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103章 秦易篇 带在身上

    第1103章秦易篇带在身上

    话音一落,顿时有两名下人走向秦姝。

    秦姝顿时蹙眉,极冷的目光凌厉扫去:

    “谁敢动我?”

    厉声骤起,压抑空气,迫人的目光更似一记刀刃,硬生生止住两名下人的步伐。

    她扫视一行人,冷凉的目光落在兰宜身上。

    四目相对,空气中,顿时撞击出无形的火花,将周围的空气更加压抑三分。

    她扬唇、冷声:

    “你似乎还没资格命令我!”

    她是易王妃,整个王府除却易王外,她最大。

    兰宜从容不迫的理着衣摆,淡淡扬声:

    “王爷不在府中,我为其稳定府内秩序,乃是义不容辞的分内事。”

    “哦?”

    稳定秩序?

    秩序哪乱了?

    秦姝睨视那床榻上的尸首,冷笑道:

    “我倘若要下毒,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她望向尸首那乌黑发紫的唇瓣,复而望向仵作,冷声问道:

    “你可看得出、她中毒多久了?”

    仵作看了尸首一眼,当即回道:

    “回易王妃的话,应当在三至六个时辰之内。”

    三至六个时辰

    秦姝看了眼天色,也就是说,思谦的死亡时间是昨夜至今早,在这段时间内,主子们都休息了、下人差不多也该休息了,若是想做些什么、倒也不会引起注意

    她再次问道:

    “那这噬魂花之毒,有何特性?比如、中毒多久会死?毒素涂抹在发簪上、能保持多久?”

    仵作仔细一想,道:

    “噬魂花乃是毒中至毒之物,一旦中毒,一刻钟内未解的话,必死无疑。”

    “将噬魂花提炼出来,涂抹在首饰上,其毒素会在半日之内挥发殆尽,佩戴首饰之人会在两个时辰内中毒身亡。”

    秦姝顿时眯眼:

    “这枚发簪是我五日前赏赐的,可思谦今日才死。”

    很明显,凶手另有其人。

    而凶手是在昨日给凤翎簪涂抹了毒药、从而害死思谦,嫁祸给她,只是,这毒药却用的漏洞百出,不怎么高明呐

    丫鬟跪坐在床边,擦着眼角的泪花,回想着近几日,红肿着眼眶哽咽道:

    “我家小姐很喜欢这枚凤翎簪,这几日来,一直戴着,舍不得摘下一刻。”

    她回忆道:

    “可昨晚小姐沐浴之后,忘了戴了,不过期间只间隔了短短一刻钟,便又戴上了。”

    秦姝顿时抓住了其中的重点:

    “中间这一刻钟,凤翎簪放在哪里?有谁进过这座院阁?”

    “凤翎簪一直放在小姐的厢房内,至于谁进来过”

    丫鬟红着眼眶想了想、似想不起,皱着眉再次苦想:

    “奴婢记不起了我家小姐说想第一时间看见王爷,便一直命人打开院门,任何人进出都能够很自由。”

    “”

    任何人都能进出这里,如果想要查的话,并非易事。

    秦姝垂眸,细细沉思数秒。

    门口处,管家忽然出声提议道:

    “这座院阁不戒严,可王府是严格的,任何出入府邸的人都有记录,毒药定然是从外面带进来的,只要一查、便能锁定可疑人。”

    秦姝眼眸微亮,附言道:

    “管家,你不妨带人将王府搜上一圈,看看能否搜到毒药。”

    “好!”

    管家当即点头:

    “事不宜迟,老奴这便去。”

    语罢,转身向外走去,一行下人连忙跟着管家离开。

    王府顿时进入戒严状态,严查开始!

    秦姝忽然道:

    “在一切未查出来前,任何人不得进出王府,不得动思谦的尸首。”

    她点了两名下人:

    “你们在此守着。”

    两名下人点头会意:“是。”

    秦姝说罢,这才提步向外走去,走出院阁,直向冷院而去。

    她忽然想起,上一次,有人将那罐滑油趁机埋在她的院落内,她必须警惕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王妃离开,下人们搜查着整座王府,院内的气氛压抑而冷然。

    厢房内,五六名女子坐着各自的位置上,时不时望向外面、时不时望向床榻上的尸首,静等着。

    明珠懒洋洋的倚靠着椅背,睨了眼思谦的尸首,摸着圆润的指甲盖,磨了磨、轻轻吹了吹,惬意的很。

    时间点滴流逝着

    不知不觉,便是半个时辰弹指即过,毫无消息。

    大家等的有些坐不住了

    明珠站起身来,扶着酸痛的腰,皱眉道:

    “兰宜姐姐,你们在此等着消息,妹妹腰疼、想先去休息休息。”

    兰宜一直正襟危坐、严肃如初,她扫了眼明珠,点头:

    “去吧。”

    明珠点点头,这才提步离开厢房。

    走出院阁,向着自己的院落走去。

    “小姐”

    院落内,一只小手悉悉索索的伸了出来,隐秘的招了招手:

    “小姐”

    明珠警惕扫了眼周围,见到周围无人,连忙大步走了过去。

    隐秘的角落处,丫鬟小玉正小心的藏着。

    明珠当即问道:“何事?”

    小玉小心的扫了眼四周,撩起袖子,只见,她的手中藏着一枚黑色的小瓷瓶。

    她压低声音,道:

    “小姐,这是噬魂花的毒,奴婢本想带出王府,可王府便突然戒严、无法进出,这东西藏在我们院阁,若是被搜出来,奴婢担心会牵连到您身上。”

    明珠霎时变了脸:

    “还不快扔了!”

    “小姐,外面都戒严了,奴婢一旦走出这座院落,便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明珠的脸色顿时难看三分:“那怎么办?”

    若是被查到是她,那这一切可都完了

    小玉眼珠转了转,主意顿时涌上脑海:

    “小姐,奴婢有一个法子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何不将这支瓷瓶藏在身上,再寻找机会带出府呢?”

    “什么?!”

    明珠顿时皱眉:

    “你竟然让我”

    “小姐,奴婢也是为您着想,若是被搜出来,奴婢死不足惜,可定然会牵连到您”

    小玉握紧手中的黑色小瓷瓶,沉声道:

    “您仔细想想,管家就算是将整座王府翻了个底朝天,也不敢来搜主子的身,没有比将它带在身上更安全的办法。”

    明珠听着这番话,目光不禁缓缓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