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587章 玩性太强罢了

    武林盟主大会第一日比试、进行的如火如荼、热闹至极……

    不知不觉、太阳西落、夜幕降临……

    整整一日的比试、整整一日的惊心动魄、人声鼎沸终于落下帷幕!

    无数江湖高手与百姓们回到浮图城。

    浮图城的夜、烛火通明、热闹非凡……

    城主府。

    踏踏踏!

    “报!”

    两名侍卫手捧两沓册子、直入院阁:

    “城主大人,今日结果已出!”

    书房内、传来一记应许声。

    两名侍卫进入。

    抬头间、却愣了一下。

    只见、书房内、除却城主大人,还有一抹不速之客……

    燕城主扬手示意:

    “放在此处。”

    “是。”

    两人低头,收起不该有的心思,小心的将册子放下。

    两沓册子、一沓五本。

    乃是十个场地的比赛情况,记录着胜出者资料。

    两人放下、当即离开。

    门关上一瞬、书房内昏暗三分。

    烛光隐约轻晃间,两抹身影若隐若现……

    一只苍劲大掌扬过、拿起最上方的名册,随意翻开。

    沙沙……

    书页翻动、声音静谧。

    烛光微闪、映衬着男人的脸、极为薄情冷硬:

    “如此之多、”

    声音极沉、暗藏饱经风霜、刀剑雨林般煞气:

    “倒是让燕城主操心。”

    “宫庄主言重!”

    燕城主连忙俯首:

    “武林盟主之托、此乃我的分内之举,不敢谈操心二字!”

    对座之人、正是宫千绝。

    他整个人陷入椅子内,逆光的方向、阴鸷的目光别样深邃。

    燕城主紧着一颗心、屏着一口气,小心出声:

    “只是、不知宫庄主突然大驾、所为何事?”

    “无事便不能来?”

    “不不不……我担心招待不周、怠慢了宫庄主。”

    呵!

    宫千绝唇角轻扯,手掌一扬。

    啪……

    厚厚的册子丢回桌上、他的声线隐隐如冰:

    “本庄主所求之事、不知燕城主何时给予答复?”

    “望宫庄主莫急,我正在全力暗查!”

    燕城主脸色一正:

    “一有消息、定当第一时间……”

    扣扣!

    “城主大人、大事不好!”

    门外、侍卫急报声截断燕城主的话。

    燕城主连忙扬声:

    “怎么回事!”

    “霜迟公子不肯用晚膳!说若是不见到叶公子、便一直待在那里!”

    “这……”

    燕城主噌然起身、满目着急:

    “这都叫什么事……”

    霜迟公子如此执拗、叶公子又不吃这一套……

    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这可如何是好……”

    他急的来回踱步、双手紧握、坐立难安。

    一边是银霜岛、一边是相思宫……

    他着急不已。

    对坐、宫千绝慵懒的靠着椅背:

    “不必管他。”

    “什、什么?”

    燕城主怔然:

    “宫庄主,霜迟公子可是银霜岛……”

    “他会出来的。”

    宫千绝冷唇轻扯、微眯的双眼内、深藏冷意:

    “玩性太强罢了!”

    待其野够、自会收起玩心。

    燕城主苦笑。

    贪玩的玩到牢房去?

    大人物的心思、他果然不懂……

    然、宫千绝的声线再次扬起:

    “那名叶公子是何身份?”

    “他……”

    燕城主一想、顿时怔住:

    “众人只知晓、他姓叶……”

    至于身份、他从未注意过……

    宫千绝眯眼、冷声:

    “我对他颇感兴趣。”

    燕城主瞬间会意、当即扬声:

    “来人……”

    ……

    城主府内、烛光闪烁。

    下人不时路过、风吹草动、光影掠过间,一抹身影俯首、快速走过……

    踏踏踏……

    “站住!”

    噌!

    那人猛然驻足。

    身后、一男一女并肩而来,正是燕殊与燕芷。

    燕殊双手环胸、睥睨那深深低着头的人,下巴微扬、眉宇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

    “你去哪了?”

    质问的声音如同命令:

    “怎鬼鬼祟祟的从府外进来?”

    “我……”

    燕珏低着头、深深的望着地面,声音很小:

    “我去了城郊……”

    “什么?”

    燕殊眼眸微睁、诧异至极:

    “你去城郊作何?”

    “我……”

    “妄想参加武林盟主大会?”

    “我没有……”

    “哈哈!”

    燕殊顿时大笑:

    “大哥,你这般模样、还是待在府中、不必外出、吓着别人!”

    燕珏垂在身侧的手猛然收紧……

    “你连剑都握不住,我一个手指头都能将你放倒,你又何必去自取其辱?”

    嘲讽之声犹如指甲抠门、呲呲刺耳:

    “嫌给城主府丢的脸不够?”

    燕珏未语、他又似恍然般一笑:

    “你应该是与那些平民百姓一般,跑去凑热闹、观战。”

    他睥睨燕珏、似高人一等般孤傲:

    “大哥,你可有瞧见,二弟我在擂台之上、威风赫赫的战姿?”

    燕珏垂着头、极度烧伤的脸庞上根本看不出表情。

    可那双眼里、却死死的压抑着隐忍……

    “也罢!”

    燕殊嘲讽一笑:

    “没有牌号的你、连场地都进不去,更别说是观战。”

    “只是、场外人太多……”

    他垂眸、睨着燕珏那条吊在身侧、毫无力气的右臂,轻嘲:

    “你可得看好你的左手,若是挤断、便当真是残废一个,哈哈哈!”

    燕珏额头青筋暴露、死死握紧手、指甲深深掐入掌心……

    嘲讽之笑响亮刺耳。

    黑夜里、静谧之间、大笑刺耳。

    “好了,玩玩便够了!”

    燕芷用手肘捅捅燕殊、复而望向燕珏:

    “我有事要吩咐你。”

    强势的字句如同命令。

    她下巴微扬、带着天生的桀骜之气:

    “明日比试结束,我要你将叶公子约至云端酒楼,我要与他解开那日的误会、和好。”

    “什么?!”

    燕殊眼睛一睁:

    “三妹,你糊涂了?你……”

    “我自有打算。”

    燕芷目光深邃。

    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一抹火红身影、妖冶脸庞,精致到无可挑剔、完美到无懈可击……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如同妖精……

    她红唇一扬、嘴角弧度深深:

    “叶公子与花公子相识,明日、你务必将花公子一同约来!”

    燕殊顿时恍然。

    原来……

    他这个妹妹……

    他深意一笑:

    “花公子乃是相思宫宫主,三妹你花容月貌、知书达理、又贵为城主府小姐,倒是般配!”

    燕芷脸颊微红、女儿家的心思霎时浮上眼底……

    “你听到没有?”

    燕殊一巴掌拍在燕珏肩头:

    “明日、务必将叶公子与花公子约出,若是做不到……你娘……”“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