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十一章 我的灵魂又在何处?

    张玄用背抵住大门,眼中渐渐充血,发愣。

    “谁能忘记悲伤~”

    手机铃声响了,张玄拿起手机。

    “喂。”

    “张先生,你这几年托我找的灵石,我终于找到了!”

    “原来是你,灵石先放在你那里吧,我有空了过去取。”

    ……

    电话那头的人就是当初被张玄暴打的老头,在后面的十二年里,这老头可为张玄做了不少事情,比如一些特殊的石头,药草等。

    “咚咚咚。”

    正当张玄解开胸口的领带,准备脱衣服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张玄走过去打开了房门,映入眼帘的正是王娇韵。

    “张……”

    王娇韵刚准备说话,只见张玄一把把门关住了,巨大的关门声在王娇韵心中回荡。

    “张玄,你开门!快点开门!”王娇韵捶打着防盗门。

    此刻张玄躯体有些颤抖,没想到王娇韵知道自己住在哪里,他大声道:“我不是张玄,你认错人了!”

    王娇韵听闻此话,心里也是一揪。

    “张玄,我知道是你,你这十二年怎么了,你把门打开,我有话跟你说。”

    “我不是张玄,我不是!”

    “你别否认你自己了,曾经的你如此骄傲,怎么会这样否定自己。”

    “我从来就这样,你真认错人了!”

    王娇韵在门口,怒火中烧,听见张玄如此否定自己,手中真气加持,嘭的一声,防盗门直接被轰开了。

    张玄则被防盗门压在了下面。

    王娇韵正准备扶起张玄时,张玄慢慢爬了起来,额头上有一丝血迹。

    “女英雄为什么要在这里救赎一个陌路人呢。”

    “我救人从不管他是谁。”王娇韵看见张玄如此狼狈,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

    “天底下那么多人,你救得过来么。”张玄面无表情,血迹已经流到了嘴角。

    “我从没想过要救谁,只是在帮助谁,我实在不忍心见你就这么堕落下去了。”

    “我怎么样跟你没关系。”

    “有,怎么会有没有关系,你可是我追逐的梦啊!”王娇韵第一次吐露出了心声,可惜张玄没有察觉到。

    张玄见此,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坐在了自己破旧的沙发上,拿起吃剩下的三明治,继续吃了起来。

    王娇韵上前,把夺过三明治,然后扔进了旁边已经塞满的垃圾桶中,她就这么盯着张玄。

    张玄仿佛当她不存在一般,没了三明治,侧身就闭上了眼睛,很快便睡了过去。

    “这女人,太烦了…”张玄睡着前的想法,依旧是这样。

    王娇韵此刻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一把便捏的粉碎,然后看了一会张玄,慢慢的动手打理起这个屋子。

    很多发霉的食物,脏乱的衣服,还有厨房中一层厚厚的灰尘,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常年有人住的地方。

    “你到底怎么了……”

    王娇韵不停的收拾着,不时发出一些响声,而张玄依旧是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

    最后,王娇韵以真气把门复原了,房间里里外外打扫了尽四个小时,终于干净了。

    许多的啤酒罐子,在衣柜中,王娇韵也都扔了出去。

    最后,她拿起反复搓揉干净的洗脸布,看着面色苍白的张玄,仔细的擦拭着他的脸。

    张玄呼吸声很重,早已睡着了,王娇韵擦拭着,心中有些翻腾,她作为修真者,自然知道,这需要多久不睡觉才能睡得如此沉重。

    换上了干净的毯子,干净的棉被,张玄被王娇韵抱进了卧室,然后盖好了被子,王娇韵没有离开,就这么一直盯着张玄,不知多久……

    次日,艳阳高照,刺目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穿透过来,张玄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看了一眼身上干净清香的被子,偏头一看,果然发现了王娇韵坐在自己身边,偏着头,显然已经睡了过去。

    张玄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打开了衣柜,却发现自己买的啤酒都不再了,有些生气。

    “这臭女人管得可真多,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酒给扔掉了。”张玄虽然生气,但还是没有去跟她吵闹,只是走出房门,看到自己生活的地方,一切都变的干干净净后,一股无言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张玄神色复杂,看了一眼依旧在床头熟睡的王娇韵,从电视机柜子下面又拿出了一瓶白酒。

    “哈…”

    还是白酒喝着有劲。

    就在此刻,张玄只感觉面前有道身影闪过,手中的白酒不见了踪影。

    “你……”

    “你什么你,不准喝酒!”

    “你……”

    “不准喝酒就是不准喝酒!”

    “我……”

    “我什么,我好看得很!”

    片刻无言,张玄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你很漂亮,我不否认,但是不能管我喝酒的事。”

    王娇韵有些没好气的说道:“我说不准喝酒就不准喝酒,现在跟我出门,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一玩。”

    说着王娇韵就抓住了张玄的手腕,张玄就这么被王娇韵拖着,帮助张玄穿好了鞋,衣服,然后破门而出。

    张玄一路上被王娇韵抓着,不停的说着周围的事物,有一朵花,有一只鸟,有一个人,有一栋大厦,世界的一切,仿佛在这一瞬间,又鲜明了起来,随即便又暗淡了下去。

    “他们…这里的一切,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张玄如此的想到。

    王娇韵拉着张玄,来到一片条小河边,她把张玄的手放进水里,水很凉,就算是在春天,绿意盎然的春天,也能感受的河水的冰凉,仿佛张玄已经结霜的心脏。

    “感觉怎么样?”

    “水很冰,很凉。”

    “看来你还算正常嘛,北方的春天水正凉呢。”

    手抽了出来,张玄被那个女孩抓着手,继续向前跑去,沿着河流,一路向上。

    “看,还没有融化的雪花,堆积在这里,很美对吧。”

    “白色的,一片,有些灰色,很美,又很纯粹。”

    “我猜你没有怎么欣赏过这世界的美丽,你跟我来。”

    说着,王娇韵带着张玄飞了起来,直冲山巅而去。

    路上吹着寒冷的春风,有些刺骨,张玄紧了紧衣服,身体确确实实的存在于此,可是灵魂在何处呢。

    落在山巅上,王娇韵与张玄坐下,就这么向下看去。

    一条河流蜿蜒向前方,落入城市中,远处的城市看起来如此的宁静,听不到任何吵杂的声音。

    “呼呼。”

    风,经过张玄的耳旁,所有的感官都清晰的记录着这一切,疼痛的心脏安静了下来,一切都融入进来。

    “可我的灵魂呢,它在什么地方,为何无法感触这个世界。”

    “此刻,我从未深切的意识到我的灵魂与我如此遥远,而我却如此真切的活在这个世界。”

    张玄内心独白,他痛苦的面容有了一些缓和,眉头舒展了一些,此刻竟然悄无声息的突破了,这尘封许久的修为,终于跨上了纹丹巅峰。

    体内,一颗青色的内丹上面布满了纹路,一些还未连接的线,连接到了一起,一切那么自然,随和,自然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