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871章 就凭她是洛儿

    两双目光霎时直勾勾望向叶洛。

    赫连弋满目认真:“弟弟,我们名分已经确认,就只差拜把子了。”

    花影蹙眉、极其嫌恶身侧之人:“他说的可是真的?”

    叶洛正欲摇头否认,然、还未开口,花影身后、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探了出来:

    “你们三人不妨一起拜吧!”

    “就这么定了!”

    赫连弋连忙抓起二人、冲去酒楼,开了包厢、直上二楼:

    “小二,上酒!”

    酒水端来。

    整个过程前前后后不过半柱香……

    这急切的模样,生怕叶洛会反悔一般……

    此时,包厢内、端坐着四道身影。

    叶洛左侧乃是花影、对侧乃是赫连弋,右侧便是眨巴着眼睛、好不兴奋的宫忆君。

    赫连弋取来三只碗,当即抱起酒坛、倒满三碗酒:

    “来!”

    他放下酒坛,大笑道:

    “今日,咱哥三个结交为友,拜为三兄弟!”

    花影下意识望向叶洛,叶洛却是微怔、没有去看他……

    他望着她,桃花眼中溢出一丝复杂……

    赫连弋仿若不察,盛满酒的大碗推至二人面前:

    “端起这碗酒、我们便是兄弟!”

    酒水晃荡,霎时洒出碗沿,飞溅而出,溅湿了叶洛的手背。

    花影下意识取出怀中锦帕、递去:

    “洛儿……”

    “来!”

    叶洛忽然撤走的手、就此端起了酒碗:

    “我方年十六,应该最小,排行第三。”

    赫连弋当即望向花影:

    “你今年多大?”

    然,他的问题却是消散于空气内、久久得不到回答……

    花影端坐着,握着锦帕的手微僵在半空中,久久未有反应……

    躲过了她的婚礼,却没能躲过这一场结交……

    几双目光望向发怔的他,皆带不解。

    宫忆君扬着小脸,疑惑的问道:

    “红毛,你不高兴吗?”

    “红毛?!”

    赫连弋止不住大笑:

    “哈哈!哈哈哈!红毛……哈哈哈!”

    这家伙属实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红的,这个称呼、着实对得起他这身行头!

    叶洛望着拍桌大笑的赫连弋,情绪受到感染,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弧度。

    敢说出这二字的人,恐怕也只有宫忆君……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

    赫连弋捧腹大笑。

    宫忆君却有些不好意思的揪着衣摆,干净的目光不解的望向他,有这么好笑吗……

    花影望见叶洛唇角的笑,犹如阳光般美轮美奂。

    如今、她已是九王妃,这场争夺中、他与沧澜夜都输了、却又都赢了。

    他得到了继承大位的机会,沧澜夜得到了她。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能释怀?

    他握住锦帕的手自然而然收回,淡淡扬声:

    “我只是不喜这身侧之人罢了。”

    呃!

    笑声戛然而止。

    赫连弋笑容僵在脸上:“你嫌弃我、我还喜欢你不成?”

    若不是为了洛叶,他才不会多看他一眼。

    瞧着花影那满满嫌弃模样,不禁撇嘴:

    “既然如此,那我与洛叶两人结拜即……”

    “等等!”

    花影端起酒碗,声线冷然:

    “我岂会让你占了洛儿便宜?我方年二十有三。”

    “我最大!”

    赫连弋喜的剑眉高挑、眉飞色舞:

    “弟弟!都是弟弟!”

    “……”

    叶洛与花影齐齐一窒,望着男人那欢喜鼓舞的模样、忍住摔桌走人的冲动。

    叶洛当即制止他:

    “即日起,赫连弋、花影、洛叶三人,结拜为三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出生入死、团结一心!”

    赫连弋连忙接话:

    “我赫连弋愿与花影、洛叶二人皆为兄弟,团结一心、出生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花影端着酒杯、字句单一:

    “我……亦同。”

    他眸光微扬、望向叶洛,桃花眼中带着认真:

    “从今往后,我不会是你最亲的人、却愿做你每时每刻需要的人,我做不到让你开心快乐,却愿在你每个委屈、难过、危险的时刻,为你排忧解难、挺身而出。”

    “他若是敢欺负你,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深刻的字句清晰扬起,似诉说着眸中承诺,他的神情极为庄严。

    叶洛扬唇、笑道:“亦同如此。”

    “喂喂喂!”

    赫连弋不满的声音顿时插入:

    “花影你这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凭什么这么好的待遇、只有‘他’有、而我没有!”

    花影睨着他,声线淡淡:

    “就凭她是洛儿。”

    赫连弋正欲说甚,叶洛当即端碗凑来:

    “来!干!”

    语罢,第一个仰首饮酒。

    赫连弋与花影不再多言,仰首、一饮而尽!

    叶洛瞧着他们喝完,放下只抿了一小口的酒碗,当即唤道:

    “大哥,二哥。”

    “哎!”

    赫连弋笑的最甜,甚至不忘摸摸她的脑袋瓜子:

    “弟弟真乖,为兄……”

    啪!

    花影猛然拍掉他的手:

    “别碰她!”

    “二弟,你敢打为兄!”

    赫连弋望着再次发红的手背、当即拿出当大哥的威严:

    “摸一下又怎么了!兄弟之间、一起沐浴都不算事!”

    “你!”

    花影噌然起身、杀意猛然蹦射,直逼赫连弋、刹那犹如掀起腥风血雨:

    “你敢!”

    赫连弋瞬时一怂:“凶什么凶……”

    一侧,叶洛笑的眼眸眯眯、合不拢嘴,拉着二人坐下:

    “二哥难道听不出、大哥乃是玩笑之言?”

    不必放在心上。

    毕竟赫连弋最擅长的就是找打、却又有非常正当的理由,让你想打也打不了,最后、只能活生生的自己受气。

    花影冷哼一声、撇过头来,望向叶洛:

    “我前来寻你、是来与你道别的。”

    叶洛一怔:“道别?”

    花影颔首,道:

    “我需先将宫忆君送回天下第一山庄,再去往银霜岛。”

    不用多言、叶洛顿时明白了他的去意。

    她叮嘱道:“欧阳家族也会去,你且小心为上。”

    “最让我担忧的、莫过于你,日后、若需寻我,便去相思楼,我们……初见的地方。”

    花影凝视她、眸光微深:

    “洛儿,保重……”

    语罢,他不再停留一刻,提步便走。

    走出几步,突然回头,身后不远处、一抹纤细的身影正忸怩着……

    宫忆君揪着衣摆、小心的望向他:

    “能不能……不回去……”

    花影蹙眉:“不行。”

    “可我不想回山庄……”

    “必须回。”

    “红毛……欸?!”

    话未尽、整个人霎时凌空而起。

    花影揪住宫忆君的后衣领,拎着人便走。

    宫忆君在半空中抖着手脚、挣着身子:

    “我不回!我不回……”

    “你竟敢拎我!本小姐要杀了你……”“放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