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39. 和又雪出家

    校长还在等待,夏煜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他先答应下来。<a href="http://www.1kanshu.cc" 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要是感觉不合适,就陪跑一次好了,反正自己没有什么损失。

    夏煜走后,语文老师来到校长旁边:

    “校长,你真准备给夏煜搞个华大推荐啊!”

    语文老师并没有怀疑校长的能力,学校里别的老师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校长的老婆,就是华大的一个名誉校长。

    校长哈哈哈的笑了两声:“我说的是能有个成绩,再给他要个推荐,这个成绩,起码得是前十的水平,他怎么可能拿得到前十!”

    “你这个坏家伙!”语文老师笑骂着。

    “行了,你也别在我这了,去改你的报告去!”

    语文老师回到办公室,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修改报告,又匆忙赶到夏煜的班级,上最后一节课。

    讲台上,他看了眼下面的夏煜,叹了口气。

    被校长忽悠的孩子啊,以为全区的大赛会那么简单吗?

    他和校长都以为,夏煜是乐观估计了全区大赛的难度,才会被华大推荐打动,但实际上,夏煜已经将这份难度往更深的地方估算了。

    对自己能否取得好的成绩,有着安思瑶的夏煜没有一丝怀疑。

    现在让他头疼的是,全区的大赛,一定会具有很大的关注,到时候一定会有人过来问自己是什么时候学的钢琴,到时候自己怎么解释?

    上一个女孩子的身学会的?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安思瑶很可能会因为这个比赛,而找上他!

    毕竟他的钢琴都是在少女那里学的,都是在少女那里练的,少女不可能听不出来。千千小说网<a href="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a>

    就是换上小提琴,也一样。

    自己的隐蔽性是第一位,夏煜已经有了退意。

    到时候上去随便弹两下应付一下吧。

    下定了决心,他又好奇的在网上搜了搜这个比赛。

    相关的消息和新闻还挺多,只是夏煜之前从没有关注。

    点开官方的公告看了看,他将视线锁定在了奖金上。

    第一名奖金一百万,第二名五十万,第三名三十万,剩下的前十十万。

    看着那一百万,夏煜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一个亿,以后也会有的。

    再说一百万也不多,紫琅市一套二手房就得百万起步。

    舒缓了一下心情,他普通的开始摸鱼,放学后普通的向着打工的咖啡店走去。

    刚下地铁,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打来电话的是又雪。

    这让夏煜有些奇怪,女孩从没有在这时候打电话给他过。

    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心中一沉,夏煜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又雪带着哭腔的声音。

    “哥哥,爸爸他……”

    “怎么了,那家伙被谁打了?”夏煜第一反应是夏东阳出了问题,作为一个有着无聊自尊心的人,夏东阳和谁起了冲突,他都不奇怪。

    “不是,爸爸不见了。”又雪的声音带着哽咽,因为太过伤心,她一时不能说到重点。

    “我现在回家,你慢慢说。”夏煜转身又上了地铁,“他不见了不是好事吗?哭什么?”

    “可是有人过来说爸爸把房子卖了。”又雪已经开始哭了起来。

    夏煜却是松了口气。

    虽然他没有料到夏东阳已经禽兽到卖房跑路的地步,但只是房子的话,问题不大,没了房子就搬出去住好了,正好远离夏东阳,省得他总是吓又雪。

    要是以前做收银员的时候,这对夏煜是一场大灾难,毕竟既然夏东阳已经跑了,每个月的伙食钱和学费什么的,也一定不会再给,他收银员的工资一定撑不住。

    但是现在,一个月一万的他,已经比大部分的紫琅市民月薪要高了。

    不过,他现在身上只有两千,还得找店长借一些。

    保持着和又雪的通话,夏煜发了一条信息给店长,告诉他自己有着突发情况,今天去不了。

    店长很干脆的回了一句ok。

    下了高铁,夏煜直接打了一辆车来到自己家楼下。

    进入楼上,他见到了正站在门前的又雪。

    女孩抓住了夏煜的手,她现在已经不再惊慌,但对生活了十来年的家突然就没有了,还是有些沮丧。

    拍了拍她的脑袋,夏煜看向了正在看房子的一群人。

    夏煜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不是什么正经人。

    “他们和你说什么脏话了吗?”夏煜问向又雪,要是女孩回答是的话,他不介意修理他们一顿。

    “没有。”又雪回答。现在国家正整顿社会风气,谁都不敢乱来。

    让又雪待在外面,夏煜走了进去。

    “哟,哥哥回来啦。”客厅里,一个男人对夏煜吹了一个口哨,“你爸把房子卖了,听你妹说他人也失踪了,你要不要住到我家去啊,我房间床很大的。”

    其余的三个男人笑了起来。

    夏煜没有回应,他来到男人面前,一拳把对方撂倒在地。

    剩下的三人立即跳起身,想要上前打架。

    虽然不是打不过四个人,但门外还有着又雪,夏煜没有冲动。

    他举着手机对四人说:“你们动手,我就报警,相信记者很喜欢中学生兄妹两被四个恶棍赶出家门的新闻,再加上我和我妹有上镜,呵。”

    四人,尤其是被夏煜打了的那一个,涨红了脸,爬起来就要还手,但被同伴们抱住。

    “冷静冷静!”

    “上新闻我们就完了!”

    “淡定淡定。”

    打击了四人的嚣张气焰之后,夏煜开始询问:“夏东阳那个家伙是怎么把房子卖给你们的?”

    夏煜感觉其中有些蹊跷,夏东阳虽然不称职,但到底还算是一个父亲,这么多年没有丢下他和又雪不管,怎么突然就卖房潜逃了?

    四人不想理会夏煜,但又被夏煜以同样的借口威胁。

    “我们只是借贷公司,他用这件房子抵了一百万,剩余的事情我们不知道。”其中一人说。

    “不,你们知道。”夏煜踏步向四人走着。

    四人有些惊慌的看着靠近的夏煜,怕他动手。

    但是,他们作为坏人的尊严,又不让他们后退。

    来到之前被自己达到的男人面前,夏煜拉住他的衣领。

    “唉你干什么,我都说了我不知……”

    没等他说完,夏煜就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现在你知道了吗?”夏煜使用了恐吓。

    四个人惊恐的看着夏煜,除了被他拎着的男人,剩下的三人不禁后退了一步。

    他们开始思考自己和夏煜,到底谁是恶党。

    “听说他是被巩瘤子坑了。”男人将实情说了出来。

    放开对方,夏煜揉了揉额头,巩瘤子他知道,一个赌鬼。

    夏东阳虽然混,但还算比较有原则,除了色之外的两样,一点儿也不沾,没想到这次居然智商欠费,被巩瘤子下了套。

    没有再说什么,夏煜走进卧室,拿起行李箱,将自己和又雪的衣服装上,又将黑猫抱上,走出了家门。

    接过夏煜递过来的黑猫,又雪回头看了一眼阳台上的洗衣机。

    夏东阳签的合约,不只是房子,还有房里的所有家具,夏煜不知道这个合约违不违法,但他知道,要是他将洗衣机拿走,他就从有理的一方变成了无理的一方,这四个男人可能就会做出不好的事情。

    走在路上,夏煜和又雪都没有说话。

    夏煜早有计划从夏东阳那里搬出来,失去房子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麻烦事,但他和又雪这样灰溜溜的离开家,而且原因还是巩瘤子那个家伙坑骗了夏东阳,让夏煜有些愤怒。

    巩瘤子知道他和又雪的存在,也知道夏东阳的为人,他知道骗夏东阳卖房后,夏煜和又雪会怎么样。

    而且看夏东阳直接消失来看,巩瘤子坑他的,还不只是房子的一百万,不然他不会直接跑路。

    之前花臂过来踩点,和夏东阳的异常,已经预示了将有事情发生,只是没想到夏东阳这次栽的这么惨。

    要不是他换了咖啡馆工作,此刻还不知道能怎么办。

    有仇不报不是夏煜的性格,他在心中盘算着怎么给巩瘤子来点回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