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853章 解气吗

    帝都之上、大小街头车水马龙、百姓拥挤、吆喝不停,极为热闹。

    拥簇的人群间,奢华的马车缓缓前行着……

    车夫挥着马鞭,一边避着百姓、一边吆喝着:

    “让让,请让一让!”

    百姓们三三两两的朝两侧散开,人群之中、却突然有一名小厮走上前来:

    “搅扰一下,请问这马车之内,可是段启雯、段小姐?”

    车夫下意识望向垂帘的马车车厢。

    里侧、当即传来一道低柔的声音:

    “是有何事?”

    小厮福身、恭敬道:

    “五殿下临时有命,此处人多眼杂、诸多不便,已定下城南作为会面处,还望段小姐移步。”

    车内,有瞬间的沉默,须臾、方才响起女子柔柔的声线:

    “去城南。”

    车夫听罢,当即握着缰绳、调转方向,向着城南而去……

    ……

    一条繁华至极的街头,一座人满为患的茶楼前、一辆奢华的马车缓缓停下。

    马车之上,下来一名一袭华袍、器宇轩昂、容貌不凡的男子。

    男子望着茶楼,轻理袖摆,正欲提步时,一道声音却突然响起:

    “五殿下请止步!”

    只见、人群之中,一名小厮小跑而来,气喘吁吁:

    “小的是……是段府的下人……方才、小姐的马车驶不进这条街道,便吩咐……小的来告知五殿下,小姐在城南等候五殿下。”

    小厮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说完,一边说着、一边擦拭着额头之汗。

    那急切的模样、尽数表现于脸上。

    沧澜岐扫了他一眼,没有多想、当即向着城南而去。

    ……

    与此同时,皇宫之内、御书房外,锦德飞速的跑了进来:

    “急报!”

    锦德迈着步伐、大步冲入:

    “皇上,收到一封来自十七楼的急报!”

    十七楼、便是洛公子!

    沧澜政放下折子,当即接过信封,飞快打开一看、霎时变了脸色……

    ……

    一个时辰后。

    城南远离帝都中心,僻静而繁华,处处坐落着大小不一、高低不平的一等一府宅,皆是达官贵族、身份不凡者居住之地,放眼望去、好生豪华。

    此时、一辆马车停在道路一侧、静放着。

    马车之内,精心打扮的段启雯时不时掀起车帘、向外望去,或是理理发髻与妆容,柳叶般的细眉禁不住轻拧。

    城南皆为府宅、并无会面之处,五殿下怎会邀请她来这里?

    难道是要去五殿下购置的宅子内?

    乍然一想、她的脸颊不禁猛然一红,难道、五殿下是想……

    “草民见过五殿下。”

    不及多想,车外、已响起一道恭敬的行礼声。

    街头拐角处,一辆奢华的马车缓缓驶来,一抹修长的身影跃然而起、优雅尊贵浑然天成。

    沧澜岐下颔轻点、扬眸望向马车,唇角轻扬:

    “雯儿、是要我亲自来请吗?”

    “嘤……”

    话音落下,一道低泣声却是突然响起……

    沧澜岐目光一沉,当即跃上马车、掀开车帘,瞬时、望见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庞!

    “雯儿!”

    “殿下……呜……”

    段启雯见到来人、泪水霎时犹如断线的珠子,颗颗滚落:

    “你来了……嘤……来了就……好……”

    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份外惹人心疼。

    “怎么回事!”

    沧澜岐阴冷的目光直逼车夫:

    “谁干的!”

    车夫吓得噗通跪地:

    “回、回五殿下,小的……小的不知……”

    小姐方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沧澜岐目光一狠、杀气一绽:“连个人都照看不好,留你何用!”

    “殿下不要!”

    段启雯猛然扑了过来、从背后抱住男人:

    “不要杀他……嘤……是雯儿自己不争气、自己愚昧……才会着了叶洛的道……”

    叶洛?!

    沧澜岐剑眉顿蹙,叶洛如今已是已死之人、还能折腾出什么风浪?

    他拥着段启雯坐下,轻拭着她的泪珠,周身杀气散去、留下无尽温柔: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我。”

    极柔的言语、仿若冬日里的阳光、格外温暖。

    段启雯霎时忍不住了,扑进男人怀中,一边嘤嘤抽泣、一边缓缓道来……

    一炷香后,男人的神色已阴沉如碳。

    如此卑鄙、倒像是叶洛的做派!

    “府宅之事、不必多忧。”

    沧澜岐扶着段启雯的肩、温和的擦拭她的泪:

    “我亲手将叶洛送入天牢、一步步引导她直至死亡,雯儿该解气才是。”

    “是、是你……”

    段启雯顿时怔住:

    “可我听说、是因为乾坤萧……”

    “乾坤萧?!”

    沧澜岐嘴角的笑泛着一抹森冷与嘲讽。

    千年前的‘传说’,也只有愚昧的父皇会相信。

    所谓乾坤萧,不过是他与简佳人联手上演的一场戏罢了!

    呵!

    “难道……那都是假的?”

    “不错。”

    沧澜岐大方应下:“这一切、不过是我早已安排……”

    踏踏踏!

    “拿住五殿下,不得有误!”

    马车外、猛然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大喝声。

    刹那间,街道两头涌出无数士兵,飞速冲来、齐刷刷包围马车!

    沧澜岐掀开车帘、扬眸扫去。

    士兵之后,一名身形魁梧、手握配剑的男人大步而来,直视沧澜岐、态度不卑不亢:

    “五殿下,你在城南别苑暗藏五百名私兵,人赃俱获、证据确凿,还请随我等入宫一趟!”

    沧澜岐脸色顿变。

    私兵……

    那是上一次埋伏沧澜夜,还未来得及转走的弓箭手……

    他动作隐秘至极、怎会突然被发现!

    在天子脚下、暗藏私兵的后果严重至极……

    “殿下……”

    段启雯有些忐忑不安:

    “发生了什么事……”

    “小事。”沧澜岐压低声线,“待在马车内、不要乱动。”

    语罢、跃下马车,一目扫过上百名来势汹汹的士兵,神色如常:

    “走罢。”

    即使被发现,他解释的借口、亦有百种之多、毫不畏惧。

    士兵朝着左右散开,让出道路。

    沧澜岐只手背负于身后,提步而行,一行士兵拥簇着他、飞速离开。

    道路上霎时空荡,一辆马车静静的停放着……

    段启雯掀起轿帘、望着五殿下消失的方向,眼底涌出一抹担忧之色……五殿下就这样走了、那十五万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