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六章:八月叶落雪

    街道要比往日喧嚣,今天的曲镇很是热闹。

    一张张红帘一驾驾马车,一个个人。

    整个街道洋溢着的全是喜庆,我也很高兴。不过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往前飘了飘凑近了瞧了瞧,瞧见了西边儿的一匹骏马,骏马上坐着一个青年男子,此人头发高高盘起,一条红色纱巾从中间缠着过去将我的目光也牵走了去于是便顺着看了下去:这人脸色颇白却生得一双虎目金睛,我仔细看着这眼睛,呵!吓我一跳,它仿佛有一种摄人魂魄的能力。

    赶紧往旁边躲一躲,这才注意到他坐着的那匹骏马,这该不会是个新郎官儿吧?

    他的脸上满是笑容嘴角一勾回了头,我这才看见,在他身后还有个大花轿呢。

    轿子摇啊摇马儿走啊走,敲啰打鼓的往东边走了去……

    “孙少爷真俊!”一个女声从我身侧传来,又一个接着说道:”是啊,真不知道是谁那么有福气能嫁给孙少爷。”

    “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她的同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这个女人很疑惑:“怎么了?”

    “哇,你真是,嫁给孙少爷的是叶家的大小姐,叶轻语。”

    叶家?哦,我想起来了,曲镇是月诏边城池都下的名镇,这个镇上有三个名气比较大的势力,叶家就是其中一个,叶家以一花叶决闻名,家主叶钔一手花叶决更是使的出神入化,也是奇怪,或是凑巧,叶钔至今无子,只有膝下将将两女,所以这平日里也甚是疼爱。

    镇长府孙府自然也是一处大势力,镇长名叫孙固,你一定以为他会是个法力高强的人吧,我也是这样以为的。不过以为终究是以为,后来我才知道这货是不会法术的,那么他再不济武艺总算高强吧?我当时这样想到,可是,我又错了,他连家中的仆从都打不过。

    那他是如何与镇上另两大势力平起平坐的呢?

    曾有人也这样质疑过,然后他行动了,他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行刺了孙固。

    然后,第二天,他的尸首被高高挂在了镇门口。

    因为孙固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在几年前失踪了,据说是与孙固断了父子关系,便不多语。大儿子便是今日新婚的这位孙大少爷:孙正。

    孙正此人倒是人如其名,生得一身正气,镇上的百姓们对这位大少爷的威信甚至一度超过了孙固这位镇长,有一天一位月诏训兽门的长老路过了曲镇,看中了他的气质胆识将他收为了关门弟子。这人行刺孙固这一天正好遇到孙正回家探亲,这下可好,撞枪口上了,人家一位训兽门长老的关门弟子特意回家看看家人你可倒好,跑去叫嚣着要杀了人家的父亲……

    这不是找削呢?

    这傻子有一异姓兄弟姓纪名褚,他听得了这事特地从很远的地方赶了过来,第二天便进了孙府说是要替他义弟讨个公道,然而其实人们都知道,他哪里是来讨公道,分明是想借着这个由头狠狠剐孙府一笔钱财。

    纪褚就是个江洋大盗,不过他的力却是毋庸置疑的,作为被月诏以第三等级通缉的人,敢明目张胆的来到镇上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当时镇上的人都想看看这次咱们这位镇长大人该怎么为,这次能否逃过一劫。因为孙正大少爷回来第二天便走了,这次可没有人能帮他了,叶家和陈家这时候自然是不会来帮忙的,孙固出事他们乐见其成,一旦这位镇长倒下那么上位的就一定是他们两家之一。

    可别小看这一个镇长,镇长虽小,但曲镇却是与其他镇子不一样,这个镇长可是实打实的有好处,这个好处究竟是什么暂且不提,只需要知道的是,他们对镇长这个位置可以说是趋之若鹜。

    如果最后孙府平安无事他们是一定会重新摆置对孙固的态度的,不过现在嘛,静观其变。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他们观了一天又一天,结果那人再也没有出来。不知道他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只是,我们都知道的是,孙固还活着。

    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孙叶两家居然成了亲家,不得不说这世界还真是奇妙。

    不过,想来陈家会不高兴吧。

    随着人流涌入孙府,不得不说镇长的宅子还是得大的,几百号人进去了却也丝毫没有显出拥挤的样子来,我飘在人群上空鸟瞰着他们,人群大致被分成了三波,最多的那一群大都穿着泛白麻衣,孙固这镇长还挺亲民的嘛。

    在这群普通镇民的前边儿林林立立有一群穿着青衣的人,这是叶家的标配。

    我再往右看去,我很想看看陈家人的表情,嘿嘿,眼睛慢慢挪动,嗯?那是……

    阿风?

    仔细端详了一下,确定是他,因为这个年纪的少年很少人能有他这么浓的眉毛,而且,在他的身侧还站着游竺兰和游竺侣佐。

    原来,是今天一早林野便把阿风叫下了山,阿风回到村中正好赶上镇长家的仆人送来请帖,本来来的应该是孟铃儿,可是孟君欣觉得她的实力还太低想让她多修炼一下,阿风刚好赶巧。

    我往左右瞥了瞥,嗯?没有瞥见蔺芷,我记得每次出村的任务他和游竺兰都是一起的才对。

    “嗯……大家静一静。”

    正在我打算找一找人的时候从门内走了一个人出来,这个人长了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眼睛鼻子嘴巴都很平常,如果就这样将他扔在人群里保管下一秒你找不出来,不过这人的耳朵很有特色:生的如佛耳一般大小,同肤同色但又反白,只这一眼便让你永生难忘,走在人群里只需一秒保管你能一下找到。

    人群应声而静,喧嚣声一下变得低调。

    他抚过自己的胡子一脸满意的微笑:“承蒙各位父老乡亲看得起我孙固这个老头子,来参加我这不成气侯的小子的婚礼……”

    “诶,孙老您这话说的,如果孙少爷都不成气候的话我们家那些小崽子算什么东西了……”

    “对对!正少爷不光人长的俊俏法力也高强,这不是训兽门的什么长老都来咱们镇抢人了吗?”

    “……”

    一语激起千层浪,底下村民一下又沸腾起来。

    “诶~~犬子哪有那般能力……”孙固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可是脸上却是一脸得意:没错!这是老子的种。

    几番寒暄入了座,在一派热闹中两位新人触了首、磕了头,大手牵小手。上方的孙固眯眯笑,左边的陈秀满脸愁。

    陈秀,就是这一辈的陈家家主了,此时的他却实在是高兴不起来,身边的人尽皆溜走,就连平日里关系好的都离的远远的,呵,陈家要完了。

    人们都是这样想的,于是他们便这样做了。

    修炼者的世界有时候就是这样简单,这样露骨而直白:你势大?好嘞!您以后就是我的老大,您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您说走半步我绝不走一步。

    不过,如果你落了势?那么……嘿嘿,我会好好报答你,就,给你一个,盛大的葬礼。

    “姐,”阿风用胳膊碰了一下游竺兰:“那些人穿黑衣服的是什么人?”

    “嗯?”游竺兰顺着阿风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哦,他们啊,他们是陈家的人。”

    阿风:“陈家?陈家不是很强大吗,为什么他们,好像在躲着陈家的人?”

    “呵呵,因为陈家马上就会没有了。”

    一个声音从阿风右边儿传来,阿风和游竺兰偏过头去,这是一个很清脆的声音,很好听,甚至比小铃儿的声音还要好听。

    太难得了,我忽的一下往她那边飘过去,身体不由自主的加速,真想快点见到。

    一缕头发穿过了我的身体,唉呀!过了,过了!

    可是没有脚可以让我停留,只有硬生生回头,回头,只见到你的背影,初见,却像走了百年。

    百年,好像又只过了一瞬间。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这时,

    你对他们说,

    你说:

    “你好,我叫叶寒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