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46. 否认三连

    一道清脆的响声在走廊里回荡,女仆捂着脸,靠在墙边,怔怔的看着安思瑶。<a href="http://www.travelfj.com" target="_blank">www.travelfj.com</a>

    “记住你的身份。”在女仆碰到的地方掸了掸,夏煜迈开脚步,继续向前走去。

    穿过走廊,来到宴会大厅,他一下子注意到了安思瑶的后母。

    那是一个比安思瑶也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女人有着一张网红脸,和惹人注目的身体。

    她的名字叫罗雅丽,原本是安天封的秘书。

    在罗雅丽的旁边,还有着一个大概十岁的小男孩。

    那就是安天封的儿子。

    拿着礼盒,夏煜向着罗雅丽走去。

    罗雅丽的旁边,正围着一群贵妇,她们远远的见到安思瑶,并在安思瑶还没有到来之前,小声说着话。

    “那就是前妻的女儿?”

    “不受安总喜欢,以后也就随便嫁个人吧。”

    “她身上穿的是不是和安夫人差不多?”终于有一个人发现了要点。

    “不过,还是安夫人更加具有气质。”

    “这种成熟的味道,年轻人怎么学的来?”

    罗雅丽微笑着听着周围人的追捧,但在夏煜越来越靠近之后,她的欢喜慢慢消失不见。

    周围的贵妇们,也停止了吹捧。

    她们看清了安思瑶的模样。

    少女穿着一件白色简洁的晚礼服,脚步稳重,面无表情,目光凌厉。

    看着安思瑶,她们好像见到了一只猛虎一般,这种感觉,她们只在自家威严的老公身上体会过。

    这是恐吓的效果。

    少女走的更加进了,众人可以见到她如玉一般的脸颊,和被晚礼服包裹的出众身材。

    贵妇们虽然会吹捧,但还有着自己的矜持,要是安思瑶和罗雅丽没有什么差距,或者差距不怎么明显,她们还可以昧着一点儿良心,但是这样光彩耀眼的安思瑶,和只是普通漂亮的罗雅丽,差距太大。

    周围男士们的视线,也体现了这一点。

    路过她们旁边的时候,夏煜扭头扫视了他们一眼,一群人统统避开了视线。

    “生日快乐。”夏煜将礼盒递到了罗雅丽的面前。

    “啊、谢谢。”罗雅丽略带慌张的接过了礼盒,这更加让她显得不如。

    没等她再说什么,夏煜就离开了这里,前往了放点心的桌子。

    过了好一会儿,一种贵妇们才回过神来。

    “安夫人,你这女儿很有气质啊!”一个贵妇感叹说。

    “嗯,就是不懂事了一点。”罗雅丽强笑说。

    “反正只是一个女儿,你可是给安总生了一个儿子。”一众贵妇们,又围绕着罗雅丽的儿子说了起来。

    不同于她们,罗雅丽却是心有顾虑。

    一开始,刚刚成为安天封妻子的时候,她花上了一段时间讨好安思瑶,后来生了儿子才逐渐不客气了,所以她对安思瑶也算了解。

    要不是知道安思瑶没有什么双胞胎姐妹,她绝不会相信刚刚的那个是安思瑶!

    那个丫头一直是一副逆来顺受的软弱样子,哪里会这么强势?居然还穿了一件和自己样式差不多的礼服,女仆没有阻止她吗?

    还有,在送完礼物之后,应该立在原地让我说两句话才对!

    连妈妈也没叫!

    罗雅丽的心中有些不安,她又看向了安思瑶,却是见到安思瑶和焦和豫五人在一起谈笑风生。

    本来只是有些不安的罗雅丽直接慌张起来,安思瑶什么时候和焦和豫他们关系这么好了,她想要干什么!

    之前她都是在藏拙?为的就是不懂声色的接近焦和豫他们,掌握安家集团的年轻一代?

    现在,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要正面开始战斗了吗?

    上流社会的女儿,心机果然深沉恐怖!

    贫困家庭出生的罗雅丽,陷入了巨大的阴谋论中。

    夏煜并不知道他给罗雅丽带来了怎么样的惊慌,他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和焦和豫他们说着话。

    点心的味道清淡,带着一丝甜味。夏煜刚开始吃的时候,有些不习惯,但两个吃下去,便被这个美味吸引。

    “这个也不错。”沈笑雯将一块糕点塞到了夏煜的嘴里。

    “总是吃点心做什么啊。”焦和豫端起一个装火腿的碟子,递到了夏煜的面前。

    剩下的三人也纷纷递上食物。

    他们的行为,让周围的客人们惊讶起来。

    他们也陷入了和罗雅丽同样的思考中。

    罗雅丽生下的,是安天封的儿子,照例应该是儿子继位,但是安家女儿,又和其余大股东的子女关系亲密,再加上女儿是原配所生,安家的下一代继承人,到底会是谁?

    不过,这个问题只是稍稍在他们的脑海中闪烁了一下,安天封正在中年,距离退休还早。

    抱着未雨绸缪的思想,一些人开始让自己的孩子们加入到安思瑶的圈子中去,这让偷偷观察的罗雅丽更加慌张。

    而夏煜只感觉吵闹。

    那么多人围上来,他已经不能好好享用美食。

    好在那些家伙都知道分寸,没有过多纠缠。

    没有等到晚会结束,在吃遍了晚会里的食物后,夏煜就出了大厅。

    八小时过去,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是凌晨一点,他是下午五点过去的。

    伸了一个懒腰,夏煜坐起身,看了一下自己的各项数据。

    首先是技能。

    然后是游戏点。

    “???”

    每次游戏回来,都会有一行小字提醒夏煜获得了多少游戏点,但夏逸没有仔细看,没有想到居然攒了这么多。

    前两天看的时候,还只有三百八十来着,一分钟一点来算,加上这两天的游戏,应该是140,怎么多了两倍?

    是因为这两天遭遇了大排档事件,和晚会事件吗?

    只要经历事件,就能多拿游戏点?

    那么自己经历了徐幼香的死亡事件,怎么一点没涨?

    不是经历事件的话,又是因为什么?

    信息不足,不能进行推断。

    他暂时放下了这件事。

    今天已经到了周五,晚上和母亲约好过去的时间,所以今天的游戏机会,要早点儿用掉才行。

    正好今天下午安思瑶坐飞机回蓬莱市,再去蹭一份鱼子酱吃。

    冯雨佳(伸手摸着安思瑶的肚子):瑶瑶,你最近是不是吃的太多了?

    安思瑶: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