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300章 沧澜华篇 离鸢国

    第1300章 沧澜华篇 离鸢国

    穿过几座山脉、便可遥见一座城池挺拔的坐落,城墙高大、拔地而起,城门上深深的雕刻着二字——凤都。

    这里是离鸢国的国都凤都,亦是离鸢国中最繁华的地方。

    沧澜华翻身下马,牵着马儿顺利入城,迎面扑来阵阵热闹的繁华气息。

    大街小巷之上,满是行人百姓,小贩吆喝、妇人谈话、小孩跑闹,一幅幅画面糅合在一起,格外热闹喧哗,引人侧目。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习俗映入眼帘,陌生而又充满了趣味。

    沧澜华扬眸扫视着,目光淡然,一连穿了三四条街道,看着不同的文明风俗,他逐渐的发现些许不同。

    在这里,送孩子上学、买菜做饭的乃是男人,逛街游乐的也是男人,就连青楼内也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男人,女人落落大方的走进去,左拥右抱……

    大街上,男人居多,女人居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曾听说过,离鸢国是一个男女比例极其失调的国家,更是女尊男卑,如今看来,他似乎隐约感受到了。

    他扫视着四周的同时,亦是有不少人在看着他。

    男人们投来羡慕的目光,女人们则是爱慕、垂涎、甚至舔着嘴唇,眼中的光芒丝毫不遮藏,落落大方的落在沧澜华的身上,似志在必得一般。

    也是,满大街的普通百姓,突然走来一位肃冷倨傲、格外突兀清冷的男子,怎能不引起注意?

    沧澜华自然而然的忽视身边的种种目光,不急不缓的向前走去,走着走着,忽然察觉迷了路。

    他扫了四周一眼,斟酌须臾,颇为礼貌的牵过旁边的一位妇人,低声问道:

    “打扰一下,请问皇宫怎么走?”

    妇人停下脚步看向他,眼中顿时涌出邪恶的深光:

    “小哥,你去皇宫啊……皇宫里人可多着呢,你虽有这番姿貌,可不一定能入女皇的眼。”

    她搓着双手,盯紧男人的脸庞,垂涎的几乎要淌下口水:

    “可你若是跟了我,我便保你吃香喝辣,是我唯一的心肝小宝贝!”

    话音一落,她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

    沧澜华剑眉微蹙,扬眸冷扫了妇人一眼,体内骤然迸射出一道无形的气息,妇人的手掌刚一碰到他的手臂,顿时被诡异的弹了出去。

    “啊!”

    飞出数米,重重的摔了个狗啃泥,瞬间引得无数百姓的侧目注意。

    “快看,这不是恶霸王大姐吗?凭借着家中有几个钱,专挑有姿色的男子下手。”

    “后院都已经养了七个男宠了……”

    “今天碰上硬茬了,看她以后还怎么得瑟……”

    有人指指点点、有人轻声私语,有人走了过来,好心的指了个方向:

    “公子,你穿过这条街,一直走、一直走,便可见到皇宫。”

    沧澜华扫了一眼:“多谢。”

    他牵着马,冷然的绕过妇人,提步离开,原地,留下一群人继续窃窃低语着什么……

    按照此人所指的方向,行走了约摸一刻钟,果然见到了一座金碧辉煌、拔地而起的皇宫。

    宫门大开,重叠的宫殿一排排散步开来,一眼望不到尽头,豪华奢侈至极,宫内的一砖一瓦、一寸一毫,布局摆设,皆华贵的价值不凡,惹人生羡,女兵们穿着统一的着装,手把配剑,昂首挺胸的笔直站立着,守卫着皇宫,冷气蹦射,令人不敢轻易靠近。

    此时,皇宫门外可谓是热闹的紧。

    不少年轻貌美的男子陆续走来,递了块什么牌子,便得到允许,进入皇宫。

    这些男子年龄逐一不同,打扮的貌美不凡,着装妖冶不一,一眼望去,煞是养眼。

    沧澜华走了过去,士兵按照惯例,伸出手:

    “资格牌。”

    什么资格牌?

    沧澜华不明白,从袖中摸出了一块玄色的玉珏,递去。

    士兵懒洋洋的接过,低头一看时,顿时瞪大了双眼,震惊又尊敬的看向面前之人:

    “公子,您乃是玄天大师的关门弟子——沧澜公子?”

    沧澜华轻轻颔首。

    士兵连忙双手递还玉珏,恭敬的伸出左手:

    “女皇已经等候多时了,沧澜公子,请随我来。”

    沧澜华扫了附近的男人们一眼,跟随在士兵的身后,提步走了进去。

    附近,不少年轻美貌的男子投去疑惑的目光,士兵竟然对此人毕恭毕敬?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们的脸色很不好看:

    “我们都是凭借实力、公平竞争,此人竟然收买了士兵,企图走后门……”

    “这真是太过分了!”

    “待到面见女皇时,我定要揭穿他的丑陋面目!”

    宫内。

    士兵领着人,进入深宫时,又由男侍领路,朝着更深的宫内走去,约摸两刻钟后,方才在一座偌大的宫殿前驻足。

    男侍进入汇报,须臾便走了出来,恭请沧澜华入内。

    沧澜华会意,提步向内走去,进入宫殿,便见四周一片繁华之景,然,他已在沧澜国的皇宫待过不少时候,见到这些奢华时,并未多觉何异,行走间,倒是听到一阵轻柔娇媚的嬉笑声。

    他扬眸,望去。

    殿内,主位之上,一名约摸二十出头的女子慵懒而坐,容貌冷冽突兀,狭长的丹凤眼内暗藏威严锐气,身着一袭墨黑色的锦衣华服,青丝高挽,妆容深沉,周身散发着不容揣测的上位者气息。

    几名男人围绕在她的身边,窝在她的怀中、挽着她的手弯、柔弱无骨般的靠在她的肩头,一张张俊朗的面庞上皆布满了深情、沉醉之色。

    女子左拥右抱,勾着手指挑起怀中之人的下巴,一个吻毫不客气的印了上去。

    “唔!”

    男人圈住她的腰身,瘫软在她的怀中,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眸,喘着粗气道:

    “皇,轻点,妾身快要喘不过气了……”

    女子微微抬头,薄唇印在他的唇角,低笑:

    “小妖精。”

    男人脸颊一红,更为娇羞……

    殿外,沧澜华寡淡的看着这一幕,踱步走进,冷淡扬声:

    “沧澜华携师尊之意,特来拜访离鸢国女皇,女皇万福金安。”

    女子闻声,抬头望去,眸瞳微缩,眼中骤然滑过惊艳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