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76. 新手村的老奶奶

    看着两个同僚有吵起来的意思,剩下的三人急忙出言阻拦。<a href="http://www.sthuojia.com" target="_blank">www.sthuojia.com</a>

    经过这个插曲,评委也不再说什么,普通的进行了一下点评后,就让下一位上场。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夏煜被钟云泽抓住了手。

    “你居然追平了世界纪录!”钟云泽激动的看着夏煜的手指。

    “六十六秒而已。”夏煜说。

    “六十六秒还而已?”钟云泽无言以对。

    对夏煜来说,真的只是而已,要不是节奏不能掌握,还能更快。

    “反正你是可以晋级了,可怜我只能陪跑一趟。”叹了口气,钟云泽有些失落。

    懒得去安慰钟云泽,夏煜看向接下来的参赛者,那也是他的熟人,是冯马。

    冯马弹的中规中矩,评委各自说了一句,就略过了他。

    到了第十五个人演奏完,早上比赛,便已经结束。

    下午两点,比赛再次开始,后面十五个人出场。

    将钟云泽说的,除了安思瑶外的三个一定会晋级的选手的演奏听完,夏煜明白了这个赛区的水平。

    不出他的所料,这三个都是lv3上流的层次,和夏煜目前的真实等级一样。

    至于安思瑶,大概是lv4的上流,或是lv5,因为水平不足,夏煜不能分辨。

    不论什么行业,总有一部分天才,可以拉开下面的人许多。

    三赛还有较长的一段时间,到三赛的时候,他大概可以达到lv4,距离安思瑶还有着许多差距,但进入决赛不成问题了。

    盘算之后,他继续听着演奏。

    安思瑶被安排在了最后一个,估计是主办方的暗箱操作,不让规格外的安思瑶,惊扰到前面的选手的发挥,也是不想让安思瑶规格外的曲子,让听众们感觉后面索然无味。

    到了倒数第二个选手下台,现场的所有人,包括评委,都动了动身子,理了理衣服,准备欣赏安思瑶的演奏。

    安思瑶上台后,听众们立即放下了手里的动作,严肃以待。

    夏煜这才注意到,安思瑶现在穿的礼服有些眼熟。

    那款式,和之前他去方丈市,在安思瑶后妈的宴会上穿的礼服一样。

    挽了一下裙摆,安思瑶坐在钢琴前,将手放了上去。

    少女的脸上带着笑容,她还特意往摄像机的方向看了一眼。

    “见鬼,她居然笑了,这笑容是‘终于能虐你们这帮渣渣了’的意思吗?”钟云泽说着。

    夏煜没有理睬他,安思瑶已经按下了手指。

    一段有些杂乱的前奏响起。

    闭着眼睛听了几个音,夏煜明白了少女在弹的曲子。

    这是无目的圣女,一首较为基础的曲目。

    但这样一首简单的曲子,在安思瑶的演奏下,迸发出强烈的情感。

    这就是评委之前夸夏煜法兰老狼时,说的特质和灵魂。

    沉闷的琴音,在大厅里回响,细碎的音符下,听众的心慢慢揪了起来。

    他们的心,慢慢沉入到了音乐的情绪中去。

    无目的圣女,无目为盲,盲为黑暗,黑暗令人惊恐。

    第一部分的旋律,表现的就是这么一个惊恐的情绪。

    听众们都闭上了眼睛,他们感受着盲圣女那份不安与惊恐。

    慢慢的,曲子的旋律有了变化,几声轻快,夹在了惊恐与不安之中。

    那是一样事,或是一个人,闯入到了圣女的世界中。

    轻快的乐符慢慢增加着比例,到了近乎一半的地步,它开始和沉闷的乐符,进行争锋。

    听众的心,时而宁静,时而慌张,宁静的时间渐渐变长,慌张远去,音符渐渐悠扬起来,到最后,直接变成了轻快的调子。

    最后一个音符回荡消失,剧院里响起掌声。

    “这旋律如同山上的溪水一般顺流而下,轻缓重疾都如同天成,情绪如同嬉游期间的鱼儿,灵动可爱,真是一首难得的曲子!”第一个评委笑着说。

    第二个评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我也这么想。”

    第三个评委张了张口,幽怨的看了第一个评委一眼

    “我也一样。”

    “这个描述十分到位。”

    “实在精彩。”

    五个评委点评完毕,比赛便算结束。

    不过,夏煜还没有到可以回去的时候,明天早上,名次就会出来,获得晋级名额的人,将在剧院里,每个人演奏三首曲子。

    离开剧院,来到酒店的房间,憋了一路的校长,终于忍不住开始询问。

    “你的小提琴居然这么好的吗?”

    “其实我古筝弹得更好。”夏煜回答。

    “哈哈哈哈。”校长开怀大笑起来,他以为夏煜是在和他玩第二区式的幽默。

    笑完之后,他继续回想着刚刚的小提琴。

    虽然他喜欢钢琴远胜过小提琴,但那样的曲子,还是让他叹为观止。

    同样在想着夏煜小提琴的,还有安思瑶。

    少女有些小情绪,虽然她的技艺精湛,但是风头完全被夏煜抢了过去。

    她倒是不在意别的人的目光,但要是“他”看直播,或是看录播的时候,注意力被对方吸引了过去怎么办?

    小情绪过去后,安思瑶又开始想另一件事。

    那个男生既会小提琴,又会钢琴,好像和“他”一样。

    皱起眉头,少女进入思考。

    “他”的钢琴要弹得好得多,小提琴也只见过“他”弹过几次。

    理智上无法判断,安思瑶开始使用感觉来感知。

    但要通过感觉来比较一个没有实体的人,太过困难。

    等夏煜来到安思瑶身体里的时候,安思瑶还是没有感觉出来。

    “弹的很好。”夏煜夸奖着少女。

    “明天我还会弹的!”安思瑶说。

    “嗯。”

    沉默了一会儿,少女又说“你喜欢小提琴吗?我也可以会小提琴,虽然不能把野蜂拉到六十六秒那么快。”

    夏煜的心中一惊,差点儿以为安思瑶是在试探他,但转念一想,小傻妞根本没有这个心机。

    “我还是更喜欢钢琴一点。”夏煜说。

    “嗯。”少女高兴起来。

    她的高兴让夏煜摸不着头脑,就算他情商再高,也不能完全理解少女心中绕绕弯弯的想法。

    和少女一起说了会儿话,夏煜洗漱完毕,来到床上,钻进了被窝。

    自从上次使用黑猫的身体打盹后,夏煜发现使用不同的身体睡觉,也有着不同的风味。

    反正睡觉的时间,也会送游戏点。

    “晚安。”夏煜对安思瑶说。

    “晚安。”

    安思瑶的身体,并没有夏煜自己的身体,和黑猫的身体睡着舒服。

    过了好一会儿,夏煜才成功睡着。

    八个小时后,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第二天,比赛结果出来,晋级五人,夏煜排在第二,金丝眼镜第五。

    第二天的演奏里,金丝眼镜躲闪着他。

    普通的将演奏完成,夏煜回到了紫琅。

    班里的同学们,约他晚上聚餐;又雪打了一个电话,话语兴奋;孔晗月也让他晚上过去,接受任务奖励。

    回绝了同学们的聚餐邀请,夏煜先回家和又雪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去往了孔晗月的别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