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438章 何为规矩?

    夜色中、她纤细的身子隐没、远去……

    夜色中、一抹修长的身影追逐而上、悄无声息……

    ……

    次日、早。

    今日、乃是两国相会宴。

    皇宫中、无数宫女、太监、官员们认真的准备着,一场大型的晚宴设立而出……

    不知不觉、便是傍晚降临……

    黑夜来临、帝都染上烛光,偌大的皇宫中烛光通明、璀璨至极、金碧辉煌、繁华至极。

    两国之宴设立、文武百官携妻女、家眷参加。

    酉时初、官僚众臣开始入宫、直入主殿昭阳殿。

    直至戌时初、方才逐渐来齐……

    昭阳殿。

    殿内、奢华的晚宴设立而成。

    主位之上、乃是上上之王座,左右两侧而下、设立着长达数米的下座,桌面上酒水、佳肴、瓜果点心、玉盘珍馐样样齐全、应有尽有、极致奢侈。

    宫女们立于后方、低着头、静候着。

    众臣携家眷入座于相应的位置。

    热闹的声音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众臣三两人相会,或是巴结、或是讨好、或是商议朝政……

    家眷、女眷们则是说着私下话,或是兴奋、或是好奇、或是热闹的讨论着今日之事……

    这边:

    “我听说那西疆蛮夷杀人、饮血、长着长长的獠牙、极为恐怖……”

    那边:

    “听说皇上有几名公主到了适婚年龄、准备今日、从众人之中、为公主择婿……”

    这头:

    “听说……”

    “听说……”

    叶洛前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般热闹的画面。

    几乎座无虚席、讨论声阵阵、极其热闹……

    她身着白袍、青丝高束,束了胸、放宽了腰、化了妆,活脱脱一枚俊俏小公子模样。

    为方便顺手、她特意拿了把画扇,握在手中、缓步而入。

    霎时、有人注意到她、发出疑惑之声:

    “这是谁家的小公子?好生俊俏。”

    女子见之、微微心漾:

    “温润如风、翩翩公子、竟是如此……”

    有人揣测:

    “应当是哪位权臣的公子……”

    叶洛一边走着、一边望着四周。

    座无虚席……

    她坐哪……

    这就尴尬了……

    犹疑之际,一名太监走来、作出请的手势:

    “洛公子、请上座。”

    叶洛当即顺着台阶下:

    “劳烦公公。”

    她跟随着公公、向着上座区走去。

    原处、是一群瞪大了眼、讶异、震惊、不敢置信之人。

    洛公子……

    这名小少年、竟是洛公子……

    叶洛入座、发现自己的位置……

    非常好……

    她的上方、便是主位……

    相当于她坐在皇上的右手下、隔着不过两米之远、乃是最接近皇上的位置……

    一坐下、便接收到无数目光。

    或是打量、或是打探、或是疑惑……

    想她一介布衣、能坐到这个位置、真是……

    “太子殿下到——”

    殿外、太监那阴柔、绵长的传报声响起。

    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接下来:

    “皇子殿下到——”

    “公主殿下到——”

    “九王爷到——”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短短一刻钟、便行礼、跪地五六次……

    在这深宫之中,最多的莫过于‘规矩’。

    终于、众人来齐。

    皇上携皇后上座,手掌高扬、威严的声线溢出:

    “诸位、平身!”

    “谢皇上!”

    众人起身、入座。

    皇上折身而坐、居高临下、一目扫视而去:

    “今日、乃是接见西疆国使者之日,西疆国素来强硬、骁勇善战、性子冷锐,宴上、诸卿务必将眼睛放利些,莫让西疆国有机可乘!”

    “谨记皇上之言!”

    皇上听罢、一目睨向身侧太监。

    太监会意、站出一步、当即扬声:

    “宣西疆国使者进殿!”

    命令下达、一层层传递而出……

    不时、殿外、隐约传来一阵铿锵的脚步声。

    踏踏踏!

    众人侧眸、眺望而去。

    殿外、几抹身影进入昭阳殿、大步走入。

    是四名男人。

    他们身着锦服、衣襟上点缀着兽皮、兽毛,身形宽厚、步子极大、脚踏长靴、一步一步踩踏的有力、极重。

    踏踏踏!

    他们目视前方、目光冷锐、脸庞上横肉直飞、却是更显彪悍,那头发、编织成数条小辫子、披散而下,如同狂野不驯的野兽……

    他们走入、拱起双手:

    “外臣见过沧澜君!”

    声线沙哑粗犷、大气。

    众人见之、小心的议论着……

    皇上当即扬手、笑言:

    “使者千里迢迢、风尘仆仆,赐座。”

    “谢沧澜君!”

    四人大步走去、入座。

    他们的位置正巧在叶洛下方。

    叶洛的对方坐着沧澜夜,沧澜夜下方便是太子、皇子、公主等人……

    使者入座、人已来齐、宴会开始。

    皇上望向使者、当即扬声而问:

    “西疆君信上承诺、将与三公主一同前来、怎未见她?”

    “皇上有所不知。”

    一名约摸五十岁左右、两鬓染霜的男人拱手:

    “舟车奔波、皇后娘娘身子不适、暂在驿馆休憩,待明日、便可入宫。”

    皇上眸光深了深:

    “宫中御医无数、怎可让三公主在驿馆受苦?”

    他当即道:

    “锦德,你速去驿馆、接三公主入宫。”

    “奴才领……”

    “且慢!”

    那名男人猛然起身、直视而去、冷声质问:

    “沧澜三公主、乃是我国之后,沧澜君怎可以三公主相称?又怎可不顾使臣的意愿、不顾西疆的规矩、强行迎走我国之后!”

    霎时、气氛凝固……

    一言不合、便起了无声的硝烟……

    西疆的性子、果真如传言那般、冷厉暴躁……

    “朕与贵后多年未见、思女心切、乃是常理之中。”

    “沧澜君思女心忧、便可不顾我国规矩?”

    男人语气冷硬、甚至咄咄逼人:

    “今日、两国相会、谈和平盟约,沧澜国一来便如此欺人、实在不将我西疆放在眼中!”

    嘶!

    众人顿惊。

    如此说来、事情便严重了……

    座中、秦家主当即道:

    “陛下不过思女、竟让使者扯出这般言论,怀揣故意找事之疑,依臣之见、这想要挑事的人、乃是西疆!”

    叶长青附言:

    “西疆打着和平名号、一来便气势汹汹、咄咄逼人、身带煞气,让人不得不揣测其真正目的……”

    “一派胡言、欺人太甚!”

    使者顿时怒喝:

    “贵国不尊重我国在先、我国皇后、岂是令人随意指派、轻易所见,今日之见、沧澜国不守规矩、不过尔尔!”

    众人脸色大变……

    “何为规矩?”

    一道清亮的声线划破空气、飘起。

    上座,叶洛唇角轻扯、以一种绝对的姿态睥睨使者:“天下之大、沧澜为首,在沧澜国、遵守的乃是沧澜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