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406章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一行人、足有寥寥二十来人。

    众人身着黑衣、单膝跪地,字句铿锵、久久的飘荡在空气之中,久久回响!

    叶洛握着玉佩、望着众人,眸光复杂。

    恍惚之间、肩上压下了一层很重的担子。

    这些人跪的不止是她,更是她另一层身份、以及这层身份之后的势力!

    她扬眸、扫视而去。

    目光跳过一张张陌生的脸庞。

    这些人的眼中目光灼灼、炙热、甚至是激动、振奋。

    这种出自于内心的情绪、不会作假。

    可是……

    “我对天下第一山庄、一无所知。”

    一名男人抬起头来,认真道:

    “小主子,宫千绝以手段上位,又没有庄主令,名不正、言不顺,只要亮出庄主令、证明您的身份,山庄的旧族、忠属定然会拥戴您!”

    另一人连声道:

    “此言不错!小主子,主子已逝,您是主子的血脉、您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众人齐呼:

    “望小主子夺回山庄、拿下那作恶多端的宫千绝!”

    铿锵的声音久久回响,怀揣着大家多年的期盼。

    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

    叶洛握紧了手中玉佩,抬眸、凝视着众人。

    一行二十人等、约摸三四十岁的年纪。

    岁月在他们的眼中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他们皮肤松弛、苍老,目光浑浊、沧桑,可他们骨子里却蹦射着一股浓烈的期盼,那灼人的目光、恨不得将叶洛焚化了一般!

    恍惚之间,叶洛似乎体会到他们的急切、焦灼、期待……

    叶洛垂眸、凝视着手中玉佩,目光复杂。

    东方骞的为人、她自是信得过。

    她的母亲名唤宫素雅,这是那名青衣女子说的,便可证、东方骞此时的话、不会有假。

    她是天下第一山庄的继承人……

    她的身份、转变的可真快……

    “小主子,我们花费了整整十六年,怀揣着对主子的衷心,不离不弃,只为了等待这一日!”

    东方骞望向叶洛,目光火热:

    “宫千绝害了主子,您该为主子报仇、夺回这一切!”

    叶洛用力的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已是满目决然。

    她扫视一行沧桑的人,将他们的期望尽收眼底。

    这么多年,这些人竟坚持初心!

    这般忠诚、这般一心,坚持了十六年!

    试问天下、有几人能做到这般?

    既然母亲将庄主令留给了她、既然是她的东西、那便夺回来!

    叶洛眸光认真、望向东方骞:

    “依前辈之见,该如何?”

    众人闻声、颇喜。

    小主子这是应了!

    东方骞当即道:

    “自是宣告实情!”

    “前辈,您糊涂。”

    叶洛望着众人、扬声反问:

    “已过十六年之久,就算是再忠诚的旧族、忠属,谁能确定他们还坚持初心、并未倒戈?”

    人心是复杂、多变的。

    所谓的忠诚、抵得过时间的流逝?

    众人神色微沉。

    如此一想、此举不妥。

    东方骞沉思数秒:

    “小主子,前日、为救您,我与二公子的人达成合作,眼下他们已怀疑您,您处境危险!”

    “怀疑归怀疑,谁都不知道我手中有庄主令,谁也不知晓我的身份。”

    叶洛将玉佩收入袖中:

    “凭借着叶家四小姐的身份,他们不敢贸然动我!”

    相反而言,他们若是动了她,她倒是可以装傻、狠狠反击。

    定叫那些人得不偿失!

    “纸是包不住火的!”

    东方骞满目担忧:

    “若小主子另有他谋,我等只好远离帝都、未免引起二公子怀疑。”

    叶洛沉吟,扫视众人。

    这里是深山。

    林子深处、荒草遍生、荒芜无人,宁静至极。

    不远处、便是一座破庙。

    就此望去,隐约可见破庙之中有锅碗瓢盆、衣物食物。

    在这难以遮风挡雨的破庙之中,这些用度倍感辛酸。

    大家身上所穿的衣服早已破旧,洗得发白……

    这些年,他们一边寻着母亲下落,还需一边躲避宫千绝的追杀……

    如此条件,他们竟能坚持十六年之久!

    一瞬间、叶洛的心被触动了。

    这些人、都是母亲生前的忠诚心腹!

    他们对母亲这般忠诚、十年如一日,日后、她定不会亏待了这些人!

    叶洛道:

    “今日回去,我便在城郊购置一座偏僻、清净的宅子,大家不妨在那处落脚安身,也是我们的交头之所,如何?”

    众人齐声:

    “全凭小主子吩咐!”

    “大家快起身,不必拘谨。”

    叶洛扶起东方骞:

    “你们的年龄与我母亲一般,按理、我当唤大家一声前辈。”

    “小主子,使不得……”

    “你们都是叶洛的前辈,日后、还请前辈们多多指教!”

    叶洛望望向东方骞:

    “望东方前辈安置好大家,山庄之事、不急于一时。”

    “小主子放心!”

    叶洛颔首,扫视众人:

    “审时度势、天时地利乃上上之举,俗言,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养精蓄锐、一击得成,岂不妙哉?”

    众人拱手、齐声:

    “全凭小主子定夺!”

    ……

    事不宜迟,叶洛回了十七楼。

    从十七楼取了一万两现银,交由小六子,购置府宅。

    小六子会意,并给了叶洛一个地址——茴巷客栈。

    叶洛记下名字,寻了去……

    ……

    茴巷客栈。

    二楼、厢房。

    床榻之上、躺着一抹妖冶似火的身影……

    花影卧在床上,衣衫半开,胸口处、包着厚厚的纱布,一双睁开的桃花眼中柔情盎然、仿若一坛陈年老酒、隐隐醉人。

    他眨着眼、忽然扬声:

    “子卿。”

    吱呀——

    门外,眉清目秀的小厮走进:

    “主子?”

    花影撇撇目光:

    “这都两日了,洛儿还不来看我?”

    子卿一愣。

    “主子,属下并未隐藏您的消息,按理来说、叶小姐应当知晓,除非她不想……”

    “闭嘴。”

    花影瞪了他一眼:

    “瞎说什么。”

    他撑着床沿、折身而起。

    子卿连忙扶住他:

    “主子,您身子有伤、还是躺……”

    “那一箭并未射中心脏,擦偏了。”

    花影起了身,下了床,只手抚着胸口、缓步行至窗前。

    扬眸、俯视而去。

    街道上,行人颇多、来来往往、热闹至极。

    他凝视着、眸光深邃、低声喃喃:

    “沧澜夜竟然不给我毒药……倒是稀奇……”

    “主子,您说什么?”

    花影轻轻摇头,眼角的余光看见了什么、猛然一顿。

    定睛一看,只见众人之中、出现了一道纤细的身影!

    叶洛!

    他连声道:“子卿,快!我、我伤口一定裂开了,哎哟好疼,快扶我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