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512章 本王许你出去了?

    仰头、大灌。

    酒水灌入喉咙、亦是顺着嘴角滑下。

    沾湿衣襟……

    他本怀揣着无数希望。

    ‘他’不喜他、他愿死缠烂打。

    他不顾世俗目光、愿与其共赴紫阳国、一生一世在一起。

    他愿为‘他’忘记过后、放下一切。

    可是……

    可是、上天竟与他开了这么大的玩笑。

    “叶洛、洛叶……”

    “哈哈哈!我真蠢、我真傻……”

    “这么简单的名字、这么疏漏的漏洞,我怎么没想到、我怎就未想到……”

    咕咚!

    酒水大口灌下。

    他吞咽下辛辣、亦是咽下心中苦涩。

    “你骗得我好惨……”

    “若非我发现、你会骗我到何时……”

    “你是九王妃、你是我的弟妹……”

    弟妹……

    这两个字、多冷硬、多心酸、多痛……

    他抱起坛子、大口灌酒。

    酒能麻痹心神。

    醉了、便忘了。

    忘了、便不痛了……

    他大口饮酒、酒水顺着那上下滚动的喉结咽下……

    咕咚!

    咕咚!

    一坛饮尽、再开一坛。

    原来、他心心念念的‘他’、怎日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与‘他’整日可见。

    然、他们之间,却隔着海角天涯、永世不可抵达……

    叶洛!

    叶洛……

    ……

    萧王府。

    大厅。

    夜微深、微凉。

    翎羽第四次走来:

    “郡主、您请回吧。”

    “不……”

    龙君琦端坐着、双手撑着下巴、眼皮有些重、又被她忍住。

    她浅笑摇头:

    “他受伤了、我要照顾他。”

    “可……”

    翎羽张了张嘴、哑然:

    “主子去了九王府,我……送您过去吧?”

    “不用,你不是说、萧哥哥不爱在别处过夜吗?他肯定会回来的。”

    龙君琦捂着嘴、打了个秀气的呵欠:

    “我在此等他。”

    “不过、倒要劳烦你去一趟定国侯府、告诉我爹、萧哥哥受伤了、我要照顾他、今夜不回去。”

    “郡主放心、我这就去禀报。”

    翎羽点头:

    “我已让管家安排了厢房,您若是困了、唤一声即可。”

    “没事的、我等他……”

    ……

    十七楼。

    门紧闭的包厢内、粗气大喘。

    碰!

    啪!

    破碎声清脆至极。

    门外、小六子几番欲推开门、几番又止住。

    他握着双手、来回踱步。

    时而望向里面、时而急的跺脚:

    “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

    萧王情绪失常、控制不住。

    怎么办……

    “来……”

    沙哑的声线带着几分醉意、拖得很长:

    “来人……”

    小六子连忙推开门、怔住:

    “萧王殿下……”

    包厢内、乱成一片。

    酒坛破碎、酒水洒了一地。

    角落处、沧澜萧靠在那儿。

    乌发凌乱、衣衫濡湿、目光晕眩、浑身酒气。

    “拿酒……”

    他抱着空空如也的酒坛:

    “拿酒来……”

    “萧王殿下、您不能再喝了!”

    小六子走来:

    “我送您回去……”

    沧澜萧猛地扬手、酒坛一摔。

    啪!

    响声炸裂。

    “拿酒!”

    他挺着三分醉意、猩红的眸瞪着小六子:

    “将所有的酒拿来!本王付得起银子!”

    小六子怔然。

    望着这样的他、心中恐惧……

    在萧王的注视下、他不敢前进……

    咽了口口水、他缓缓退出包厢……

    “拿酒……”

    他跑到一楼:

    “来两个人、送两坛酒上去!”

    两个伙计去搬酒。

    “你去一趟萧王府。”

    小六子连忙拉了一个伙计:

    “将萧王的情况告知、快去!”

    伙计点头、拔腿就跑。

    小六子握着双手、担忧不已。

    萧王疯了不成、还是受打击了?

    他……

    怎么突然说公子在九王府……

    难道……

    越想、心越乱。

    他来回踱步、听着楼上包厢的动静、额头上急出几丝薄汗……

    “柳初、你过来。”

    名唤柳初的伙计走了来:

    “掌柜的、怎么了?”

    “你、你去一趟九王府,让九王爷来接萧王殿下回去。”

    再这么喝下去、会出事的。

    柳初知晓事态轻重、连忙跑了去。

    小六子坐立不安。

    萧王府的下人恐怕劝不住萧王。

    希望萧王见到九王爷、能理智些许……

    ……

    九王府。

    子时、夜深。

    听音阁、厢房内、床榻上。

    两抹身影相拥而眠、好生静谧。

    却、突然起了脚步声、敲门声:

    “王爷、急事!”

    管家声音急切。

    还未深眠的叶洛当即醒了:

    “发生了什么事?”

    “方才、十七楼的伙计来报、萧王殿下在那喝酒,失控一般、喝个不停。”

    管家声音急促:

    “请九王爷过去看看吧!再晚些、恐会出事!”

    叶洛掀开被子、连忙起身:

    “别急、我这就……”

    唰!

    一只大掌握住她的腰、将人往怀中一带。

    “皇叔……”

    他掐住她的腰、睨着她:

    “本王许你出去了?”

    叶洛一怔。

    这……

    这难道也要生气?

    “萧王出事了。”

    她撑着他的胸膛、望向他:

    “方才在厅堂、萧王便神色不对、好生奇怪,我们不妨去看看、万一……”

    “不用管他。”

    “可是……”

    他圈住她、合上眼眸:

    “本王乏了。”

    ……

    十七楼。

    小六子来回踱步、时不时望向外、神色担忧。

    这都一个时辰过去了、怎么还不来……

    怎么这么久……

    着急的眺望间、终于望见数抹人影大步而来……

    来了!

    “萧哥哥在哪!”

    来人、是龙君琦。

    “在楼上包厢!”

    不管来人是谁、总归有人管理此事。

    小六子连忙将人领上楼、指明包厢。

    龙君琦连忙推门而入。

    “滚!”

    迎面扑来一股酒气、以及一声暴怒的低喝。

    “萧……萧哥哥……”

    龙君琦望着这一幕、怔然。

    这……

    这还是那个萧哥哥吗……

    一身酒气、衣衫凌乱、醉醺醺、神志不清……

    “萧哥哥、你怎么了?”

    沧澜萧跌坐在角落,抱起酒坛、仰头便喝。

    “不要再喝了!”

    龙君琦冲了去:

    “不要喝了!”

    “滚!”

    “萧哥哥……”

    龙君琦怔然:

    “你不要再喝了……”

    她伸手、抱住他手中酒坛:

    “你醉了……”

    “滚开!”

    “啊……”

    他一记扬手、掀翻了她。

    龙君琦跌坐在地、疼的眼角泛红。

    她咬着下唇、望向他:

    “我不许你再喝了!”

    她生气的冲过去、一把抱住酒坛、用力便拉。

    沧澜萧怒意盎然、一掌拍去:

    “我让你滚!”“我是琦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