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666章,不舍

    第1666章,不舍

    郝燕下班后,依旧直接来到医院。

    她推开病房门时,秦屿就已经在了。

    秦屿现在和糖糖混的越来越熟了,两人玩得不错,不过至今没能成功让糖糖喊他一声帅哥。

    他待了没多久,接了通电话就急匆匆要离开。

    郝燕下楼送他。

    这几天,医药费的事情都令郝燕感到犯愁。

    不过,每次当着女儿的面,她脸上始终都是带着笑,没有表露出分毫,只有离开病房后,她才让情绪倾泻出一二。

    郝燕满心都想着怎么筹备钱的事情,没怎么注意身旁的秦屿。

    等到两人从住院大楼里出来,他突然递过来样东西。

    秦屿道,“燕子,这个给你!”

    “什么?”郝燕一愣。

    秦屿甩了甩手里的支票,“这上面是一百万,你随便找家银行就能将钱提出来!”

    郝燕“……”

    她知道是支票,只是不明白他突然这么做是为什么。

    秦屿直接道,“你就别跟我装了!那天我都看到了,你被护士叫走后,拿了医药费的催款单回来,这笔钱你先拿着花,如果不够用了,就随时跟我提!女儿我帮你养,别一个,就是你有十个也不怕!”

    郝燕听到后面的话,嘴角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下。

    然后,她摇头,“我不用……”

    秦屿嚷嚷道,“拿着拿着,甭和我客气,爷最不缺的就是钱!”

    话音落下后,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就上前将支票硬塞在了她的手里。

    随即,便潇洒的钻进了车里扬长而去。

    郝燕根追不上。

    她看着手里的支票,不由按住太阳穴。

    这笔钱对于她来,的确是能够解决燃眉之急,可她却不能随便收……

    郝燕转过身,撞上一双幽邃的视线。

    秦淮年不知何时出现的,他斜靠在门口的石膏圆柱上,双手抱着肩膀。

    鼻梁上架着铂金丝边的眼镜,眸光被挡在了镜片后面,里面情绪有些看的不真切。

    秦淮年视线下落在她手里的支票上,唇角缓缓勾出一抹讥嘲的弧,“这么快就有新的金主了?”

    郝燕抿嘴。

    她攥紧了手里的支票。

    什么都没有,郝燕选择了缄默。

    秦淮年见状,忽然就多了几分不悦,“dylan呢?怎么,糖糖的医药费还需要别的男人帮忙?他既然跟你重归于好了,不是应该要照顾你和你的女儿吗?”

    郝燕道,“我没有和他!”

    “为什么?”秦淮年问。

    “我们好不容易才复合,我想给彼此留一些空间,不想什么都依赖他……女人这样做的话,才更能留得住男人不是吗?”郝燕只好编织了个谎言。

    顾东城很早就提出想要负责糖糖的医药费。

    只是从一开始,她就拒绝了。

    她和顾东城之间划分的很清楚。

    秦淮年闻言冷笑,“你倒是挺在意他!”

    “……”郝燕挤出笑容。

    高跟鞋踩在地面上,一阵清脆的咚咚咚声,宛如鼓点般。

    有道婀娜的身影随之出现在视线里,带着温柔优雅的声调“淮年,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吧!”

    是庄沁潼。

    不管是第几次见,郝燕都觉得她美丽的让人惊艳。

    老天爷仿佛格外的厚待她,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可以用完美来形容,那样的美丽又端庄,神色永远看起来和善优雅,相信不管男女面对她都无法讨厌的起来。

    郝燕感到自惭形秽。

    秦淮年道,“没有!”

    他们两个从和第三方的张总谈完,准备离开时,庄沁潼临时上了趟洗手间。

    她出来后,寻了一圈才得知,秦淮年早就下楼了。

    庄沁潼也看到了郝燕,冲她微微颔首示意。

    走到了秦淮年身旁,庄沁潼的笑容明显深了很多,“那我们走吧!”

    秦淮年点头,“嗯!”

    没有再看郝燕一眼,直接径直的和庄沁潼离开。

    郝燕在原地,望着两人的背影。

    她耳边响起白天时,女同事们对于两人的八卦……

    许久后,她才低头走进楼内。

    晚上,哄睡糖糖后,郝燕回到了家里。

    当秦屿给她的那张支票时,她心里是涌过暖流的。

    郝燕很感激。

    不过,她一直都没想收。

    只是当时秦屿硬塞给了她,而且走的又那么快,根不给她任何机会,所以她后来上楼,就叫了个同城快递,给他邮寄回公司。

    郝燕坐在卧室窗边的桌子前,拉开了其中的抽屉。

    里面堆放了不少首饰。

    这些都是之前跟在秦淮年身边时,他送给她的。

    像是古代的君王,伺候的他开心了,总会得到一些赏赐。

    郝燕每次都很识趣的收下,只是很多她拿回来以后,看都没有看,全部都直接丢进了抽屉。

    她将盒子打开,陈列在桌面上。

    秦淮年出手阔绰,哪怕送出来的玩意,也都是很贵的奢侈品。

    这些对于郝燕来,都是身外之物。

    所以,她打算转手换了钱,用来补糖糖的医药费。

    这个办法,她也一早就想好了。

    只是——

    郝燕视线停顿在那对铂金的耳钉上。

    巧玲珑的燕子形状,燕尾生动的展开,设计非常的惊艳,眼睛上镶嵌的两颗碎钻,仿佛给它赋予了生命力一样,那样璀璨夺目。

    这是生日时秦淮年送她的。

    郝燕到现在仿佛还记得,秦淮年给她戴上时指腹摩挲过她耳垂的触感,以及他的“如果喜欢的话,就天天戴着它……”

    像是他的那样,那天后,她一直都戴着。

    直到结束关系后,再遇到时郝燕悄悄摘下来的。

    她抚摸着那对“燕子”,心中滋生出很多的不舍。

    最终,她还是下定了决心。

    郝燕将所有的首饰,包括那对耳钉全都丢进了包里,打算明天去找家典当行全都处理掉。

    ……

    隔天,休息日。

    黑色的劳斯莱斯迎着烈日在街道上行驶。

    任武双手握着方向盘,认真的开车。

    秦淮年坐在后面,双膝上是打开的笔记电脑,以及两份文件,哪怕是到了周末,他也不能真正的做到放松。

    经过某个路口时,任武视线瞥到了什么,他不禁道,“秦总,好像是郝燕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