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920章 去求沧澜夜

    叶洛此时什么都不想说,提步便走。

    “叶洛!”

    身后,突然响起的呼唤却是猛然止住她的步伐!

    叶洛驻足须臾,缓缓转过身来:

    “何事?”

    欧阳逸大步走来,步伐的急切、彰显着他此时的内心:

    “我父亲受五皇子蛊惑,才会受其利用,欧阳家族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还望你看在你我以往旧情的份上,能够放我父亲一马。”

    他满目急切与哀求:

    “只要你放了我父亲,任何事、我都能答应你!哪怕是将沧澜首富的位置拱手相让!”

    哪怕拱手让出家族,也只要父亲平安无事!

    一条性命、换沧澜首富,着实是一个极为诱人的条件。

    只是……

    叶洛扯唇:“这些事、为什么要来和我说?”

    这片江山、是沧澜夜的,手中握着决定权的人、亦是沧澜夜。

    她不过是被蒙在鼓里、替他平定残局的人罢了。

    现如今,这些事、她不想再操心。

    “叶洛,求你……”

    “这些话……去和沧澜夜说吧。”

    叶洛淡淡落下一句,转身提步,离开。

    欧阳逸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握起。

    事到如今、欧阳家族背负着勾结皇子、谋逆之名,想要活下去、便只有一条路可走……

    ……

    叶府。

    下人一如既往的守着门,不经意抬头时、却瞧见不远处、猛然走来一道白影!

    那是……

    四小姐!

    “四……九王妃回来了!”

    下人激动的冲入府内,大唤:

    “九王妃回府了!”

    振奋的声音扩散开来,犹如巨石击打水面,掀的整个叶府波澜荡漾!

    数名下人连忙跑向府外:

    “九王妃……”

    “参见九王妃!”

    几十名下人站成两排,目光激动、亢奋,溢于言表。

    府外,两抹身影更是急切赶来:

    “小洛……”

    只见,叶舒梦搀扶着叶长青、大步走来。

    见到叶洛的那一刻,叶长青的激动之情无法言喻:

    “小洛!”

    “四妹。”

    叶舒梦望向她,笑道:“你回来了。”

    四字落下、却在叶洛心中掀起波澜。

    望着带着笑容的下人们、目光真挚的叔叔,有史以来、第一次,她产生了回家的感觉……

    扫视众人,她抿着唇角,轻轻点头:

    “我、回来了……”

    叶长青连忙将人迎进府邸。

    下人们连忙去做晚膳、收拾九王妃的院阁,忙碌着……

    此时,前厅。

    下人上了三杯烹好的热茶。

    叶长青说不出矫情、寒暄的话,只是望着叶洛,一双沧桑的眼中布满欣慰……

    叶舒梦高兴:

    “四妹,父亲日夜记挂着你,你能平安归来,往后的日子里、必有大福。”

    叶洛扬眸、望向叶长青。

    叶长青霎时有一种心思被戳破的错觉,连忙解释道:

    “你祖母最疼爱小洛,小洛出事、百年之后,我无脸去见你祖母,故而日日忏悔……”

    上天庇佑、小洛无事。

    叶洛启唇、道:

    “叶家的店铺与生意,我已经命人恢复了。”

    “小洛……”

    叶长青又喜、又意外,更多的是理智:

    “那些商铺、本就是你的东西,日后、你管着便好。”

    叶洛不置可否,道:

    “叔叔若是身体康健了,明日便来上朝吧。”

    叶长青浑身一怔、不敢置信。

    他能重新上朝了……

    他以为叶家就此没落了,却因叶洛、叶家彻底改变!甚至比以前站的更高!

    这一切、都是沾了叶洛的光!

    望着女子认真的目光,叶长青连忙折身而起,跪地,行礼:

    “微臣谢王妃娘娘!”

    坚硬字音铿锵落下,男人的激动无法言喻……

    是叶洛改变了叶家,叶洛是叶家的骄傲!

    踏踏踏……

    院外,管家走来:

    “王妃,老爷,二小姐回来了。”

    “微儿?”

    叶长青站起身来,下意识望向叶洛。

    叶洛颔首:“让她过来吧。”

    “是。”

    管家当即去带人。

    不时,两抹身影走来,除却脚步声、还有哭泣声……

    “嘤……”

    “呜……”

    乍见,叶舒微在丫鬟的搀扶着,哭红了双眼:

    “爹,三妹、四妹……”

    叶长青心头一紧:“发生了什么事?”

    “爹……”

    叶舒微嘴一张、泪水却似断线的珠子般落下:

    “我……嘤……”

    “微儿,来,坐下。”

    叶长青拉着叶舒微,落座,关切道:

    “发生了什么事?快与爹说,爹定会为你做主!”

    “爹……”

    叶舒微悲泣着,肩膀抽抽噎噎、伤心欲绝、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叶长青担忧不已,当即望向她身侧的丫鬟,愠怒道:

    “你们是怎么照顾微儿的?”

    “老爷息怒!”

    丫鬟吓得噗通跪地:

    “是……是秦老爷……”

    “怎么回事?”

    “秦老爷要……要给秦公子纳妾……”

    “什么?!”

    叶长青当即追问:“秦公子醒来了?”

    “没、没有……”

    丫鬟脸色难看:“是……是有人趁秦公子昏迷不醒……便、便挺着肚子,来到秦府闹事,一口咬定腹中之子就是秦公子的……”

    “秦公子未醒、揭穿不了那女人的谎言,那女人便鸠占鹊巢、欺负二小姐……”

    “岂有此理!”

    叶长青怒然拍桌:

    “我叶家一朝失势,秦家竟如此欺人!”

    “爹……”

    叶舒微伤心哭泣:

    “您帮帮我吧,慕衍的父母期盼着孙儿、将那女子好生供着,再过不久、我便会成为下堂妇了……嘤……”

    “微儿莫哭!”

    叶长青爱女心切、当即起身:

    “我这便去找秦怀仁理论!”

    “爹……且慢……”

    叶舒微擦拭眼泪、目光微转:

    “秦父曾说、这是秦家的事,叶家管不着……女儿今日回来,是、是想求求四妹……”

    她霎时泣泪:

    “四妹,我们以前有许多争执与不愉快,我已经知错了,求求你、帮帮我吧……”

    九王妃出面,秦父定然不敢不听。

    她的家庭、她的一切希望,便尽在叶洛手中!

    叶长青不禁望向叶洛,眼中有急切、亦有几丝恳求:

    “小洛……”

    “叔叔与三姐不妨先离开。”

    叶洛漫不经心的靠着椅背:

    “我有话与二姐说。”

    叶长青与叶舒梦当即离开。

    厅堂内,顿时只剩两人。

    叶舒微走在叶洛身侧,声线沙哑的哀求:

    “四妹,如今、只有你能帮我了……”

    身为叶家人,叶洛自会帮她。

    只是,她扬眸望向叶舒微,忽然问道:

    “听说,秦易过继到你的名下?”

    “是……是的……”

    “那你可知,秦怀申一家人惨死之事?”叶舒微身子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