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65. 法兰老狼

    两个校长说了几句话,就坐了下来。<a href="http://www.sthuojia.com" target="_blank">www.sthuojia.com</a>

    这是一次比赛的同时,也是一次音乐会,台下满满的坐着人,夏煜还见到了自己的语文老师。

    语文老师坐在了校长的旁边,他递给夏煜一张卡“衣服在后台衣柜里,这是卡。”

    这次比赛,是要录像放出的,本地新闻也会给几个画面,所以形象很重要,夏煜现在穿的休闲服,不能上场。

    接过磁卡,夏煜道了声谢。

    “谢到不用了,你到时候能把那个马冯干掉就行了。这可是我们校长的执念,不赢一场他死都不得安生。”语文老师说。

    “是冯马。”校长纠正了名字,但对语文老师后面说的话并没有否认。

    不知道他和二中校长年轻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个故事,说是仇人又不像,反而像是老友。

    “那个冯马的妈妈,是马晓。”校长又对夏煜说,“你也不用有压力,能弄个前三名,拿到晋级名额我已经很开心了。”

    马晓是一个还算知名的钢琴师。

    “你的天赋不错,比赛结束后,我可以带你去见见马晓。”校长以为夏煜准备在钢琴这一条道路上走下去,所以说。

    但夏煜只是拿钢琴做一个来钱技能,参加比赛也只是想拿到厂商的任务报酬而已。

    而且,夏煜只准备在初赛,最多二赛上弹一下钢琴,到了后面,他就准备开始弹古筝。

    之所以还弹一弹钢琴,是因为他看出来,校长对钢琴有所独钟,之前的赌注,估计也有很大部分是因为钢琴。

    在他进入了最后的决赛后,他弹钢琴的事例也一定会被扒出来,不如大大方方的展示出来。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他现在的水平大概是lv3的临界点,只等将剩下的钢琴曲学会,就能突破到lv4,这些天他在咖啡馆里不断练习,将弹奏水平压到了lv3中流的状态,还改去了一些小习惯,换上了别的习惯。

    安思瑶又不属狗,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认出他来。

    反思了一下计划,确定没有漏洞后,夏煜抬起头,比赛已经开始了。

    一共有二十三人参加比赛,他的号码是二十三。

    台上,三个评委已经就位,他们不是音乐大学的教授,就是知名的音乐人。

    第一个学生上了场,他的乐器是手风琴。

    看到手风琴,三个评委面无表情。

    手风琴和吉他一样,多是边弹边唱,而这是乐器比赛。

    等他一曲结束,三个评委还是面无表情,一点说话的意思也没有。

    他只能面色通红的鞠了一躬,自己走下了台。

    第二个上场的,在乐器的选择上是靠谱了一些,用的是钢琴,弹的是湖中宝鲤,但因为激动和水平不足,弹错了两个音。

    两个评委面无表情,还有一个毫不掩饰的皱起了眉头。

    一直到第十五个选手过去,中场休息五分钟,三个评委最好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

    这三个评委,有点严格啊。夏煜感叹着。

    不过,这十五个人的水准也的确不怎么样。

    “这前面都是凑数的,我们学校吹奏部也就是这个水平。后面的人水平要高一点,和你一个水平的,大概有三个人。”校长和夏煜说。

    夏煜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他看向了冯马,不知道校长一口咬定自己比不过的冯马,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lv4吗?

    算了,反正钢琴这方面,自己只准备使用lv3中流的水平,更何况自己现在只是摸到了lv4的门槛而已。

    他又看向了评委,三个评委正在讨论着。

    “这么都是这些凑数的,那些好苗子呢?”

    “听说是随机抽签,结果好苗子都抽到后面去了。”

    “你们看能过几个?”

    “三个的样子吧,可能还没有,唯一让人期待的,就是马晓的儿子。”

    “马晓的儿子是第几位?”

    “第二十二个,好家伙,压轴啊!”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三个评委继续看着着比赛。

    后面选手的水准的确是靠谱了许多,一个较为和蔼的评委,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到了第二十人,夏煜站起身,去往后台换衣服,进行准备。

    在后台的休息室里,他见到了冯马。

    冯马穿着西装,笔直的坐在凳子上,朝夏煜微微颔首。

    这一般是领导对下属做的动作。

    夏煜不动声色的,也朝他点了点头,便坐在一边,玩起手机。

    冯马又朝他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一副哀其不争的样子。

    他的神情没有逃过夏煜的眼睛,夏煜的眉头一挑,对这个人的感官又差了一分。

    虽然两世为人,但夏煜也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他想着,等到自己达到了lv4,在后面的比赛上赢了他之后,一定要嘲讽回去。

    只可惜自己到时候用的会是古筝,跨乐器影响到了爽感。

    “冯马选手,到你了。”工作人员将冯马领近了场地。

    夏煜也跟了过去,在进入舞台的拐角处停住观看。

    来到舞台上,冯马首先向着台下鞠了一躬,又向着评委鞠了一躬。他的姿态的确优雅,台下响起了一阵掌声。

    三个评委也都露出笑容,向着冯马点了点头。

    坐在钢琴前,冯马悬起手臂,一串舒缓的音符,在他的手下响起。

    这是教宗的舞娘。

    舞娘只是一曲中上难度的曲子,但钢琴演奏的好坏,不是按曲子的难度等级,而是看演奏的水平。

    夏煜又凝神听了一会儿,面色有些古怪起来。

    这个家伙的水平,好像有点次?也就是lv3中游的样子?

    是了,校长上次听自己的曲子,自己才刚入lv3,说冯马比自己强的确没毛病。

    搞了半天原来是个水货。

    夏煜叹了口气,索然无味。

    台上,冯马舞动着手指,在琴键上来回按动着,他的手臂跟着起伏,他身子也跟着晃动,眼睛微闭。

    配合他还算可以的脸,夏煜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有点帅。

    优雅的第一部分过去,节奏加快,音符变得有些杂乱,这是为了表现那个动乱的时代,随后是结合了第一部分优雅,又结合了第二部分快弹的第三部分的到来。

    在冯马按下最后一个音,起身向观众鞠躬的时候,响亮的鼓掌声响起,三个评委也纷纷露出笑容,跟着鼓了两下手。

    掌声停息后,三个评委第一次开了口“很好,虽然第三部分还有一点瑕疵,但已经是一首难得的好音乐,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比不过你!”

    “加油,青出于蓝,胜过你老妈。”

    “大学不如来我开阳音乐学院吧。”

    冯马一一谢过三个评委,进入了后台。

    他路过了夏煜的身边,又朝着夏煜笑了笑,还说了一句“不用紧张”。

    夏煜简单应了一声,上了台。

    没有和冯马一样骚包,夏煜安静的坐在钢琴前,开始了弹奏。

    他是最后一人,比赛就要结束,三个评委已经在神游天外,想着中午吃什么。

    他们脑海中的美食画面,被一道铿锵的调子击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