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72. 二赛将至

    到了十二点,夏煜进入了黑猫的身体。<a href="http://www.sthuojia.com" target="_blank">www.sthuojia.com</a>

    视野突然变得低矮,让他有些不习惯,简单的在客厅里跑了一会儿适应了一下,他打开家门,走了出去。

    一路小跑,他很快就来到了之前被袭击的公园。

    黑猫本身的夜视,比起只有v1的他好了许多,他轻易的找到了之前被袭击的地方。

    立在那里,他嗅了嗅鼻子,开始分辨空气里的气味。

    猫的嗅觉虽然距离顶尖的狗,还差了一些档次,但已经比许多狗要灵敏。

    要不是猫实在不好驯服,穿上警服的,就不只是狗了。

    漆黑的公园,就是那些小情侣晚上都不高兴过来,所以没有什么气味干扰。不过,分辨自己、颜薇和袭击者的气味,还是让夏煜废了一番功夫。

    他使用猫的身体闻过自己,但没有闻过颜薇,因为在嗅觉的感觉上,猫和人类不同,他也不能从人类的记忆里,得到比较。

    他只能依靠着两个气味各自是往那个方向去的,来辨认。

    去往路灯下面的气味,就是颜薇的,剩下来的那一个,就是袭击者的。

    气味有些淡,但凝神静气还是可以闻出。

    跟着气味,夏煜开始行动。

    要是一般的猫或是狗,需要一路闻过去,但夏煜是一只智慧的猫。

    他不需要持续的闻,只需要在路口闻一下,看袭击者走了那边就可以。

    这大大加快了他的速度。

    穿过两条街,他找了袭击者的老巢。

    那是一间车库,被改造成了小屋出租。

    跳上窗沿,夏煜看着里面的动静。

    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正光着身子,给自己上着药。

    瞥了眼他小腹处的伤,夏煜确定了这就是凶手。

    他并不认识对方,但对方是冲着颜薇去的,是他不认识的人也正常。

    身体交换不能在中间解除,只能等到八个小时过去,夏煜打了个哈欠,用猫的身体打着盹。

    一直趴到三点,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就是之前在奶茶店,骚操作失败的隔壁班男生。

    原来还是他搞得鬼。

    得不得东西,就想毁掉吗?

    夏煜继续看着。

    男生敲响了门,青年起身将门打开。

    “表哥,你怎么搞成这样了啊!”男生惊讶的着看龇牙咧嘴的青年。

    “别说了,我刚刚走了两步扯到伤口了。”青年坐在床边缓了三分钟,才恢复过来。

    “是我大意了,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居然还请了一个厉害的保镖。”青年说。

    “你被发现了?”男生焦急起来,“你没供出我吧?”

    “我是那种出卖家人的人吗!”青年说,“而且我也没有被发现,我跑了。”

    “你真的没有被发现?”

    “除非现在有人趴在窗口听,不然绝对没有暴露的可能!”青年信誓旦旦的说。

    “那你快走,现在就走!”

    感觉到了男生一心撇干净自己的心理,青年不忿起来。

    “我可是为了帮你才受的伤!”他越想越是愤怒,“你说你没事干什么去找人家女生的麻烦做什么!”

    男生也发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他安慰着自己的表哥“因为那个女人,我被教导主任拉过去训了一下午,还被爸妈打了一顿,扣了一年的零花钱,所以才气不过。”

    “我就是想让你先避避风头,万一你被发现了呢?”他又说。

    “那等我先睡一觉。”

    说完,青年就躺在了床上。

    下面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夏煜在草地上玩起虫子。

    早上七点四十,回到了家门外,他敲了敲门。

    托管煜打开门,将他放了进去。

    又在客厅里趴到八点,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先和老师请了假,然后前往了警察局,说自己有了线索。

    五个警察跟着他一起,来到了车库的外面。

    “你确定就在里面?”昨晚的老警察问。

    “我昨晚回去后,越想越感觉那个人眼熟,今天早上终于想起来我见过,他就住在这里。”夏煜说。

    五个警察对视了一眼,老警察让四个同伴埋伏在一边,脱下警服,从背包里取出一身便服换上。

    他又从包里取出一只劣质圆珠笔和一个笔记本,然后上前敲响了车库的门。

    “谁啊!”车库里传来声音。

    “小区保安,最近扫黑除恶,要登记一下小区里的住客名单。”

    透过猫眼,见到外面是一个拿着纸笔的老人之后,青年放心的打开了门。

    他的手上还拿个手机,正在和自己的表弟通着电话。

    “晓得了,我马上就走,你放心,没人知道那件事……我这边的身音?是小区保安啦,你紧张个啥子……不说了,我肚子还有点疼,我挂了。”将手机收进口袋,青年接过了老警察手里的纸笔。

    “我今天就离开啦,这个还要签吗?”他问。

    “要,签在这里。”老警察伸手去指纸上的位置,在青年疏忽的时候,一拳直捣他的面门。

    倒地的青年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老警察一个擒拿技按住。

    “诶,你想干……”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埋伏的四个警察,就围到了他的身边。

    那四个,都是没有换便服的警察。

    “警察同志,是不是有着什么误会?我就是丢垃圾的时候随便了一点。”他企图蒙混过关。

    老警察一把掀起了他的衣服“那你先把这伤解释一下?”

    明白狡辩已经没有意义,青年低下了头。

    夏煜待在一边看着。老警察让他不要上前,不要让凶手看到了,防止对方怀恨在心,二次袭击。

    虽然青年已经被抓,但夏煜的心并没有放松,青年在昨晚发誓不会供出隔壁班男生,他还得想个办法让隔壁班男生得到制裁。

    要怎么办呢?

    在他思考的时候,前面又传来声音“是我表弟指使的!都是他指使的!”

    “……”

    高估了对方的节操。

    有了青年的指证,隔壁班男生也很快落网,在学校就被带走。

    因为袭击没有导致严重的后果,所以对隔壁班男生的惩罚不重,但他也已经被学校劝退,就连他父母的工作,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在两天后,周五的晚上,一家人收拾东西,直接离开了这个城市。

    夏煜并没有得到他们离开的消息。

    此时,他人在开阳,刚下高铁。

    明天就是乐器大赛二赛开赛的日子,今天晚上有着一个小型宴会,参赛者基本都会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