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992章 进攻丰安城

    ……

    燕南。

    整个燕南内,士兵驻守,各大街道、各个位置,日夜巡逻、全面防护,气息严谨。

    然,此时、城主府内,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雅苑,春季、花开正盛。

    轩榭内,三抹身影坐在座中,品茶、赏花、喂锦鲤、聊天……

    “主子。”

    一袭黑袍的韩影放下茶杯,扬手指去:

    “您看,这燕南的锦鲤、竟是帝都内从未见过的品种。”

    “韩大人有所不知,这燕南临近南浔国,气候与南浔相近,这些锦鲤、乃是从南浔国引入。”

    解答之人乃是对座的一名中年男人。

    他约摸四十多岁,身着官袍,乃是继半年前、燕江水灾后的新任官员——莫敬元。

    主位之上,一袭墨袍的男人慵懒的靠着椅背,执着茶杯、浅酌:

    “啧……真是好茶。”

    “殿下,此乃今年开春最新鲜的春满楼,您若是喜欢、下官这便命人采摘、送往您的府邸。”

    “如此、有劳。”

    “殿下言重,此乃下官该做的!”

    沧澜夜放下茶杯,扬眸,墨眸扫视而去。

    假山流水、亭台轩榭、百花盛开、蝴蝶飞舞,好一幅安宁、静谧、祥和的画卷。

    只是……

    男人慵懒的侧着身子,撑着下颔,墨眸微眯:

    “有花、有景、怎能无佳音?”

    莫敬元猛地想到这一点,连忙起身:

    “下官这便去办!”

    不出一刻钟。

    轩榭内,美人起舞、婀娜多姿,乐声袅袅、如痴如醉……

    这幅享乐图犹如凝固在空气中般,尽数搬到另一个地方……

    “你说什么?!”

    书房内。

    桌案旁,一人噌然起身:

    “沧澜夜整日饮茶作画、小憩寻乐?”

    “是的。”

    暗卫单膝跪地,声音冷硬:

    “属下亲眼所见,沧澜夜整日纸醉金迷、毫无作战之状。”

    北宫战目光沉了沉,忽然挥挥手。

    暗卫会意,行了礼、便退下。

    书房内,顿时只剩三人:北宫战、沧澜岐、以及拓跋冠。

    “诸位、”

    北宫战望向两人:

    “关于此事,你们如何看待?”

    六日前,江心一聚,曾对他放下狠话的人,却是寻欢作乐、纸醉金迷,似乎并不将这场战争放在心上。

    究竟是放松他们的警惕、故意引诱他们进攻?还是……

    拓跋冠正襟危坐、双手环胸,静静的看着两人,并未作声。

    沧澜岐沉吟数秒,忽然双眼微眯:

    “他暴露了!”

    唰!

    高扬的声线瞬间揪住两人的心!

    “沧澜夜向来不近女色,且身怀严重洁癖。”

    沧澜岐沉声:

    “而方才暗卫所报,沧澜夜整日寻欢作乐、纸醉金迷,严重违背他的品性。”

    “你的意思是……”

    北宫战微怔:

    “他的故意如此?”

    “不错。”

    沧澜岐微眯着墨眸:

    “曾经,西疆国蒹葭公主自动示好,却未能靠近沧澜夜分毫,更何况是那些胭脂俗粉?”

    他薄唇轻扬,扯开一记冷然的笑:

    “他……急于误导我等,殊不知、太过急促的误导、只会……暴露!”

    他手掌轻扬,从袖中摸出一封有着黑色纸封、颇为特殊的信:

    “这是帝都的卧底送来的信。”

    拓跋冠眼角余光扫视而来,眼底疾速闪过什么……

    北宫战当即接过,取出信纸,打开:

    “燕南暗中埋兵……”

    瞪大双眼:

    “五万!?”

    燕南竟然藏着五万人!

    怪不得……

    沧澜夜故作松懈,引诱他们主动出击,一旦他们渡过燕江、定会被沧澜夜一举歼灭!

    “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

    北宫战五指一握,信纸猛地拧作一团:

    “所幸当初理智,并未中他的激将法!”

    “我们仅仅花了一个月,便从边疆攻到燕江,速度之快,沧澜夜算准了我们会渡过燕江、便在此设防。”

    沧澜岐沉声:

    “表面上、他只带了五千人,实际上、却是与我们打心理战。”

    五万人打五千人,这场看似胜率百分百的仗,谁愿意退缩?

    可谁又知,这五千人的背后,实则是五万人!

    “我们若是先沉不住气,便定然输了!”

    他终于明白,当初,沧澜夜为何会放出:一月之内,必定败敌的豪言!

    北宫战揉碎信纸:

    “五殿下认为,眼下、该如何征战?”

    沧澜岐眸光微垂,缓缓落在地图之上……

    在燕南与江宁的中间,由一条宽阔的燕江划分开来。

    若想抵达帝都,除却渡过燕江外,还有一条路……

    沿着燕江向上,绕到丰安城,再由丰安城攻向帝都。

    只是,这条远道会足足拖慢半个月……

    “既然沧澜夜料定我们不会走丰安城,那我们便……”

    他忽然扬手,指尖沿着燕江、径直向上滑去:

    “进攻丰安城!”

    望着地图,一道地图疾速在他的脑中形成。

    “沧澜夜想与我们耗耐心,我们便与他耗!七日后、故作沉不住气、主动渡江出击。”

    “在这七日内,我们仅留一万士兵在此,制造我们要进攻的假象,另外四万人秘密前往丰安城、一举攻城,定可打得他猝不及防!”

    他抬头望向二人:

    “北宫将军、拓跋将军,你们如何认为?”

    北宫将军沉思着、轻轻点头……

    此举甚妥。

    拓跋冠双手环胸坐着,颇有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势:

    “计划倒是不错,只是……”

    他睨视沧澜岐:

    “五殿下打算如何安排士兵?”

    “唔。”

    沧澜岐沉吟半秒,道:

    “渡河需要强壮的体魄,以及极佳的夜间视力,西疆国人身强力壮、且擅长夜中狩猎、灵敏矫健,依我之见、渡江诱敌最为合适。”

    噌!

    拓跋冠的手掌猛然握紧,眼中升腾起什么、却又被他瞬间压下:

    “然后呢?”

    “我知道将西疆的一万士兵尽数留在江宁城,有些为难拓跋将军,可西疆国优秀的战士、便应该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沧澜岐直视拓跋冠,目光微深:

    “为了战争的胜利,为了半个沧澜国土,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拓跋将军可要好好思虑。”

    “不用思虑!”

    拓跋冠站起身来,拱手:

    “五殿下之言、之魄力,在下佩服!”

    他握紧手掌、指甲深深掐入手心内,声音沉冷:

    “为了肥沃的沧澜国,为了拿下这座富饶的‘粮仓’,我定会拖住沧澜夜!”

    “好!”

    北宫战噌然起身,大气磅礴喝道:“北寒西疆如此同心,定能一举拿下沧澜,共赢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