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090章 秦易篇 招摇

    第1090章 秦易篇 招摇

    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皆怔住。

    这件事,是婉茹小姐……

    “小姐,我伺候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么能推我出去送死!”

    “你在胡说什么!”

    婉茹眼底闪过惊慌之色,又被她连忙压下:

    “管家,还不快将这贱奴拖下去!”

    “放开我!”

    小莲奋力挣扎着,愤怒的瞪视着婉茹:

    “小姐,你心虚了吗?做人怎么能这么坏!”

    这些年来,她侍奉着婉茹,尽心尽力、呕心沥血,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婉茹的事。

    婉茹经常发脾气、对她打骂、指责,她皆能忍下,可在这个性命攸关的时刻,她赔上性命,也要拉着婉茹去垫背!

    “是你吩咐我将滑油涂在台阶上,企图弄死明珠小姐,是你让人将装着滑油的罐子埋在冷院的大树下,那只毒娃娃、更是你命令我缝制的!”

    “闭嘴!”

    婉茹怒不可遏,眼中怒意犹如熊熊烈火、蹦射而出:

    “你这贱奴,死到临头,竟还敢污蔑主子!”

    “是否污蔑,小姐心中有数!”

    小莲愤愤不满的直视婉茹:

    “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坏事,可你呢,不但没有为我求情、为我说过一句话,反而推我出去背锅!”

    她实在太寒心了!

    小姐既然丝毫不顾及主仆之间的情分,那她也不必客气了!

    婉茹攥紧双手,咬紧牙关,忍住一刀捅去的冲动:

    “王爷,你千万不要听她胡说!她死到临头,想要拖我下水!”

    小莲重重磕头: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王爷,奴婢方才所言,没有半句谎话!”

    “你这贱奴!”

    婉茹气恼的冲了上去:

    “我打死……”

    噌!

    她的手掌扬到半空,便被一只纤细的小手握住。

    秦姝扣住她的手腕,似笑非笑道:

    “婉茹小姐这是狗急跳墙了?”

    “你!”

    “这一切,都是婉茹小姐命令奴婢的!”

    地上的小莲突然爬了起来,眼中涌出疯狂的狠意:

    “奴婢愿……已死为证!”

    话音一落,她猛然跑向一侧。

    众人还没有来得及阻拦,便听得‘嘭’的一声巨响,小莲重重撞上假山,鲜血顿时喷溅而出,血流当场……

    她的身子瘫软的倒在地上,胸口的起伏渐渐平缓,渐渐没了气息……

    下人们骇然的看着这血流满地的一幕,震然的说不出话来……

    婉茹脸色苍白、颇为难看。

    死人了……

    她纵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小莲的性子竟这般极端……

    秦姝目光微收,复而望向婉茹,唇角轻扯:

    “是你的无情、让她绝望了。”

    所以,她宁愿死,也要发泄心中的怨气。

    “我……”

    婉茹蠕动着唇角,望着那鲜血淋漓的一幕,声音有些发颤:

    “我……”

    秦易蹙着剑眉,扫视婉茹,墨眸内夹藏着几分肃冷之气:

    “通知礼部尚书,让他来看看、她教出来的好女儿!”

    “王爷,我是冤枉……啊!”

    男人冷冷甩袖,挥开婉茹,大步离开。

    “王爷……”

    婉茹跌坐在地上,望着男人冷然决然的背影,眼中顿时涌出氤氲水雾,声泪俱下:

    “我错了,别这样对我……王爷……挽儿知错了……呜……”

    低泣声飘散在空气之中……

    下人们望着这一幕,眼中没有丝毫的同情。

    “将尸体搬走、彻底清理,不得有丝毫瑕疵。”

    管家吩咐完,复而望向那跌坐在地的女子,顿了半秒,方道:

    “将婉茹小姐送回礼部尚书府。”

    两名下人当即走向婉茹,手刚一碰到她,她便敏感的用力推开:

    “我不回去!”

    她瞪视着所有人,通红的眼眶中涌出怒火:

    “我不走!我是易王府的人!我是王爷的女人!”

    “我哪都不去!谁敢碰我?我要了他的脑袋!”

    下人们顿时怔住,进退不得。

    秦姝睨视之,冷笑一声:

    “管家,还不快将人‘请’走!”

    “是!”

    管家得到王妃的支持,再加之婉茹有错在先,底气十足的扬声喝道:

    “还不快些!”

    下人们不敢有丝毫耽搁,当即一左一右的抓住婉茹的手臂,强势的将人往外拖去。

    “我不走!”

    “放开我!”

    “你们这群贱奴!放开我!啊……”

    在一阵激烈的挣扎与凄厉的惨叫声中,婉茹被迫架了下去,思涵的声音却飘荡在院阁上空、久久不散……

    地上的尸体与血迹很快便被清理干净,下人们神色各异……

    秦姝扫了众人一眼,没有多留,当即提步、去往书房。

    书房内。

    桌案之后,一袭墨袍的男人正襟危坐,正垂眸望着手中的折子,听闻推门声,没有抬头,便猜出了是谁:

    “何事?”

    他的字句略带淡漠,似在面对陌生人。

    秦姝关上房门,折过身子,缓步走向桌案: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

    男人抬眸扫来,墨眸内溢出一丝疑惑。

    秦姝直视着他,神情忽然认真几许,她一字一句、清晰的问道:

    “倘若我方才没有找出真凶,你……”

    话到嘴边,她不禁紧张,双手暗暗握起,眼中涌出一分期待:

    “你会按照府规、处置我吗?”

    男人眸子微凝,抓着折子的指关节紧了紧,只是须臾,淡漠启唇:

    “会。”

    刹那,女子的神情尽数僵硬在脸上。

    寡淡的一个字眼毫无情绪、甚至漠然的仿若陌生,回荡在耳边、如同压死她的一根稻草,压的她心头骤紧,就连呼吸都泛着些许疼痛……

    然,只是短短一瞬,她恢复笑容:

    “没关系。”

    她轻松的笑道: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却因为身居高位、身不由己罢了。”

    她扬着浅笑,笑容浅而甜美:

    “我知道,你并非喜欢那些女人,只是逢场作戏,我能够理解,那些女人我能应付,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让你为难。”

    女子笑的很甜,似在诉说着世上最好听的情况,更似一个天生只会笑的瓷娃娃,不会生气、不会皱眉、不会哭。

    乖巧、懂事、善解人意……

    可那双漂亮的黑眸却蒙着一层薄雾,隐约有些看不清……

    这一瞬,秦易的心头有些异样,却又被他暗暗压了下去,他有些躁动的合上折子,起身离开,绕过秦姝身侧时,沉声:

    “别再露出这样的笑容。”

    “为什么?”

    秦易侧眸睨视她,眸光极沉:

    “招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