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743章 报复方式

    半晌。

    和尚再次走来,双手奉上一只锦囊:

    “阿弥陀佛,聚子符已过开光、祈福、”

    单手立起、行以一礼:

    “愿二位施主生活和睦、早生贵子。”

    “多谢。”

    沧澜夜双手接过。

    明黄色的锦囊上,正面、绣着一枚繁体‘佛’字,反面、乃是一枚‘福’字。

    “阿弥陀佛。”

    和尚放下双手、离开。

    沧澜夜指尖微收、精致的锦囊于掌心间、小巧玲珑。

    手掌微扬、捉起叶洛小手,将锦囊放于她的手心。

    “皇叔……”

    “我们的。”

    大掌握着她的小手,捏着聚子符、缓缓合拢。

    捉住她的小手、于唇边轻吻:

    “或许有用。”

    叶洛顿时失笑。

    这还是那个不信佛的皇叔?

    收好聚子符。

    两人当即向外、离开。

    拜佛上香的百姓们进进出出、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两人踏上下山的路途……

    行走间、叶洛脚步猛然一顿:

    “竹篮忘拿了!”

    那只装着贡品香烛的竹篮、落在寺庙之中。

    沧澜夜回眸、扫去。

    并不远……

    “在此处等本王。”

    话落、修长墨影已是折身而去。

    转眼、融入人群、远去……

    叶洛望着那抹隐约的背影,嘴角的弧度浅然、满足……

    行至路旁、站在一侧,静候。

    道路上、上山下山的百姓极多。

    或是妇人、或是小孩、或是老人,一边行走、一边谈笑、好不热闹:

    “唉,希望佛祖保佑……”

    “要是林儿能金榜题名,老身定花重金为佛祖塑金身……”

    “望佛祖保佑、能让我嫁得如意郎君……”

    不同的人、不同的处境、不同的心愿……

    叶洛望着他们奔波的模样,或是劳碌、或是痛苦、或是忧愁……

    一名妇人挎着竹篮、双手合十、不断祈祷:

    “佛祖保佑……”

    她十分虔诚,充满渴求:

    “保佑……”

    妇人走过叶洛身侧。

    经过那一瞬、低头间,那合十的右手忽然伸入竹篮,掀开粗布、猛然一扬!

    寒光一闪!

    凌厉之气直逼叶洛!

    叶洛心口一紧、敏锐侧身一避!

    唰!

    冷寒的匕首擦着她的身子、冷冷劈下!

    一击落空!

    妇人连忙刺向叶洛!

    叶洛扣住她的手腕、扬手一掀!

    “啊!”

    嘭!

    妇人飞出数米之远、重重落地。

    哐当!

    匕首重重摔在地上,声音冷寒……

    “怎么回事?”

    周围百姓顿惊:

    “怎么有刀子?”

    “发生了什么……”

    百姓们一头雾水、不明觉厉。

    妇人痛苦的捂着胳膊,抬头间、对上一双冷厉如冰的眸子。

    身子一抖……

    冷!

    叶洛提步。

    妇人大惊失色,连忙爬起,顾不得疼痛、拔腿就跑。

    “欸?这……”

    “这人怎么了?”

    百姓们看看地上匕首、再看看妇人踉跄跑远,不明所以然……

    人群间、立着一抹纤细白影……

    叶洛淡然睨去。

    普通的匕首,毫无内力、毫无章法的普通百姓……

    要杀她、不知需寻些‘杀手’?

    “怎么回事?”

    一道薄凉之声自背后扬起。

    沧澜夜已折身而回,目光正落在地上的匕首之上。

    叶洛淡然、二字带过:

    “无事。”

    狗急跳墙罢了。

    回过身、望向他。

    见他挎着竹篮,周身的肃冷之气、硬生生挤出两分怪异……

    这样的他、当真少见……

    此事、如同小插曲,就此而过。

    两人下山。

    山脚下、九王府的马车静候着。

    叶洛遣退绿意,与沧澜夜同坐一辆马车。

    车夫当即挥着长鞭、驶动马车。

    咕噜咕噜……

    车轮碾压着地面、缓缓朝着远处驶去……

    ……

    半个时辰后。

    帝都、中心、繁华至极。

    百姓拥挤、人头攒动间,响彻着各种声音、组成各种画面,热闹至极……

    其中、一家店铺格外拥挤:

    “掌柜、我要订一百件绯玉镯!”

    “掌柜、是我先来的!”

    “排队!别插队……”

    数名商人拥簇一齐、挤入店铺,挥舞手中单子、争抢:

    “掌柜、我愿提高价格、只要让我先……”

    “我出双倍价……”

    “我……”

    各大商人挤作一团……

    店铺内、掌柜的忙的晕头转向,伙计们应接不暇……

    百姓们见到这画面、抬手指着、小声议论:

    “这家新开的玉器轩,听说、老板乃是几百年祖传手艺,那绝美的手工活、就连帝都最好的玉器店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称赞!”

    “可不是?想买玉器轩的一件饰品、不排上两天队,还真买不上。”

    “不过、我听说,这玉器轩、与欧阳家族有关系……”

    “什么?当真……”

    商人争抢货物、百姓议论纷纷。

    一时之间、喧闹至极……

    人群间,一辆马车缓缓驶过……

    咕噜咕噜……

    一只纤细的小手轻撩轿帘、望去。

    某些字句入耳……

    “玉器轩有欧阳家族撑腰、这可是段老板亲口承认的……”

    “听闻、段老板有一位千金,生的貌美如花、至今未许婚配……”

    “今日、段老板说,他名下二分之一财产、都是女儿的……”

    唏嘘声:

    “天呐、这位段小姐、既有家财、又有欧阳家族撑腰,真真是实力不凡……”

    百姓们阵阵惊叹、感叹、讶异……

    马车之内、颇为安静。

    一道低沉的声线轻扬:

    “你这位表妹、倒是大有来头。”

    极沉声线难辨深意。

    叶洛扬唇:

    “皇叔当知、近日,五殿下与段启雯走动亲密、关系不凡。”

    放下帘子、望向他:

    “前几日、五殿下利用我、谋害秦夫人,造成我与秦家的隔阂、趁机拉拢秦家。”

    “一个秦家便罢,可……”

    眼一眯、算计光芒一绽:

    “再加上一个欧阳家族,便不得了……”

    秦家再大、不过朝廷官员、为人臣子。

    而欧阳家族则不同。

    五皇子利用段家、联系欧阳家……

    欧阳家族为沧澜首富、手握沧澜极大经济权。

    与欧阳家族结盟、便相当于握住沧澜一半经济命脉,便如同……

    如同、当年、手握十五万军队的沧澜夜……

    树大招风、功高盖主……

    这样的沧澜岐、势必倍受皇上提防……

    如此一来、某些机会,便自然而然推向七皇子……被惹怒的段启雯、‘报复’她的方式,深得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