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十六章 传功殿

    曲径通幽,斗折蛇行,两人行至藏剑阁旁一孤院。江心月拿着令牌按在门上,小院门轻轻打开。庭院深深,栽有绿箩芭蕉,翠竹青樟。白雪菲菲,孤芳幽幽,像是一幅水墨雪花图。

    云景走进去,左右看了看,赞道“这小院幽静而深远,倒也别有一番韵味了。只不过,江兄弟喜欢热闹,怕是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吧”

    江心月抹了抹叠在井缸上的雪,看着水中的倒影,笑道“云兄说的不错,这里倒挺适合你的。”江心月叹了一口气,道“唉,不过云兄若是觉得我住在此处就能安逸自在,那可能就想错了。”

    云景看着江心月满目忧愁,奇道“江兄弟有什么疑虑困惑不妨说与我听听,为兄入门比你要早一些,说不定可以帮你解决也说不定。”

    江心月摇了摇头,手指着藏剑阁的方向。

    云景问道“你是在说慕容师公”

    江心月请云景进屋去做,两人煮水热茶,品茗论经,时间悄然而逝。

    云景苦笑着开口道“江兄弟,你说你会不会是慕容师公的师弟转世轮回的”

    江心月埋怨道“这慕容师兄性情古怪无比,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认错人了,还是故意折腾我的。”

    云景微怒道“慕容师公乃是混元宗辈分最高的人,据说他老人家的修为比掌门人都要高。江兄弟,你能得到他老人家的青睐,是多少人求不来的福缘,你怎么还不珍惜”

    江心月无奈地笑了一声,道“我以前只想着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所以才那般想。自入修行以来,更加发觉修行无止境,这世上千万事,只要求道才能求真,求真才能求得大自在。”

    云景大笑,举杯邀了江心月一盅,道“江兄弟身上带着让人难以捉摸透彻地感觉,我莫名地愿意去相信你,你以后一定会有大成就的。”

    江心月笑道“借你吉言,但愿如此吧。”

    两人秉烛夜谈,期间交流各自的修行心得。闻道有先后,云景总能给江心月提出许多少走弯路的经验。术业有专攻,江心月也能给云景一些灵感,提点迷津。

    第二日一早,江心月与云景直接去了藏经阁。云景知道他的神通,喟叹道“江兄如此勤奋,我也不能落后了。”

    江心月连续几天,都守在藏经阁。许多弟子也知道了他每日都在藏经阁二楼看书,见怪不怪,只道这位年轻的师爷爷或许在找什么经书吧。

    五日过后,云景来寻江心月去传功殿听课,两人各自回去整理了一番,便一同去了传功殿。

    路上,云景介绍道“今日来的魏师叔,羽化初期修为。平日里来讲课的多是筑基期的长老,羽化期的人物都在闭关修行,平日里可不多见。所以,今天的人一定不少。”

    江心月性子越来越沉稳,慢慢说道“不知今日魏前辈要讲什么课”

    云景笑了笑,道“魏师叔是混元宗少有的气体双修,他的课无论讲什么,都能给人带来许多收获,保证不会让你失望了。”

    江心月点了点头,他暗道“气体双修就是炼气,炼体同修的修士。传说古茗星四域之一的东土乃是以炼体为主的修真界,体修在北域可不多见,能听一位体修传功的机会在北域可不多。

    传功殿很大,长老一般都是在广场上传经授道。

    江心月两人到了的时候,已经有许多弟子入座了。在一个巨大无比的广场上,摆放着上千个蒲团。

    云景与江心月找了个位置坐下,云景说道“看来许多外山弟子都来听课了。”

    江心月讶异无比,没想到听课的人如此之多。

    江心月压低嗓音,低声说道“之前还以为你说有如此盛况,还当你是在夸大,如今看来这位魏长老的魅力还要大一点。”

    云景面露微笑,回道“你有所不知了,魏长老不仅仅修为高深,而且品貌不凡,大概还有许多女子是为见他一面而来听课的呢。”

    江心月望了一眼,果然看见许多女子。江心月哑然失笑,暗道“自从我看了诸多经文,领会到修真奥妙,只觉得富贵功名都是过眼云烟,皮囊长得再好看,也会红粉化为白骨骷髅。”

    两人交谈间,忽听一嘹亮高亢的嗓音喝道“妙法玄武经,气体无量功。”

    江心月凝目瞧去,见一灰袍道人从空中飞下,落在一高高架起的道台之上。那道人样貌非凡,天庭饱满,骨骼清奇,一身纹蟒灰袍,更添威仪。

    江心月见了那人仪态卓绝,心中忍不住赞了赞,如此风华,难怪许多女子倾慕他的相貌了。

    听过云景的介绍,江心月知道这位魏长老全名叫做魏无生。这位魏无生甚是了得,修行不过甲子,修为已经达到了羽化境初期的修为了。魏无生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的气体双修,这样的修行方式让他在同境界内战力无双,甚至连羽化中期的修为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一堂课足足讲了两个时辰,江心月听完之后仍然觉得意犹未尽。魏无生的讲课让他获益匪浅,一番深入浅出的讲解,让听课的人都大解迷惑。

    自今日之后,江心月便每日来传功殿听课,闲暇时间便去藏经阁看书。如此已有半月时光,江心月修行不辍,已经到了水到渠成的境界,成功迈入了炼气期二层的境界。

    碰巧这一日,江心月还未出门,他的小院便迎来了一位客人。

    来人正是慕容长仙,慕容长仙的出现,让江心月叫苦不迭,他暗道自己的好日子算是到头喽。

    慕容长仙开口第一句话,道“师弟,你怎么搬到这里来了连蚊子都懒得来的地方,你啊就是喜欢安静是吧”

    江心月顺着他的话,答道“师兄,我喜欢安静点的地方,这都被你知道了。”他上去迎慕容长仙,脸上露出笑容,道“师兄,要不要进来坐一坐”

    江心月只是客气,可不想慕容长仙真的进来。

    慕容长仙点了点头,忽又笑呵呵地看了一眼江心月道“我还有事呢,我来是想告诉师弟,玄青太极剑法你一定要勤加修行。”

    说罢,慕容长仙身子化作灵光,就消失在原地。

    江心月听见空中传来他爽朗的笑声,捏了捏鼻子,有些不解。

    摇了摇头,江心月走回屋内。

    这时候,云叔的声音忽然响起,道“那玄青太极剑法倒也不错,可惜你学识太浅,还是无法修行。”

    江心月听了此言,心中振奋不已。他也私下练习过玄青太极剑法,可是他每次修行起来都像是东施效颦,画虎不成反类犬。江心月出言道“云叔,你说这门玄青太极剑法厉害,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学会”

    江心月心中还记着五月初五与周涛的斗法之约呢,他修为虽然有所进展,但是距离周涛还差得远呢。而且周涛的天资比他还要好得多,他在进步的同时,周涛说不定比他进步的更多。想要在五月初五赢周涛,江心月只能出奇制胜了。

    云叔似乎看穿了江心月心中所思,摇了摇头,道“你若是担心那场斗法,说明你还有些自知之明与自觉性。你若是只想靠着我,到时候我肯定不会出手帮你的。”云叔笑了笑,又道“要赢他,也不难。使用那玄青太极剑法,有些杀鸡用牛刀了。你若是掌握了奔雷,苍龙二剑的精髓,届时你也不可能会输的。”

    江心月着急道“云叔,我要变得很强,才行啊”

    云叔看着他,意味深长道“那你准备好接受挑战了吗”

    看见江心月点了点头,云叔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半个月之后,江心月从藏经阁之中出来。云景打趣他道“二楼的经文怕是都被你看了一个遍吧”

    江心月笑了笑,道“这件事还要多亏了江兄”

    云景笑着摇了摇头,道“真搞不懂你,我之前以为你是要看剑法基础之类的书,哪里知道你竟然丧心病狂到把剑经,所有功法,全部都看完了。我们都只修行了一种功法,贪多嚼不烂,江兄最好还是要知道孰轻孰重才是啊”

    江心月听出来他是在关心自己,心中感动,微微动容道“云兄,不必为小弟担心了。我看那些经文是为了博文广见,我修行的晚,许多知识也不知道。看了那么多的书,才明白自己的缺陷那么多呢。”

    云景脸上露出笑容,搂住江心月的肩膀,道“你能跟我讲一下,你选择修行的是哪一种功法吗”

    江心月嘿嘿一笑,道“最基本的炼气诀。”

    江心月修行的是九转炼气录,不过这门功法,江心月看了藏经阁收录的经文之后,才发现九转炼气诀的恐怖之处在什么地方了。九转炼气诀几乎涵盖了所有炼气功法之中的优点,而且简明扼要,更要高深。江心月答应过云叔,不能说出他的存在,所以只跟云景说他修行的是九转炼气录。

    在小院房中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江心月换了一件干净的道服,径直往一处宫殿去了。

    “云叔,您连法宝丹药都不准我去兑换,就让我去执行宗门任务,您应该不会给我挑一个特别危险的吧”

    江心月灵海中,云叔淡淡地说道“你小子嘴上功法厉害,怎么做事婆婆妈妈的”

    江心月叹了口气,道“我这不是小心为上嘛,做事要有备无患是书上说的。”

    云叔点了点头,道“这倒是没错,可是如果你要接受磨砺的话,就要做好最魔鬼的挑战。”

    江心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进任务大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