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105章秦易篇 这是在做什么

    “这是什么?”

    眼尖的人忽然发现了这只黑色的小瓷瓶。

    明珠眼中猛然滑过什么,顾不得仪态,连忙去捡,然而,一只白皙的小手已是先她一步、捡起了黑色小瓷瓶。

    “还给我!”

    明珠抬头,却是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

    “还来!”

    秦姝执着小瓷瓶,漫不经心的在掌心翻转一圈、把玩着:

    “究竟是什么东西,你竟然如此上心?”

    厢房内、院落内,众人投来好奇的目光。

    一般的普通物件,皆是由白色瓷瓶、或其他颜色好看的瓷瓶装着,这只通体漆黑的瓷瓶折射着冷光、让人一看便觉得不舒服

    明珠眼底深藏着一丝心虚,握紧双手,故作愤怒道:

    “这是我的私人物品,王妃有乱动的嗜好?”

    “哦?”

    秦姝挑了挑柳眉,好奇道:

    “用黑色的瓷瓶装着,会是什么好东西呢?”

    她扬眸,望向仵作:

    “你过来看看。”

    仵作愣了愣,当即提步走来,伸手去接。

    “不!”

    明珠猛然冲过来,伸手便抓去,秦姝眼疾手快的扣住她的手腕,反手用力将人推翻在地。

    仵作接过瓷瓶,打开一闻,脸色顿时乍变:

    “不好!”

    他快速合上瓶盖,从怀中摸出一粒白色的药丸服下:

    “这是噬魂花之毒!一旦吸入过多、必死无疑!”

    嘶!

    众人刹那倒吸了一口冷气,噬魂花之毒竟然藏在明珠小姐的身上

    刹那,众人望向明珠的目光顿时震惊复杂。

    秦姝回头,望向那跌坐在地,脸色乍然难看黑沉的明珠,唇角轻扬:

    “找到凶手了,该如何处置?”

    管家沉着脸色,道:“赶出王府,交由官府处置。”

    明珠的脸色顿时难看。

    一旁,仵作附言:

    “杀人偿命,自是一命抵一命。”

    明珠的脸色再难看三分

    秦姝扬眸、睨向一旁的几名下人:

    “还不快押到官府去?”

    “不”

    明珠怔然摇头,便见两名下人大步走向她、伸手抓向她,她惊恐的向后退去:

    “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是我!”

    她慌措的拍打着下人的手,极力向后退去:

    “不是我做的!人不是我杀的!”

    她不要离开易王府,她不想死!

    这一切根本就不是她做的!而是

    她的目光忽然扫视到一抹纤细的身影,连忙扬手指去:

    “是她!”

    手指所指之人、正是小玉。

    “毒是她买的、人是她杀的!这一切与我无关!”

    此事顿时牵扯到丫鬟小玉身上。

    小玉连忙噗通跪地,满脸惊慌:

    “王妃,奴婢根本不知明珠小姐在说什么,请您明察!”

    “你!”

    明珠怒指小玉,却是猛然明白了什么。

    小玉劝她将毒药藏在身上

    王妃突然撞上来

    这一切

    “你们你们早已算计好了!”

    她恍然大悟的指着二人,怒不可遏:

    “你们设下圈套、故意引我入套!小玉,这些年来,我待你不薄,你竟然陷害我!”

    小玉磕着头,满目坚毅道:

    “王妃,奴婢方才过来时,发现明珠小姐行踪鬼祟、更是往袖中偷偷藏了什么东西,便特来向您禀报,没想到,她竟然就是杀害思谦小姐的凶手!”

    说来,她怒道:

    “没想到明珠小姐竟如此心狠手辣!杀害了思谦小姐不说,还想要嫁祸于您!请您一定要严惩此事、以正王府秩序!”

    “你!”

    明珠望着突然变了说法的小玉,却已经中了她的奸计。

    愿以为她为她出主意、是真心想帮她,没想到确实想害死她!

    “你这个贱人!”

    她怒的冲了上去,高高扬起手:

    “这一切分明就是你做的,你还敢狡辩!”

    啪!

    “啊!”

    一巴掌重重挥下,小玉整个人被打倒在地,嘴角泛血,脸上更是快速浮起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是你说王爷包庇王妃,为我腹中惨死的孩儿打抱不平,特想出一记借刀杀人的主意,没想到、你竟然卖主求荣!”

    明珠愤怒的抓起小玉的头发,巴掌重重的扇去:

    “也是你说毒药带不出去,要我藏在身上,从而躲避管家的追查,过几日再寻找机会处理掉,这一切的主

    本章未完,请翻页

    意都是你出的!”

    “现在你竟敢反咬我一口!我打死你!你这个贱人!”

    啪!

    “贱人!”

    啪!

    “啊!啊!”

    明珠愤怒的犹如发了疯一般,揪住小玉便重重扇耳光。

    小玉被打蒙了,眼前直冒星星,被骑坐在地上,连连痛呼惨叫。

    众人望着这一幕,震惊的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素来高雅的明珠小姐,此时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犹如泼妇一般

    一时之间,只听得巴掌声、惨叫声不断响起,凄厉的犹如杀猪一般。

    “贱人!”

    明珠怒气冲冲:

    “我打死你这个贱奴!”

    “啊!救救命”

    小玉被揪的头发凌乱、整张脸更是肿如猪头一般,口水与血水一并流下:

    “王妃救命!”

    立在一侧的秦姝似方才回过神来般,当即扬声: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她们拉开?”

    “啊?快!”

    下人们反应过来,连忙冲了上去,拉住两人,强行分开。

    “贱奴!”

    明珠怒的甩开下人,愤怒的再次冲上来,高高扬起巴掌:

    “我打死”

    嘭!

    手到半空,被一只纤细白净的手掌握住。

    秦姝扣住明珠的手腕,冷视着她,声音更冷:

    “丫鬟已经交代了一切,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她在胡说!”

    明珠气得两眼发红:

    “她在陷害我!我是无辜的!”

    小玉抚着剧痛至麻木的脸庞,吞咽着口腔内的血水,沙哑着声音哭道:

    “小姐,奴婢伺候了你这么多年,你自己犯下的错,却要推奴婢出去送死!奴婢只好以死证明清白!”

    说罢,她拔腿便向外跑去,朝着一根丹红的墙柱、重重撞去。

    “拦下她!”

    “快!”

    下人们惊慌的连忙冲了上去,拉住小玉。

    “放开我!”

    小玉声音带着哭腔:

    “让我去死!我宁愿死、也不想被冤枉!放开”

    “这是在闹什么?”

    院外,一道薄凉的声音划破空气,冷硬扬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