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918章 你给我等着!

    ……

    秦府,书房。

    桌案之后,秦父正襟危坐。

    地上、月东单膝跪地,话音在宁静的书房之中、缓缓扬起:

    “……主子救了青衣姑娘之后……青衣姑娘似是他国之人,身份尊位,遭受追杀、身中媚药……”

    之后、便到了这里。

    月东的话缓缓扬起、落下……

    这段时间来、这一切尽数道出,没有丝毫隐瞒。

    “如此说来……”

    秦父眼中有喜悦绽开:“青衣姑娘腹中之子,着实是我秦家之孙!”

    月东重重俯首:“正是!”

    “老爷……”

    门外,秦母按捺不住的大步走来:

    “老爷,如何了!”

    “夫人,好消息!”

    秦父连忙提身走来,握住秦母的手,微颤的手掌显露了他心中的激动:

    “是慕衍的!”

    “太好了!”

    秦母瞬时高兴的不能自已,眼中涌出泪、低声喃喃:

    “太好了……”

    自慕衍成亲以来,她便日日盼、夜夜盼,盼白了头发,却盼不出因果。

    如今,却有一个现成的孙子从天而降。

    太好了……

    “夫人,切莫高兴的太早。”

    秦父道:“还不知青衣姑娘哪里人氏、哪户人家?更不知其对慕衍的心意……”

    “老爷,你们男儿、当真是愚笨!”

    秦母按捺住心中的兴奋,道:

    “青衣姑娘若是不喜慕衍,怎会来看望慕衍?又怎会在得知怀孕时、不但没有抗拒,反而同意在府中留下?”

    更何况,慕衍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我们不妨去探探青衣姑娘的话,她腹中乃是我们的孙儿,不得马虎。”

    “好!快……”

    ……

    此时,秦府,一座安静的院阁。

    厢房内,床榻上,秦慕衍合着眼眸、静躺。

    床沿,青衣折身而坐。

    她包扎了伤口、换上了干净的衣裳,凝视着安睡之人、手掌却轻轻覆在腹部,微垂的眸中、漾着深邃与复杂。

    孩子……

    她的眼中溢出母性与慈爱,以及复杂:

    “娘一定会护住你……”

    她眸光微扬,望向秦慕衍,声线极沉:

    “多谢你救了我,既然我大难不死、活了下来,便会护住腹中唯一的血脉,护住卷土重来的唯一希望……”

    “求求你,再帮帮我……”

    她袖口微动,一只白色的瓷瓶缓缓抽出:

    “我不会伤害你……”

    她打开瓶盖、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缓缓喂入秦慕衍口中。

    “待孩子出生之日、便是你醒来之时……”

    青衣凝视他苍白的脸庞,脑中不禁涌现出某些画面。

    他救了她、亲自照顾她、她高烧不退、他便彻夜守着她……

    她的眼中不禁涌出一许愧疚、眼角溢出晶莹:

    “恩将仇报也好、忘恩负义也罢,上天要惩罚、我定然接受……可我的苦衷……”

    踏踏踏!

    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青衣连忙收起瓷瓶、拭去眼角泪水,站起身来。

    碰!

    门重重踹开,数道身影提步而入,来势汹汹。

    为首之人、正是叶舒微。

    青衣当即唤了声:“秦少夫人。”

    叶舒微直视她,扬唇:

    “伤口包扎了,人也看过了,还不走、想留下来用晚饭?”

    青衣顿时一哽,所有的话霎时堵住。

    为了孩子、她必须忍……

    她握紧双手,望向叶舒微,眼中带着一丝祈求:

    “秦少夫人,请你帮帮我,除了秦府、我没有任何可去的地方……”

    “帮你?”

    叶舒微冷视她:

    “给她取两百两银子,将人送出去!”

    “秦少夫人,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青衣神色有些窘迫:

    “我……能否在秦府留下……”

    叶舒微双眼顿眯,目光冷厉三分:

    “姑娘可知,有一句话叫、得寸进尺便该死!”

    “抱歉!”

    青衣连忙俯首鞠躬,眼中的请求更加强烈:

    “我别无恶意,只求一处安身之所,哪怕是下人、哪怕做丫鬟,哪怕干又脏又累的活,我都可以!”

    “求秦少夫人帮帮我!”

    她不能离开秦府!

    她的身份需要掩饰、孩子需要一个能够骗过所有人的身份……

    “帮?”

    这一帮,便是往府中塞女人、给慕衍纳妾?

    叶舒微冷笑:“我还没有开怀到这个地步!”

    任何阻碍她与秦慕衍的人,只有一个下场!

    “给我把她赶出去!”

    两名下人当即一左一右抓住青衣,强行向外拉去!

    “秦少夫人……”

    “我无意破坏您的家庭,我不会做任何出格之事……”

    “我当真有不能言说的苦衷,求你……”

    “这是做什么!”

    混乱之际,一道严厉的大喝猛然划破空气、就此插入!

    乍见,门外,秦父秦母一同出现。

    秦母一把挥退下人,护住青衣:

    “叶舒微,你在做什么?”

    “娘,我……是……”

    叶舒微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

    “是青衣姑娘想要离开,我、我送送她……”

    “够了!”

    秦父大步走入,望向青衣:

    “我不会让秦家的骨肉、流落在外,青衣姑娘既与慕衍有夫妻之实,不妨在秦府留下,该办的礼仪、秦家定会置办周到。”

    “爹!”

    叶舒微不敢置信:

    “慕衍还昏迷未醒,您竟相信一名来路不明的女人、还要给慕衍纳妾!”

    这怎么可以!

    “我秦家乃是百年世家,怎能做出这等毁去女子清白、却不负责之事?”

    秦父行至青衣面前,认真问道:

    “你可愿意嫁给慕衍?”

    “我……”

    青衣下意识望向叶舒微,却是对上一双愤怒至极的目光……

    她抿紧唇角,秦少夫人、抱歉……

    她闭上双眼,低声自嘴角溢出:

    “我……愿意。”

    “好!”

    秦父秦母因为青衣腹中未出生的孩子,高兴的连忙去置办相关事宜。

    叶舒微却是愤怒的红了眼:

    “你以为怀着一个野种、便能够取代我的位置!我告诉你、休想!”

    秦慕衍是她的!

    秦少夫人的位置是她的!

    她永远都是正室!

    “抱歉……”

    青衣目露苦色,手掌轻抚着小腹:

    “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不会做出任何不该做的事,只需一年,我必定离开……”

    “一年?”

    一日都别想多待!叶舒微冷冷扫过她:“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