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60. 水之都

    从安思瑶那里回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夏煜稍微歇了歇,就来到了孔晗月的家里。<a href="http://www.sthuojia.com" target="_blank">www.sthuojia.com</a>

    一进门,孔晗月就抱住了他“煜煜,你也太厉害了吧!”

    夏煜猜测着,一定是钟云馨那边的事情,传到了孔晗月的耳边。

    果然,孔晗月说的就是钟云馨的事情。

    “我今天接到泽泽的电话,听说了馨馨的事情,又找馨馨几个同学问了一下,才知道你已经把馨馨解决了!”

    孔晗月的眼中带着崇拜,也不管夏煜是她的孩子。在夏煜小的时候,她也都是这样。

    被后辈崇拜令人兴奋,但被长辈崇拜就有些别扭了。

    要是孔晗月不是自己的老妈,而是妹妹女儿什么的就好了。

    不过,孔晗月的目光下,夏煜很快忘了对方是自己长辈的事情。

    伸出手,他摸了摸孔晗月的脑袋,就和摸又雪一样。

    “你是怎么做到的?泽泽说馨馨说是一个同学的找上了她。”孔晗月又好奇起来。

    想到了之前和夏煜的约定,孔晗月又补充说“我可什么也没有告诉泽泽!”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知道了。”夏煜没有回答。

    “那那个女生是怎么对付馨馨的?这个总可以告诉我吧?”孔晗月想着,她以后也使用同样的手段对付钟云馨,让对方乖乖听自己的话。

    “能有什么技巧,就是打骂恐吓。”夏煜知道孔晗月的心思,他露出笑容,“你可以试试。”

    孔晗月沮丧起来,打骂恐吓什么的,不是她会的事情。

    她最擅长的敌对手段是无视,无视对又雪有效。

    对钟云泽说不定也有用,不过钟云泽也是一个听话的,不会被敌对。

    夏煜又看了一眼孔晗月,寻常不相关的人,在听到打骂恐吓之后,也会关心的问一句打成什么样了,但孔晗月一点儿问的意思也没有。

    她只拿钟云馨当做一个任务,根本不关心钟云馨。

    想到这里,夏煜又开始钦佩起孔晗月的亡夫来,亡夫也是有先见之明的,立下了那样的规矩。

    不然钟云泽不好说,钟云馨是一定会被孔晗月丢下不管的。

    按照法律,婚姻内获得的财产,孔晗月能分得一份,但孔晗月根本没有,不知道那个亡夫是使用了什么样的法律手段。

    听了夏煜疑问,孔晗月解释说“他的股份没有放在他自己的名下,而是放在一个别的什么机构里,所以不算婚内财产。他在公司里给自己发工资,一个月只有三千块。”

    “……”

    果然有钱人不是傻的。

    放下了这件事情,夏煜和孔晗月一起进入了古筝室,继续学习。

    “对了,煜煜帮了妈妈这么大一个忙,必须要有奖励才行!”孔晗月又兴奋起来,“你想要什么?妈妈还偷偷藏了一百五十三万,可以给你用五十万。”

    她有些心疼,这一百多万,她可是想方设法才捞到手的,在亡夫还在的时候,为了防止他发现,就是自己也不敢动用一下。

    “等妈妈的股份到手了,再给你买一个大大的房子,泽泽那个小子不够细心,妈妈以后还是和你一起住,正好给你带儿子。”

    解决了钟云馨的事情后,孔晗月已经开始展望未来“不要养女孩儿,都不听话,尽给人添麻烦,还是儿砸好!”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先学古筝。”夏煜说。

    对于孔晗月刚刚说的,夏煜唯一在意的就是“和你一起住”这句话。

    自家妈妈当然得到自家来,钟家两个家伙又没有一分一毫的血缘关系。

    “那妈妈给你存着,等你去了华大,就给你买辆车。”孔晗月将事情定了下来。

    她又严肃的对夏煜说“这五十万只是一个添头,妈妈真正要奖励你的,是另一样东西。”

    看着她神秘的表情,夏煜好奇起来。

    “你等等。”说着,孔晗月出了古筝室。

    五分钟后,她抱着一个小方盒子回来。

    她将盒子交给了夏煜。

    这是一个铁盒子,上面还有着花纹和字

    『东宫饼干』

    “……”

    宝贝藏在饼干盒里,也是一个常规的操作,不足为奇。

    带着期待,夏煜打开了饼干盒,见到的是一张复印纸。

    纸上,是一个简谱,顶部上印着三个字

    『水之都』

    拿着曲谱,夏煜翻来翻去看了看,一脸疑惑的看向孔晗月“这是什么?”

    “我们孔家秘传的古筝曲,只有当家可以学习,原本是要等我仙逝,才会给你的东西。”孔晗月神色骄傲。

    “???”

    “你居然还藏着古筝曲不教我!”拉过孔晗月,夏煜一手压住她,另一只手捏着她的脸。

    “唔!做老师的,不都是要有着一两个压箱底,轻易不穿的秘技吗!”孔晗月据理力争。

    “别狡辩,还有没有别的了!”

    “还有一首钢铁意志。”

    “还有呢?”

    “月亮的眼泪是给泽泽压箱底的,你有另外一首。”

    “你以为你是武侠小说里的老师傅呢!还一个徒弟分一个绝活!”

    在夏煜压迫下,钟云馨将自己所有的曲子,都交了出来。

    曲子不重要,网上都有,但孔晗月要是教导的时候藏上一手,夏煜也不能察觉,让她交出曲子,就是让她教的时候老实一点。

    看着师傅给自己的孤本曲谱,被夏煜拿在了手上,孔晗月委屈起来,她一边说着欺师灭祖、大逆不道,一边教着夏煜。

    夏逸学的是水之都,水之都是一曲平静的调子,夏煜听着孔晗月的示范。

    在琴声中,他感觉心中的城市,一点点被水淹没。

    城市消失,喧闹远去,水面宁静。

    一切烦恼杂念,都随着那城市,被水掩埋。

    真是一首好曲子。

    想到孔晗月居然还准备偷藏着,夏煜又掐了一下她的脸。

    学到晚上十点,他坐着最后一班车,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早上,他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的打开房门,进入浴室洗漱。

    洗漱完毕,他伸了一个懒腰,坐在了餐桌上。

    等到又雪将面包和培根端上来,夏煜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十月八号,上学的日子,颜薇不在。

    这一周,每天早上起来都能见到颜薇,突然没了还真有些不习惯。

    将培根夹在面包里,夏煜咬了一口就皱起了眉。

    培根煎的有些老了,面包切的有些厚了。

    要是颜薇就不会犯这种错误。

    在又雪看过来之前,夏煜迅速调整了表情,吃下早饭,向着学校走去。13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