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104章秦易篇 是我做的

    整座易王府进入戒严状态,任何人不得进出,且待在各自的院阁内、不得擅自离开。

    管家带着下人,在王府内展开地毯式一般的搜索,每一座院阁、每一间厢房、每一个角落,任何角落都不放过。

    丫鬟下人们站在院子里,看着那些奔走严查的人,人人心思各异。

    究竟是谁下的毒?

    会查到谁的头上?

    此时,冷院,亦是气氛森严。

    银儿站在院门口,时不时望望院内、时而扫向外面的走道、时而望了望高墙,眼中打着十二分警惕。

    因上次的滑油事件,为了防止同等手段的陷害,她认认真真的盯着整座冷院,不敢有丝毫松懈。

    院中,秦姝静等着。

    不知不觉、一刻钟弹指即过,不远处,管家带着十几名下人大步走来,态度恭敬的颔首请示道:

    “王妃,所有的院落皆需同等严查。”

    秦姝点点头:“查吧。”

    管家当即扬手、挥了挥,十几名下人会意,当即四下散开,快步走向不同的方向,一一查去。

    厢房、偏房、耳房、院落、花坛草丛

    下人们搜寻的极其仔细,就连花坛里的土也都仔细的挑了挑、踩了踩,确认无误后、这才转移目标。

    半刻钟过后,下人们一一聚集在院内,对着管家轻轻摇头。

    管家会意,恭敬道:

    “王妃,打扰了,我们这便去下一处。”

    俯首示礼后,一行人退出院落,进入下一座院阁。

    银儿目送着他们的背影消失,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王妃,已经查完了,那幕后贼人休想栽赃陷害我们!”

    “别放松警惕。”

    秦姝拍着她的肩头,认真的叮嘱道:

    “在真相浮出水面前,不得松懈半分。”

    事关人命,一个搞不好,便会赔上性命,这个关头、不能松懈。

    “你在这儿看着,我去那边看看情况如何了。”

    银儿连忙郑重点头,打起警惕,继续守着冷院。

    秦姝拍拍她的肩,提步走出冷院,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方才行至拐角处,那方,一道娇小的身影正福身、对她行

    本章未完,请翻页

    礼:

    “奴婢见过王妃。”

    秦姝眼熟她,她是明珠身边的贴身丫鬟小玉。

    小玉福着身子,微低着头,低声道:

    “王妃,奴婢有要是禀报。”

    秦姝双眼微眯:“何事?”

    小玉警惕的扫了眼四周,忽然凑近秦姝的耳旁,低声耳语

    易王府,思谦院内,气氛极沉。

    下人们站在院中,兰宜等人坐在厢房内,思谦的尸首躺在床榻上,仵作守在床前,丫鬟红着眼睛低低抽泣,气氛压抑而森严

    院外,秦姝轻步走来,静候消息。

    不时,休息了大半个时辰的明珠在小玉的搀扶下,缓缓走进厢房、折身坐下。

    秦姝扬眸望向她,两双目光顿时在空气中撞上,迸射出一道并不友好的火焰。

    明珠扯着唇角、眼中折射着丝丝冷意,她倒是要看看,秦姝这回怎么脱身!

    两刻钟弹指即逝。

    院外,响起数道凌乱的脚步声,只见管家带着十多名下人回到院中。

    几十双目光落在管家身上,眼中带着迫不及待与探究,经过两个时辰的严查,究竟查出了什么结果?

    秦姝望向管家,问道:

    “如何?”

    管家立在厢房中央,先是低下头,再是轻轻摇头

    摇头、便是代表

    “王妃,老奴已经严查了近三日出入王府的所有下人,他们皆没有嫌疑。”

    管家道:

    “方才,老奴更是带人将整座王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任何毒药。”

    “若是有意要害人,哪还会留着毒药让你们查?”

    厢房内,一道悠悠的叹息声带着几许深意。

    这句话乃是出自珂儿之口,只见,她摸着圆润的指甲,意味深长的笑叹道: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还会留下把柄?”

    上一次,将滑油埋在树下,这一次、自然是要做的干净。

    秦姝沉眸,冷然扫视女子,冷声道:

    “在没有找出毒药的前提下,任何人都有嫌疑,你如此针对我,莫非、想要掩藏什么事实?”

    “你!”

    珂

    本章未完,请翻页

    儿顿时一哽,冷冷剜了秦姝一眼,嘴皮子倒是厉害!

    一旁,兰宜沉声道:

    “珂儿此言不无道理,近日来,除却下人,便唯有王爷与王妃出过府,这毒药难保已经被带出府、处理掉了。”

    “物证已经在此,还想查什么?”

    座中,明珠冷笑道:

    “王妃不妨尽早交待、坦白从宽,若是被人揪出来,到时候,可不会太好看!”

    管家沉着脸,这件事,恐怕还得等王爷回来处理。

    下人们心思各异,但他们更加相信眼见为实

    秦姝扫视着咄咄逼人的一群女人,眼中光芒波澜不惊:

    “看来,凶手的嫌疑非我莫属了。”

    废话!

    明珠站起身来、指着凤翎簪:

    “证据在此,王妃还能将其变走不成?”

    “不错。”

    秦姝下巴微扬,眼中涌出桀骜的冷意:

    “是我做的!”

    嘶!

    下人们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王妃竟然就此落落大方的承认了

    明珠眼中冷意一闪:

    “大家都听到了,管家,还不快将王妃押下去,等王妃回来处置?”

    “这”

    管家下意识望向王妃,眼中涌出犹豫,王妃虽然亲口承认、可他却觉得有些蹊跷

    “还不快些押下去?”

    “是。”

    管家不得不应了一声,指派两名下人过去。

    两名下人一左一右的扣住秦姝的手臂,当即抓着人向外走去。

    明珠冷视着这一幕,眼底光芒极寒。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一回,谁都护不了你!

    她抚着平坦的小腹,唇角冷扯,孩子,娘亲终于为你报仇了!

    忽然,眼角白光猛然一闪!

    她下意识抬起头来,便见秦姝挣脱了下人的束缚,猛然冲向她。

    重重撞上!

    碰!

    “啊!”

    明珠一个猝不及防,顿时被撞的跌坐在地、眼前直冒星星,发髻首饰被撞歪的同时,袖子内,一个什么东西掉了出来,滚落在地上。

    一只黑色的小瓷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