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20. 即将完成的舞娘

    “欢迎回来。<a href="http://www.kan121.com" 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千千小说网<a href="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a>”少女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嗯。”夏煜的面前,是熟悉的钢琴。

    将手指放在钢琴上,他感叹着这阔别了两天的触感。

    他先开始弹奏古达练习曲,熟悉手感。

    古达练习曲不是一首优美的曲子,也不是一首激昂的曲子,它的魅力,在于它生动的展示了一个年轻人,踏上新道路的心灵历程。

    第一部分是好奇与愉悦,踏上新道路的年轻人虽然遭遇了一些挫折,但在努力后,他很快克服了这些困难。

    第二部分是迷茫与愤怒,年轻人遭遇了大的苦难,他苦苦求索,不断尝试,也没有办法度过难关。

    第三部分是平常与淡然,终于克服了苦难后,年轻人回首一路来的风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情绪波动,他的技巧已经熟练,往日的悬崖峭壁,此刻已经是闲庭漫步。

    一曲演奏完毕,夏煜放下手,感叹着自己技艺的精湛。

    他本来只是想要做个钢琴师在街角的咖啡店卖艺,本质目的是钱,但现在他感觉自己有些喜欢钢琴了。

    这也许是因为他进步的太快,产生的我是天才的错觉误导了他,但至少他的确是得到了一些乐趣。

    休息了几秒,他在道具里使用了五倍经验卡,练习起教宗的舞娘。

    四个小时后,安思瑶惊叹的说“你比之前进步的更快了”

    夏煜露出笑容,对五倍经验卡的效果,他十分满意,以这个速度,再过一天,他就可以学会这首曲子,开启钢琴师生涯了。

    “要吃点东西吗”安思瑶又问。

    少女的话,让夏逸有些诧异,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少女提议他吃点东西的话。

    “是什么”夏煜问。

    “白玉团子。”

    “吃”合上的琴盖,夏煜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嗯,再过两分钟,女仆就会送过来的。”见到夏煜高兴的面色,安思瑶也开心起来。

    “你让女仆提前准备了”夏煜诧异着,他以为软弱的少女,不会好意思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试着说了一下,没有想到东姨立即答应了。”安思瑶的话语里带着感激。

    要是以前,她提出吃这种饭后甜点,一定会被拒绝并且教育一通,然而现在女仆长什么也没有说,就开始了准备。

    而且,原本女仆长给她安排的,周一周三插花、周二周四钢琴,周三周五绘画,周六学习的晚间课程,现在她也完全不用理会了。

    “你可以多提一些要求,那些女仆只是女仆,你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她们应该围着你转。”

    说完,夏煜又想到了学校的事情。

    他问“你在学校怎么样误会解开之后,那个冯雨沫没有再找你的麻烦吧”

    “没有。”安思瑶摇了摇头,她犹豫了一下,没有告诉夏煜她感觉那两姐妹看她的眼神有点怪的事情。

    想到那两朵姐妹花,她又有些忐忑起来“你喜欢瘦瘦的,有点像男孩子的女生吗”

    她描述的,是冯雨佳。

    “这种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怎么了”夏煜没反应过来安思瑶说的是谁,任谁也不能联想到只见了一面,还是使用别的女生身体见面的人。<a href="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a>

    他还以为安思瑶说的是她自己,但在低头打量了一下身体之后,发现少女不符合瘦瘦的这个条件。

    安思瑶虽然没有特别出彩的部位,但身体曲线十分完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古典美人。

    “那你喜欢个子小小的,就像是初中生、小学生一样的女生吗”安思瑶又问起冯雨沫。

    “一般。”夏煜回答。对可爱系的女生他不排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喜欢。

    “那上面两个一起呢”

    “”

    还能一起的吗

    “一般吧”夏煜不能肯定,这种事情,还是要具体女生具体分析,但看概念是不行的,“我对特殊身材没什么兴趣。”

    “嗯。”安思瑶开心起来。

    这让夏煜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少女“嗯”了一声是什么意思,正常的回复,不应该是“哦”之类的吗

    在他疑惑的时候,房门被敲响,女仆长端着一碟丸子,来到了钢琴室。

    使用竹签吃着白玉团子,夏煜的味觉得到了满足。

    “我可以让厨师每天都做。”安思瑶小心翼翼的说。她这句话里,有着一些自己的小心思,怕被夏煜发现。

    夏煜有所察觉,但没有放在心上。

    “好。”他回答说。

    吃完丸子,他继续练习着钢琴,到了凌晨两点,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打了一个哈欠,夏煜从床上爬起身,房间里一片黑暗,但有着夜视的他,可以轻松的看清屋子里的样子。

    坐在书桌前,他拿起两支笔,放在一只手掌上转着,另一只手上则玩着手机。

    到了五点,他见到楼下传来了动静,喝得有些脚步踉跄的夏东阳,进入了楼道。

    不一会儿,开门的声音响起,夏东阳进入家里,又进了卧室。

    到这里为止,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在夏东阳上来后,楼下围过来的几个男人,让夏煜有些皱眉。

    五个男人聚在一起,向着夏煜家所在的楼层指手画脚着,其中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花臂。

    盯着那头花臂看了一会儿,夏煜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来到了楼下,见到了那五个男人。

    “喂,你们做什么”

    突然出来的夏煜,吓了那五个男人一跳。

    他们很快就骂骂咧咧起来,其中四个男人围上夏煜,想要给予精神上的压力,但被那头花臂拉开。

    花臂也算是夏煜的熟人,不然的话,虽然有了灵巧的他感觉自己可以打得过这五个人,也不会贸然下来。

    这些无业青年打一架无所谓,夏煜可还要注意一些影响。

    “他和烤串那帮人关系好。”花臂劝住了自己的同伴。

    “怎么回事,你们到我家做什么”夏煜问向花臂。

    “没什么,就是你老子惹了一些麻烦。”花臂说。

    “他惹得事,你们来我家做什么,我可要报警了。”掏出手机,夏煜威胁着。

    “别别别”花臂有些慌张起来。

    现在已经是法治社会,严厉打击黑恶势力,他们这种在别人门口晃悠、还有着案底的家伙,警察一抓一个准。

    “我们现在是有正规的公司的,是正规的员工,我们就是过来看看,考察考察”

    除了花臂之外的四个男人,也露出棘手的神色,他们只是吓吓夏煜,夏煜认识花臂,小区里又有监控,他们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行了,看也看了,走吧走吧,要堵那家伙就去他工作的地方堵,别来我家”

    夏煜挥了挥手,又问“对了,他是惹了什么麻烦”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好像是龚总那边的事情。”

    让五人离开,夏煜回到家里,踢开了夏东阳的房门。

    夏东阳已经从窗户那里见到了情况,他老实的认错“我会让他们以后不要过来的。”

    “你这次又惹了什么事”夏煜随口问了一句。

    “问题不大,就是有点棘手。”夏东阳不愿说出真相。

    夏煜也没有多问,紫琅到底也是一个二线城市,那些家伙最多折磨折磨夏东阳,牵连不到他和又雪的头上。

    而且夏东阳总能找办法度过难关。

    又警告了夏东阳一番,夏煜离开了他的房间。

    “哥哥。”开着门,偷看动静的又雪叫住了他。

    “没事。”摸了摸女孩的脑袋,夏煜说。

    刚刚夏煜下去后,又雪在客厅阳台见到了夏煜和那五个人对峙的场景。

    早些年,治安还不是这么好的时候,她见过的一些事情,让她有些害怕。

    “我可以和哥哥睡吗”女孩问。

    “好。”看着又雪有些惊慌的神色,夏煜回头看了夏东阳的房间一眼,都是因为夏东阳,又雪才担心受怕。

    可惜他还不能拿夏东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