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8. 女仆与夜宵

    门反锁着,夏煜不能打开,他用力踢了两下,无人应答。

    又雪要是得到了手机,不可能完全不提这件事,不用说,手机一定是被谁拿去了,至于是被谁,只有夏东阳有着可能。

    又叫了两声男人的名字,夏煜还是没有得到应答。

    夏东阳一定在房间,他的鞋还在外面,以他的财力,也不允许他在外开房睡觉。

    离开门前,夏煜来到了客厅阳台,他看向主卧的阳台。

    主卧阳台距离客厅阳台有半米的距离,由于天气闷热,窗户开着。

    爬上窗子,夏煜伸手抓住了主卧的窗沿,翻了进去。

    他一眼就见到了夏东阳,男人手里抓着一根擀面杖,正透过门缝向外看。

    来到他的身后,夏煜一脚就踢了上去。

    “哎哟!”趴在门上的夏东阳惨叫一声,急忙转过了身。

    见到夏煜,他先是茫然了一下,有些惊慌,然后他看了眼手里的擀面杖,惊慌的神色消失,他举起了擀面杖。

    要是没有从黑猫的身上得到灵巧,夏煜还要手忙脚乱一点,费一些功夫,被打两下才能制服夏东阳,但此时的他,已经不是之前的他。

    躲开了擀面杖,夏煜伸手抓住了夏东阳的手腕,用力一扭,就将对方按在了地上。

    “等等等等,我错了错了!”

    没有理会他的求饶,夏煜一拳打在了他的腰上。

    夏煜更想朝着脸打,但考虑到对方可笑的自尊心,还是做了一些让步。

    “手机呢?”夏煜问。

    他现在有些紧张,他是昨晚将手机放在又雪的桌子上的,也就是说夏东阳昨晚就拿了去,这些时间足够他销赃。

    夏煜虽然可以揍他一顿,但没有办法让他掏钱赔偿。

    好在夏东阳还没有来得及处理手机。

    “在抽屉里抽屉里!”男人老实交待着。

    打开电视柜子的抽屉,夏煜见到了手机盒,盒子里,手机和配件完好无损。

    收起手机盒,夏煜再次来到夏东阳的面前。

    “以后不许进又雪的房间。”他警告着男人。

    “你不也是直接进去的!”夏东阳嘴硬着。

    “我能,你不能!”

    见到夏煜捏起的拳头,夏东阳闭上了嘴。

    夏煜又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在他的目光躲闪起来后,打开门走出了房间。

    从地上爬起身,夏东阳捂着腰,龇牙咧嘴着。

    他的脑海里,浮现起一个问题:那小子是从哪进来的?

    他看向夏煜袭击他的方向,见到了自己没有关好的窗子,和窗子旁边的客厅阳台。

    这他娘可是四楼啊!

    不过再厉害也是老子的儿子。

    使用精神胜利法,夏东阳缓解了压力,他来到床边,取出药水,熟练的涂着腰部。

    在他涂完之后,客厅里传来了开门声。

    那是又雪回来了。

    “哥哥,你的橡皮。”女孩将橡皮交到了夏煜的手上,又将剩下的钱掏了出来,“还有钱。”

    “钱就给你了。”夏煜收下了橡皮。

    “谢谢哥哥。”又雪愉悦的眯起眼睛,她的零用钱,都是夏煜在给。

    “还有这个。”夏煜将手机盒递了过去。

    接过手机盒,又雪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她打开盒子,见到了里面的白色手机。

    “哥哥最棒了!”抓着手机,女孩抱住了夏煜。

    摸了摸又雪的脑袋,夏煜被夏东阳破坏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得到手机的又雪,迫不及待的回到卧室,进行操作。

    过了一会儿,她又跑了出来。

    “哥哥,可以教我吗?”女孩苦恼着。

    给又雪进行了开机设定,夏煜先下了一个企鹅聊天,创建账号后添加了自己的号,放在家人分类,然后开始下载一些别的必要软件,教起女孩各种用法。

    到了下午四点,又雪的兴奋才过去。

    回到房间,夏煜自己玩了一会儿,六点,他准时登录了游戏,上了安思瑶的身。

    眼前一片黑暗之后,他见到的是一架黑色的钢琴。

    此时,他正在钢琴室里。

    “你回来啦!”安思瑶带着惊喜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

    这种回家一般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迟疑了一下,夏煜回了一个嗯。

    “昨天你有事的吗?”安思瑶问起夏煜昨晚没来的原因。

    “昨天仪式不小心出了一点问题。”夏煜随手弹起钢琴,熟悉着手感。

    “没有事情吧?”少女的话语里带着担心。

    “没有事情,就是不小心把月球炸了。”夏煜随口说。

    “别想骗我,昨晚明明有月亮的!”安思瑶为自己识破了夏煜的谎言而开心着。

    “是我那个时间点的月亮。”夏煜又随口补充了一个设定。

    安思瑶沉默下来,她没有办法判定夏煜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来吧,开始教学。”夏煜催促着少女。

    五个小时后,他伸了一个懒腰。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他有些饿了。

    之前两次,他就在这个时间点感觉到了饥饿,但因为刚开始玩身体交换游戏的兴奋,忽略了这份感觉。

    “怎么叫女仆?”夏煜问向安思瑶。

    “手机里有程序,点一下就行。”少女指点着夏煜。

    一分钟后,夏煜之前见过的女仆,来到了钢琴室。

    “给我弄点吃的。”夏煜说。

    “小姐,营养师的给您的定制的饮食里,没有夜宵。”女仆的态度冷淡。

    夏煜慢慢放下了按动琴键的手掌。

    钢琴室里,一片寂静。

    咚——

    夏煜盖上了琴盖。这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女仆的心脏一纠,随即夏煜转过来的冰冷视线,让她的身子颤抖起来。

    “我、我现在让厨房做。”女仆慌慌张张的出了房间。

    轻笑了一声,夏煜打开琴盖,继续着练习。

    这一世,因为父亲夏东阳是一个混混,他之前可没少和混混打交道,他知道怎么利用面部表情和气氛,给人压力。

    从慢慢停下手,到突然合上琴盖,再到沉默注视,是一套心理战术,中间少了一环,就不能起到效果。

    这一套程序的缺点是过程太长,而且极度依赖于双方不对等的关系,不如黑猫的恐吓技能方便实用。

    过了一会儿,女仆端来一碗粥,畏畏缩缩的退了出去。

    “你好厉害。”安思瑶羡慕着夏煜恐吓女仆的本领。

    “是你太软弱了。”夏煜吃着粥。

    少女转移了话题:“你今天的进步好快。”

    她的话语不是奉承,夏煜感觉自己的手指灵巧了许多。

    他现在,已经可以生疏的弹奏这个世界的名曲,古达练习曲了。

    在他吃完后,女仆过来收拾了碗筷。

    退出房间前,女仆瞥了眼夏煜的背影,在心中想着:

    女仆长马上就要回来了,看你能对她什么样!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