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964章 分明是想杀她

    语罢,林五走近内屋。

    叶洛立在灶台旁,睨视那没了身影、一片寂静的内屋。

    她未免有些太过睚眦必报?

    咕噜咕噜……

    锅中的水翻滚着、沸腾着,冒着浓浓的烟气。

    叶洛收回思绪,行至灶台前,添了一把柴火。

    待火烧的更加旺盛,她揭开锅盖,看着水被煮成墨绿色、还在激烈的翻滚着。

    忽然间、她不禁想起林五。

    林五一直以面纱遮脸,唯独露出一双眼睛在外。

    现在静下心来回想,虽看不清她的容貌,可那双眼睛、却似乎似曾相识……

    好像……在哪里见过?

    叶洛沉思、细细回想。

    究竟在哪见过……

    踏……

    踏踏……

    内屋,忽然走出一抹白色的身影。

    女子放轻步伐、悄无声息,目光却是直视叶洛的背影,她的眼中沉淀着一抹阴鸷、一抹阴沉、一抹阴狠……

    放轻步伐,走近、再走近……

    偌大的锅中,翻滚着一大锅滚烫的沸水,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各种药草被飞速煮熟、榨取出汁水。

    咕噜咕噜!

    雾气腾腾、热气直冒。

    锅旁,叶洛似出神般,认真的想着什么。

    林五直视叶洛的背影,缓缓行至她的身后……

    近在咫尺……

    望着滚烫的沸水,她缓缓抬手、对准叶洛的后背心……

    目光一狠、用力一推!

    千钧一发之际,叶洛猛然察觉危险,身子下意识一侧!

    唰!

    林五的手瞬间扑空,擦着叶洛的身子、整个人重重扑向锅中!

    叶洛眼疾手快的扣住她的肩膀、反手一甩!

    噗通!

    “啊!”

    林五被迫倒退数步,整个人撞上架子、摔倒在地。

    药材篓子筐子霹雳哐当坠地间,一根木棍划过她的脸颊、猛然打落脸上面纱。

    唰啦!

    面纱落地,叶洛顿惊。

    只见,那面纱之下……

    一张脸庞似被蚊虫叮咬一般、红肿不堪、肥胖至极,脸颊之上、更是布满青紫的斑点,一大块一大块、犹如胎记一般,深深印入皮肤之中,丑陋而骇人!

    整张脸除却那双眼睛、竟无一处完好之处!

    “我的面纱……”

    林五猛然捂住脸,如同无头苍蝇般惊慌失措的寻着面纱:

    “我的面纱……”

    “怎么回事!”

    不远处,不少神医谷子弟听闻动静、大步走来:

    “怎么这么乱?”

    “五师姐,发生了什么事?”

    “滚开!”

    林五惊恐的拾起面纱、背过身后,颤抖着手连忙戴上:

    “滚……都滚……”

    她背过身、捂着自己的脸,浑身发颤:

    “滚……”

    “五师姐……”

    “三师兄来了!”

    “师傅来了!”

    人群外,林五与杜长老大步走来:

    “怎么回事?”

    叶洛正欲出声,却被林五先发制人:

    “摄政王妃,我自知容貌丑陋、比不上你,可……”

    林五捂着脸,含泪的双眼怒视叶洛:

    “可你也不该如此羞辱我!”

    话音一落,猛然起身,撞开人群、悲愤的疾跑而出。

    “五师姐!”

    众人担心、几人更是连忙追去:

    “五师姐……”

    林五愤怒羞辱的跑走,可她义愤的话飘荡在空气之中、引人遐想、久久不散……

    摄政王妃刻意针对五师姐!

    叶洛顶着众人怀疑、愤怒、不满的目光,冷冷出声:

    “我若是有意针对,她还能活着走出去?”

    “……”

    众人顿时哽住。

    此言张狂、不屑、霸道,却又极为有理。

    摄政王妃眼下有求于神医谷,又怎会在此时、得罪神医谷呢?

    就算要得罪,又怎会让大家看见?

    可方才又是怎么回事?

    “好了、”

    杜长老上前几步、望着众人:

    “误会罢了,大家都散了吧,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去。”

    众人怀揣着疑惑、猜测的心理,一边离开、一边讨论: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离开。

    原处,顿剩叶洛与杜长老二人。

    叶洛还未出声,杜长老便道:

    “五儿生性偏激、睚眦必报,想来、是你之前的话、引起了她的误会。”

    “还望王妃切莫与她一般见识。”

    叶洛笑笑,究竟还是有个明事理的人。

    她问:“我看林姑娘脸上的斑,不似天然生成,能否告知是怎么回事?”

    “这……”

    杜长老微顿,字句委婉道:

    “此乃五儿的隐私,亦是她的痛处,我不便多言。”

    叶洛笑笑:“是我思虑不周。”

    没有再问。

    杜长老自然而然转移话题:

    “半个时辰后、为摄政王药浴,我先行准备药材、王妃还请自便。”

    叶洛点点头,拾起那些洒了一地的药草,方才提步离开。

    折过身的那一瞬,目光瞬间沉下。

    林五哪里是愤怒?

    方才、分明是想杀她……

    ……

    神医谷、竹屋、内,传来阵阵哭声。

    “嘤……”

    只见,座中,林五双手捧脸、嚎啕大哭:

    “呜……”

    “五师妹,别、别哭。”

    一旁,林三看着、不禁有些束手无策:

    “或许王妃不是故意的……”

    “我用了那么久……那么久的时间……”

    林五抽着肩膀、声音哽咽:

    “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事实……她却狠狠扒开我的伤口、撒上一把盐……”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她竟要这样对我……”

    “我不过是为摄政王针灸、碰到了摄政王的身子……她却想以此逼死我……”

    “五师妹、不得胡言!”

    林三连忙压低声线:

    “我相信王妃不是那样的人。”“那是怎样!难道是我揭开面纱、自取其辱吗?你知道摄政王这些年来、后院只有她一人吗?不是因为摄政王洁身自好,而是她手段高明!暗地里、不知做了多少见不得人

    的事!”

    “你怎能血口喷人!”

    “走!你走!”

    林五用力推着林三:

    “你们都被那张美丽的容貌迷惑了!不要管我!你走!”

    “五师妹……”

    “是我不好、是我心肠歹毒、是我故意陷害她!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林五愤怒大吼、犹如失控般用力推他:

    “走啊!”

    她愤怒的浑身颤抖、激烈的泪如雨下:

    “别来看我笑话!走!”

    她愤怒推促:

    “走……啊!”

    林三一把将人拥进怀中,紧紧抱住:

    “你失去理智了!冷静一点!”

    他抱紧她,深吸一口气:

    “无论你是何模样,都永远是我的五师妹!”

    “呜……”

    林五身子一颤,抱紧男人、嘤嘤大哭:“三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