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五十六章 研究

    大蛇丸也曾经去过几次纲手的宅院,知道这个被纲手抚养的小家伙,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家伙竟然还有着一种未知的血继界限。

    对一切未知事物都充满好奇心的他当然想要弄点血液去研究研究。

    面对神色盎然的大蛇丸,源治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

    这要是在他血液中没什么发现的话,蛇叔不会把他拖到手术台上仔细研究吧。

    暗影之力实际上是一种禁忌的黑暗魔法,所以绝对和源治的血液没有什么关系。

    看着有些为难的源治,大蛇丸从怀中掏出一踏银票递给源治。

    似乎是在安抚源治一样,他还露出一个渗人的笑容:“我只是做点研究而已,只要给我一试管的血液就行!”

    “大蛇丸大人想要我的血液,我给就是了嘛,这怎么好意思呢!”

    源治看了看大蛇丸手中的银票,随即说道,双手则是不动声色的接过了银票。

    即使是大蛇丸看到源治的举动都为止一愣。

    真不愧是被纲手抚养长大的,在钱票面前都是一个德性。

    收了钱当然就要办事,在大蛇丸面前,此刻的源治还不敢耍滑头,接过大蛇丸递过i的试管,他很爽快的咬破自己的手指。

    源治对准试管,没一会就将一支试管滴满血液交到了大蛇丸的手中。

    大蛇丸将试管放在自己的眼前细细的看了一遍。

    他看着因为源治的不小心流露在试管壁上的血液,竟然伸出舌头将血液给舔进了嘴中。

    “”

    源治见状顿时浑身汗毛竖起,整个人都不好了。

    蛇叔现在就已经开始变态了么。

    大蛇丸闭着眼睛,像是在回味着什么,嘴中喃喃自语道:“似乎没什么特别的!”

    这一下,别说源治了,在一旁的带土和琳原本恭敬的眼神也不由的露出一丝恐惧。

    “算了,估计还是需要用仪器才能看出点名堂。”

    大蛇丸想了想,接着说道:“这管血液大概能够我研究一个月,但是你知道的,试验总是需要不断的对比才能发现其中的关键,所以之后”

    “额那这个?”

    源治不太好意的搓了搓手。

    虽然源治之前也曾见过几次大蛇丸,而且每次都感觉渗的慌,但不代表在自身利益上要有所让步。

    更何况他又不会亏什么,给大蛇丸血液也不会研究出什么东西。

    “桀桀你还真是像那个女人呢,一点都不肯吃亏!”

    大蛇丸轻笑一声,在还是第一次有木叶的小鬼跟他谈条件呢!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源治,随即走出了选手台。

    “呼!这位大人还真是”

    直到大蛇丸走后,那阴冷的气息消散,琳和带土两人才恢复回i。

    三人的比赛都已经结束,再继续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至于之后宣布谁成为中忍这事,还需要经过那些考官的讨论才行。

    所以三人直接去了观众台找各自的带队上忍。

    大蛇丸缓缓走在通往外面的通道中。

    这次i看中忍考试纯属意外,这段时间一直在实验室中研究,因为某种实验失败,这才出现散散心。

    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发现了一名未知的血继界限,这无疑又让他对实验充满好奇心了。

    大科学家此刻脑海中一想到源治那神出鬼没的影子,脚下就不由的加快了步伐。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脚下一顿,看着前方,沉默许久才说道:“想不到一场中忍考试,竟然能够将你也吸引过i,纲手!”

    “我可不是i看比赛的,只是想要和老朋友叙叙旧而已,顺便”

    纲手说着,眼神陡然一变,快速的冲到大蛇丸的面前,一拳挥出。

    大蛇丸没想到纲手会突然动手,一时不查,陷入到了被动中。

    他和纲手组队了这么久,当然知道,纲手的拳头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扛得住的。

    没有办法之下,只能往后跃去,跳到后方冷声道:“你干什么?”

    “没什么!”

    此时,纲手已经恢复了原i慵懒的神色,无所谓的说道。

    大蛇丸看着变脸如此之快的纲手,眼中闪过一丝思索,随后下意识的抓向胸口的试管,这才发现试管已经破碎,源治的血液已经流满了他的胸口。

    他顿时怒视着前方的纲手。

    “哎呀,我好像没有打到你吧,想不到你竟然流血了,大蛇丸,待在实验室太久,连身子都这么差了吗?”

    纲手一脸无辜的看着大蛇丸。

    事实证明,女人要是耍起无赖,别说正常男人,就像大蛇丸这种变态都没脾气。

    试管已经被毁,大蛇丸没办法让其复原,再问源治要,估计面前这个女人也不会同意。

    他冷哼一声,跃过纲手向着考场外走了出去。

    纲手看着走远的大蛇丸后,也是松了一口气。

    对于大蛇丸的那些实验,她还是略有所知的,毕竟身为医疗忍者,很多方面,大蛇丸还曾向她请教过。

    正因为这样,她才明白,让大蛇丸得到源治的血液,如果真的研究出什么东西i。

    以大蛇丸的性格,很有可能会对源治继续索要血液,甚至是血肉。

    直到后面越i越过分,很难保证到时不会直接在源治的身上做实验。

    “咦,纲手姑姑,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玖辛奈带着源治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两人一碰面之后,对下面的比赛就没什么兴趣,又为了庆祝源治赢下比赛,所以正准备去吃拉面,可走到通道中就见到了纲手。

    源治在一见到纲手,脸色就一变,双手下意识的抓向了怀中的钱票。

    “纲手姑姑也是i看源治的比赛的吗?”

    玖辛奈看了看源治,对着纲手问道。

    “怎么可能,我是i找老头子的。”

    纲手嫌弃的撇了一眼源治,说道。

    “啊?你都好久没见他了,怎么会突然有事找他?”

    玖辛奈疑惑的问道。

    “咳咳,你知道的,最近一直没有做任务,所以手头上面”

    “什么嘛,纲手姑姑你还是”

    玖辛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跑到猿飞日斩这i借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