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913章 三公子回来了!

    一夜未平。

    皇宫之上,飘荡着一抹浓重的血腥味,渲染了帝都的夜……

    不知不觉、次日,清晨。

    宫外、一片凌乱。

    百姓围绕、人头攒动,急切声、哭喊声、议论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娘!”

    “别急,小心……”

    “宝儿,我的宝儿在哪……”

    “呜呜……”

    只见,皇宫门外,无数士兵保护着上百名孩子。

    这些孩子不过四五岁的年龄,眼眶红肿、泪流满面,左边、是鲜活的孩子们,另一边、则是躺在地上、盖着白布的尸体……

    有人抱着孩子、后怕的哭泣着。

    有人扑倒在尸体上、嚎啕大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儿、我的孩儿……”

    “你醒醒呀!你就这么走了、娘怎么办……”

    “孩子……”

    孩子们扑进父母怀中,害怕的颤抖着身子,淌着眼泪:

    “爹、娘,皇上要杀我们,是皇上!”

    “皇上把那些人的血放干、把心脏掏出来,就是为了炼制长生不老丹……”

    “是九王妃救了我们……”

    惊恐声、悲泣声此起彼伏,勾勒成一幅悲惨的画面……

    街道上,围满了无数百姓。

    他们探头探首、围观着,激烈的讨论着:

    “皇上竟然要杀了孩子们炼丹!好狠心、好歹毒!这样的人、不配做我们的皇上!”

    “九王妃不是死了吗?怎会……”

    “你还不知道?九王妃就是十七楼的洛公子!”

    “呵!皇上阴险毒辣,打压九王爷不说、还企图杀了九王妃,九王妃好人自有上天庇佑……”

    激烈之声划破整个帝都,不出半个时辰、宫内的消息便在帝都传的沸沸扬扬、众人皆知。

    除却皇上杀人炼丹,更沸腾的一件事,便是四皇子五皇子逼宫,以及先皇遗诏。

    百姓们得知先皇将皇位传给九王爷时,纷纷竖起大拇指,极力支持:

    “九王爷爱民如子、九王妃心善积德,有他们坐镇沧澜,咱们百姓的好日子便来了!”

    “支持九王爷!”

    “这真是太好了……”

    百姓之间,赞许不断,民心所向、皆为九王爷。

    宫外,士兵们执行九王妃的命令:

    无辜惨死的孩子,家中补偿白银百两,昨夜战死的士兵、给予安葬、以及高额抚恤金。

    百姓们听了,不禁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

    沧澜政在位的暴政、乱政终于结束了!

    ……

    叶府、祠堂。

    红烛冉冉,供桌之上、上百枚牌位擦拭的干干净净、不染丝毫尘埃。

    一袭暗袍的男人执着香火,直视着中央那块牌位,眼眶有些湿润:

    “娘,她没死……”

    她把他骗了,她把所有人都骗了。

    她不但是九王妃,更是大名鼎鼎的洛公子,将来、更会是一国之后!

    “三弟、三弟妹,这一日、倘若你们在,该有多好……”

    叶长青望着牌位,望着那些深深雕刻的名字:

    “不知何时起,她从来都是让我意外……”

    他从来都不会想到,她能够爬到如此高位……

    他微不可查轻叹一声,执着香、深深鞠了三个躬,将香插入香炉。

    凝视牌位、声音轻的似自言自语:

    “她是叶家的骄傲……”

    ……

    十七街、玉器轩。

    二楼、厢房。

    一抹纤细的身影正来回踱步,听着街上百姓传言,双手握紧、神色不安。

    怎么会这样……

    叶洛怎么会还活着?她怎么会是十七楼的洛公子……

    门外,脚步声响起,一道宽厚的身影走来。

    “爹!”

    段启雯连忙奔走过去:

    “外面传言如同疯了一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洛怎么会活着?皇上怎么会炼丹?五殿下怎么样了?

    “雯儿……”

    段艺华脸色颇为难看:

    “帝都的天、变了……”

    段启雯心头就此一紧,猛然蹦出一道不好的念头:

    “爹……”

    段艺华抿着嘴角,沉重道:

    “五殿下与四殿下昨夜逼宫,皆被叶洛一举拿下,尽数关入天牢!欧阳家族、当朝右相、十多名文官武将,尽数关押!”

    “什么?!”

    段启雯不敢置信:“那叶洛不过区区九王妃,怎么斗得过两位殿下?

    “萧王回来了!他的手中。握着五万兵力!”

    段艺华重声道:

    “听说,就连紫阳国的皇上亲自到来、力挺叶洛!”

    叶洛拥有如此势力,怎会拿不下两位殿下?

    再者、还有先皇遗诏!

    如今,这片天下、乃是叶洛的一半……

    他抢走叶家的商人、发展玉器轩,本想着将叶家踩在脚下,可现在他才知道、叶家有叶洛在,他永远都只能匍匐在叶家之下……

    他逐渐担心,叶洛回到叶家、会开始对付段家……

    ……

    短短半日,九王爷成为新帝、沧澜政杀害孩童炼丹、四皇子五皇子逼宫之事,传的沸沸扬扬。

    有人赞赏、有人怒骂、有人气愤……

    此时、秦家。

    下人们一边忙碌着、一边热闹的议论着……

    一座奢华的院阁内。

    座中,叶舒微怀抱着一名粉雕玉琢的婴儿,丫鬟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奶,微福着身子,笑道:

    “夫人,您看小公子不哭也不闹、喝了奶,便安心睡觉,多乖巧。”

    刚刚满月,便如同几岁的孩子般懂事。

    叶舒微轻拍着婴儿,唇角勾起一抹慈爱的笑容:

    “娘的好孩子,只可惜……”

    她眸光微沉:

    “只可惜,到现在为止,你爹未曾看过你一眼……”

    丫鬟脸色顿沉:“夫人……”

    自二少夫人得了失心疯,小公子过继到夫人名下起,公子便如同失去下落般,不知所踪……

    这一消失,便是五六日……

    “夫人,您别担心,待公子忙完、定会回来的。”

    叶舒微唇角微抿,她担心的不是他在繁忙,而是他数日未有消息、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那家客栈内,那名与秦慕衍有瓜葛的女人,亦是随秦慕衍一同、神秘消失。

    难道、秦慕衍丢下了她、丢下了秦家……

    她凝视着怀中熟睡的婴儿,目光深而复杂。

    院外,却是忽然响起一阵欢喜的声音:

    “三公子回来了!”“快去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