞬间、四目相对。

    眸光相映、光芒潋滟。

    某些言语无声之中、无需多言、各自明了。

    叶洛唇角轻扬。

    今日、皇叔定然能够安稳离开!

    她踱步、走近,拱手:

    “见过杨大人。”

    杨礼安摆摆手、示意免礼。

    沧澜萧一个踱步、径直行至沧澜夜身侧,打量着他。

    眸光若有似无的睨着沧澜皓、语气意味深长:

    “九弟,你没掉根毫毛吧?”

    后者神色淡然、端起茶杯、浅酌轻尝、恍若无事人一般:

    “大理寺环境甚好。”

    沧澜萧坐在他的身侧、哼道:

    “这大理寺再好、哪里比得上后院里的温柔乡?”

    靠着椅背、翘起二郎腿:

    “来人、上茶!”

    士兵连忙端茶。

    杨礼安端坐着、心下带着几许小心。

    今日、可都是大人物。

    他一个小小的大理寺少卿、得罪不起其中的任何一位。

    人已来齐,他坐正了几分:

    “叶小姐,听闻你想要为九王爷伸冤?”

    “不错。”

    叶洛颔首:

    “九王爷与血盟毫无干系、为证明其清白,我已将血盟盟主请来此处。”

    血盟盟主?!

    杨礼安瞬时望向她身侧之人。

    仇秋豪笔直站立。

    他双手背负于身后、眉宇间冷意遍布,锐利的眸瞳之间、狠意与杀意交织、折射出一股薄凉、绝情。

    让人见之生骇。

    仇秋豪睨着杨礼安、开口、语气如同一阵腥风、横扫而至:

    “我乃血盟之主,你若是有何问题、便问罢!”

    森冷的语气满带不耐。

    他没有丝毫耐心。

    给人的感觉极其危险。

    似乎、只要他耐心耗尽、便会大开杀戒一般……

    杨礼安眉头轻蹙:

    “血盟与九王爷可有干系?”

    仇秋豪扫视沧澜夜、冷声:

    “实不相瞒、此乃我第一次见到九王爷。”

    座中、沧澜皓身形微顿、眼中飞快的闪过什么……

    杨礼安再次蹙眉。

    若是第一次……

    那……

    “外界传言、九王爷故意丢失乾坤令、联合血盟、设计谋害太子殿下。”

    仇秋豪扬起一指、冷声:

    “其一、乾坤令乃是我盟所盗!”

    竖起二指:

    “其二、血盟不屑与任何皇权权势合作。”

    又竖起一指:

    “其三、血盟自建立以来、便立有规矩,不侵犯皇室、不杀害七大势力高层。”

    仇秋豪神色冷然、语气冷硬。

    那一本正经、严肃至极的模样,足以让人不得不信服。

    叶洛睨着他,暗笑一声: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装的倒是有模有样!

    然、虽是‘胡说八道’,杨礼安将这番话听进去了。

    他细细一想、问出最重要的一点:

    “你说,乾坤令为血盟所盗,那这要盗之人是谁?”

    “此乃我盟机密。”

    仇秋豪语气直接、毫不客气:

    “恕不奉告!”

    杨礼安:“……”

    乾坤令乃是关键一点。

    不知这一点、便无法揣度、到底是谁在暗中操控着整个事件……

    他沉思:

    “仅凭你片面之词、难以脱去九王爷的嫌疑。”

    仇秋豪拧眉。

    在他们江湖之中、万事讲究的是实力!

    这皇宫、真是麻烦!

    他扬手、从袖中掏出一封信纸、扬手一甩。

    咻!

    信纸一飞、便径直向着杨礼安而去。

    杨礼安抓过,打开、看去。

    “这是血盟与金主的交易订单。”

    仇秋豪冷声:

    “金主并非九王爷、足以证明!”

    再加上他亲自出面。

    若是还不够、那他便……

    杨礼安仔细的检查着这一纸交易订单,沉吟着:

    “看来、是我误会了九王爷……”

    他缓缓放下信纸、望向那一抹暗影、眼中涌出三分歉意:

    “昨日的判决、取……”

    “且慢。”

    一抹微凉的声音忽然响起。

    是沧澜皓……

    他扬眸、扫视而来。

    眸光落在仇秋豪身上、眼中酝酿着似笑非笑:

    “你是血盟之主,自是知晓这背后主谋。”

    他身形微提、随着他的动作、那袖袍微动、一本薄厚适中的书籍隐约露出……

    “你不妨将背后主谋供出,也方便杨大人查案……”

    仇秋豪眸瞳微缩。

    那是……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火热……

    沧澜皓却是不经意的扬手、轻按着袖袍,笑意深深。

    仇秋豪眸光一转、算计之色乍现。

    “要我供出幕后之人、未尝不可……”

    他望向叶洛、意味深长:

    “这其中……叶小姐自是清楚至极、就让叶小姐来告诉大家。”

    三言两语、便将话题扔给叶洛。

    叶洛暗中冷笑。

    这狡猾的老狐狸!

    让她先说。

    届时、一言不合、便着了他的计了。

    他再借机威胁一次、寒冰神诀便到手了。

    还没为皇叔澄清、便想打主意。

    好在、她从一开始、便不信任仇秋豪。

    叶洛皮笑肉不笑:

    “好呐,那我先说,血盟盟主、你应当认识大理寺卿吧?”

    语出。

    仇秋豪猛地一怔。

    沧澜皓的眼中更是光芒飞闪。

    座上、杨礼安眼睛一瞪、直视叶洛。

    原来是她……

    仇秋豪思绪飞闪、眼珠子转动一番。

    再开口时、话锋已然偏转:

    “他曾来过血盟。”

    一句话说的很隐晦。

    杨礼安却是不敢置信。

    掌管着整个大理寺的寺卿、竟然真的……

    不可原谅!

    他当即一喝:

    “来人,去请舒大人过来!”

    “是。”

    两名士兵当即大步离开。

    杨礼安望向仇秋豪、扬声而问:

    “你还知晓什么?”

    “我知道的?”

    仇秋豪语气深深:

    “太多了……”

    他望向沧澜皓、眸光富有深意。

    他想要的、若是不给,那他便……

    随之、他又睨着叶洛,眼中的冷厉之色、仿若在无声的诉说:若是不乖乖交出寒冰神诀、他便不会客气。

    叶洛眸光微闪。

    很明显、仇秋豪说的话留有后路。

    他还是偏向沧澜皓的……

    那她便掐断了他这后路!

    等待的时间、很静。

    在静谧之中、众人心思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