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107章 秦易篇 七岁之前

    第1107章秦易篇七岁之前

    冷院。

    厢房内,房门关着,里面的光线有些暗,桌前,可见一名女子跪在地上。

    女子头发散乱、衣衫凌乱,脸部更是肿胀如猪头一般,肿大的嘴角口水与血水混合在一起,画面血腥,看起来极为凄惨。

    “王妃”

    她望着座中的女子,口齿不清的呜呜着:

    “奴婢本以为明珠小姐失去孩子、是个可怜人,可没想到她竟然心狠手辣的杀了思谦小姐,还眼不眨心不跳的将这一切推到奴婢身上,奴婢实在太寒心了。”

    她认真的说道:

    “而您则不同,您哪怕身负骂名、也能够泰然处之,面对阴谋诡计、皆能聪颖的迎刃而解,您是这个府内最聪明的女人,奴婢愿誓死效忠王妃!”

    她当即磕头,重重扬声道:

    “奴婢愿为王妃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效忠的声音重重落下,飘荡在空气之中,久久回响,似在宣告着她的忠心。

    立在一侧的银儿眉头微蹙,眼中闪过一许嫌恶之意。

    座中,秦姝端着茶杯,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复而扬眸、望向那跪地之人,扬唇笑道:

    “你很聪明。”

    意味深长的四个字似带着某种深意,然,不等小玉多想,秦姝又笑道:

    “我身边正缺你这等聪明伶俐的人手,你若是愿意的话,便在冷院留下吧。”

    “谢王妃!”

    小玉高兴的连连磕头:

    “多谢王妃!奴婢定不会让王妃失望!”

    秦姝轻点下颔:“银儿,去安置一下她。”

    银儿皱紧了秀气的柳叶眉,王妃怎么将这种卖主求荣的丫鬟留在身边?

    她心有疑惑与不满,可是也没有多说,当即带着银儿离开了。

    两人离开,厢房内,顿时只剩秦姝一人,空气中漾着安宁的气息,好生安静。

    人一旦安静下来,便爱胡思乱想

    明珠、思谦、王爷

    自她嫁入易王府以来,府内便没有消停过,这件事解决了,可她却又预感,这些糟心事并不会就此结束

    她揉着眉心,有些疲惫的叹了一声。

    现在的生活与她从前想象的背道而驰,她想过的从不是这样的日子,可一想到王爷,她又忍了下来。

    只要有他在,她能够忍受各种不喜欢的种种。

    不知不觉,两刻钟弹指即过,紧闭的房门被轻轻推开,银儿走了进来。

    “王妃,小玉已经安置好了。”

    她的声音闷闷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她的所有情绪与心思皆写在了脸上。

    秦姝抬头望向她,轻笑:“怎么了?”

    银儿扁嘴、没好气的冷哼一声,她怎么了、王妃难道不知道?

    “王妃,依我看,思谦小姐的死虽然与小玉无关,可她却出卖了她的主子,将自己的人留在身边、真的好吗?”

    万一哪天反咬主子一口

    秦姝唇角轻扬,意味深长一笑:

    “谁说思谦的死与小玉无关了?”

    银儿一怔,王妃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

    猛然想到什么,她的脸色陡然大变:

    “难道”

    “嘘!”

    秦姝牵起她的手腕,拉着她坐下,笑道:

    “咬人的狗,拴在身边看着,总比整日提防着,岂不是放心些?”

    银儿神色复杂,她没想到不过,小姐的话着实在理,日后,她一定会打起十二分警惕、好好盯着小玉!

    “让你打听的事,如何了?”

    银儿正起神色,点点头,道:

    “我从府内下人们的口中问了些话,王爷身份显赫、出身尊贵,且又有老将军父亲,一路走来皆是顺风顺水,似乎没有什么仇人。”

    没有?

    秦姝眉头微蹙,示意银儿继续说。

    银儿整理着打听到的消息,缓缓道来:

    “老将军常年驻军在沙场,王爷便是在沙场出生的,直到六七岁时,才回到帝都,封了王爷、赏了府邸与封地,数年来,年少有成,官运亨通、民心极高。”

    易王的身份非同一般,老将军为父、辰王为友,明面上,谁敢贸然招惹?

    秦姝沉思着:“那他七岁之前,可有消息?”

    银儿偏着脑袋想了想:

    “听说,王爷七岁之前一直在沙场,被保护的很好,府里的下人们都不知道有关消息,不过听说他的母亲是位来自边疆的普通妇人。”

    “普通妇人?”

    “对。”

    银儿点头:

    “老夫人身份不明、来历不凡,下人们暗暗揣度,说是老将军征战时,偶然与老夫人产生了情愫、有了孩子,后来才迎娶过门的。”

    秦姝撑着下巴,微眯起双眼,认真的思索着。

    凭借着秦易尊贵的身份,谁不是对他笑脸相迎、阿谀奉承?

    可在晚宴之上时,她却清晰的看见男人眼中充斥的恨意,那么强烈、那么深沉、那么骇人

    他在恨谁?

    他的过去发生了什么事?

    有什么东西、是被他忽略的?

    他的过去如同谜一般,挑起了秦姝的好奇心,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拨开这团迷雾、去看看最真实的他。

    她沉吟数秒,忽然道:

    “你再去打听打听,王爷七岁之前在沙场都做了什么?或是发生了什么事?”

    “好。”

    银儿点点头,认真道:

    “我这便去。”

    福了福身子,提步便向外走去,抬头拉开门,却猛然瞧见一道颀长华贵的墨影。

    “王爷?!”

    银儿瞳孔猛缩,这一瞬间,吓的魂儿差些飞出去。

    秦姝连忙起身,极力保持淡然无事的模样,莞尔一笑:

    “王爷,你来了。”

    秦易扬眸、扫视二人,墨色的眸瞳深邃如井,夹带着一许打量,锐利的目光如鹰、似能看穿一切的伪装。

    银儿微低着头,目光不安的四处闪了闪,眼角余光瞧了王妃一眼,当即福身:

    “王妃,奴婢告退。”

    语罢,快步离开厢房。

    秦姝扬着温和的浅笑,提步走来:

    “我去沏茶。”

    “不用。”

    男人收回目光,声线微沉:

    “收拾收拾,本王带你出去走走。”

    秦姝猛然一怔,眼底滑过喜色,连忙应道:

    “我现在便能去!”

    “带上丫鬟。”

    “咦?为什么?”

    “带上。”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