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十二章 乌托邦之意

    王娇韵带着张玄,这一整天里,在太阳下四处游玩,感受着世界,感受着周围的一切。

    “妈妈,我要吃冰淇淋。”

    “不行,这两天哪里来的冰淇淋。”

    “不嘛,我要吃嘛。”

    ……

    张玄看着在路边撒娇的小孩,任凭王娇韵怎么拉扯,却不动分毫。

    “我小时候也会如此吗?”

    “我记不清了,太多事了。”

    王娇韵见此,跑过去对小孩子说道:“小朋友,你想吃冰淇淋对不对,那边有条街,有炒冰淇淋,你吃吗?”

    “吃!”

    “诶,你是谁,怎么能多管闲事呢。”

    “我是谁,我是王娇韵,爱好就是多管闲事。”

    “走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孩子他妈听到这些话,有些疑惑,很快便记起了什么,满是震惊。

    王娇韵带着小孩子,走过来牵住张玄的手:“走,我们去吃冰淇淋!”

    说话间,便拉着两人走了,后面的家长就那么默默的跟着。

    “您要几份炒冰淇淋?”

    “四份!”

    “好的,请稍等。”

    张玄站在一旁,就这么看着一只芊芊细手,抓着自己的手臂,她脸上挂着笑容,说话间逗的小孩子咯咯的笑。

    后边的家长准备给钱时,王娇韵已经率先把钱给了收银员,惹得那位妇女连连说不好意思。

    很快,四份炒冰淇淋发在了众人手中,张玄看着热乎乎的炒冰淇淋,一时间愣住了。

    “大哥哥,你怎么不吃呢,大姐姐买的这个冰淇淋可好吃了!”

    一道声音打破,张玄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终于吃了起来。

    “还不错。”张玄说道。

    王娇韵对他点了点头,与小朋友开心的玩着,冰淇淋四处飞溅。

    孩子他妈和张玄站在一起,也一点点吃着冰淇淋,眼角带着笑意,说着:“她应该就是那个女英雄吧,真的很厉害的一个人呢。”

    张玄默默的点头,不知何时,曾经的那个小女孩,已经成为了一个很厉害的人,自己已经被甩开了,只能看着她,默默无闻。

    “我活在差不多的边缘,与差不多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张玄想着,看着夕阳下的两人,一个那么高大,一个那么娇小。

    她们在笑,能听出来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没有忧愁,没有问题,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在享受着这一刻。

    “在那一刻,我是否就已经算是死掉了呢。”

    张玄不是很明白,自己是死掉了还是活着。

    夜幕降临,两个人慢慢的走在街道上,不时有汽车经过,张玄说道:“今天的冰淇淋不错。”

    王娇韵听到这一句话,一愣,随即笑道:“好啊,那以后经常去吃!”

    片刻后,张玄才缓缓道出一个好字。

    就这么,在微暗的路灯下,两道身影逐渐拉长,跨向前方,不知未曾到达的明天,还有什么。

    或者,什么都没了。

    又或者,什么都有了。

    “一个行色匆忙的人,孤独的为自我画上句号。”

    王娇韵与张玄回到出租屋门外。

    “好了,今天你就先回去吧。”张玄打开家门,对王娇韵说着。

    王娇韵秀目一瞪,哼道:“我以后要陪你,不然我走了,你又得回到原点。”

    王娇韵清晰的记得,那次自己醒来后,无人的死寂,无人的苍白。

    “不用,我会好好的。”

    “屁,以前我也觉得我能好好的。”

    “那你现在不就好好的。”

    “那还不是因为你。”

    王娇韵此刻大胆的透露着自己的心声,张玄皱眉间,有些不知所以。

    “行吧。”

    思考一会,张玄才脱口而出。

    “不会吧,我感觉我现在很好了。”张玄想着,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了,就是玩的累了,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王娇韵跨步走进房子,看了一下墙上跳动的钟,笑道:“现在已经九点了,你想不想吃点东西?”

    张玄倒在沙发上,眼神有些发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便。”

    “没有随便。”

    “……”

    “快点说啦,我好去买菜。”

    张玄有些发愣的眼神,听到这句话波动了一下,他还记得自己母亲在世时,经常会说的一句话。

    “你想吃什么,我去买菜了。”

    “那就来份回锅肉吧。”

    张玄片刻,才吐出声音。

    “好,你等我一下。”

    王娇韵在张玄发愣的表情中,打开了窗户,轻轻的跃下,宛若蜻蜓一般,点了一下虚空,高高的飞起来了。

    “这是八楼……”

    张玄连忙走过去,只见她身穿牛仔裤,已经高高的飞了起来,向着前方,旋转着冲天而去。

    “她…和我一样。”

    重新坐回破旧的沙芳上,张玄抱着手,耳朵听到钟声滴答滴答的传来,显得这里的夜十分幽静。

    “好像真的是,感觉又回到了起点?”

    张玄瞳孔有些发散,没想到王娇韵说对了,不知为何自己真的会有这种感受。

    “好痛苦。”

    只感觉仿佛被溺水了一般,逐渐的呼吸开始了急促,有些心烦,焦虑的情绪滋生而出。

    “我这是怎么了?”

    张玄不解,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她才走片刻,自己就焦虑了起来。

    “啊!”

    一声怒吼传来,紧皱的眉头彰显着痛苦,张玄大手砸到茶几上,茶几应声断成了两截。

    “为什么……会这样……”

    张玄此刻心乱如麻,神志逐渐在消退,痛苦的不想再继续活着了。

    ……

    另一边,王娇韵落到一家超市面前,引起许多人惊骇,随即都回过神来,发现是女英雄后,都开始狂热的追星,想去合影。

    “嗯,我应该再快点。”

    王娇韵没有理会涌动过来的人群,脚下轻跺,像一阵风一般,吹散了人群。

    “五花肉,大葱……”

    不一会,王娇韵买了许多菜,出现在出口,有不少人已经堵住了那里。

    “娇韵,女英雄,和我们拍个照吧!”

    不知谁在高呼,四周无数人看了过来,发现真的是王娇韵后,本不多的人群开始拥挤起来。

    “女侠!!女侠!!”

    王娇韵揉了揉额头,掏出一百块钱放在营业台上,刹那间便消失了。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收营员。

    “不准动我女神的钱,给我!!”

    此刻,不知道从哪里涌动来一群男性,疯狂的向哪一张一百块钱冲去。

    他们可见到这张钱可是王娇韵从屁股包中掏出来的。

    ……

    王娇韵轻轻的落在窗台上,漫步走了下来,却看见一地狼藉的家里,房屋中早已空荡荡。

    “张玄?”

    王娇韵轻轻的呼唤,可没有听到回应。

    “糟了,出事了!”王娇韵扔下手中的菜,转身跨天而上,眼中的金色翻涌间,看到一条灰色的痕迹,延伸向远方。

    “轰——!!”

    只听见一声巨大的音爆传来,王娇韵如同飞射而出的子弹一般,轰然而去。

    片刻,b市后山上,一个人砸落在泥泞的土里,砸的面部全是血迹,就那么看着这一方天空,布满着乌云,眼中瞳孔发散着,非人一般。

    “张玄!”

    一道声音自远方传来,如若雷霆一般,砸落在张玄的心头,看过去,云层中一人带着云朵飞速落下。

    “嘭。”

    四周溅起一阵泥水,只看到王娇韵发丝飞舞,眼眸带着金色的光芒看了过来。

    “你没事吧?”

    王娇韵连忙走上来,看着张玄满头的鲜血,抚摸了一下,便一滴不灭血浮现,送了过来。

    “不,不需要……”

    张玄说话间有些发抖,看着那滴金灿灿的血液印在这片天地,是那样的绚丽。

    “你吃下去。”

    “不用了。”

    “快点。”

    张玄看着王娇韵担忧的表情,随即一滴不灭血浮现在自己的指尖,笑道:“我也有。”

    可那一滴不灭血带着一丝丝灰色,并不明亮了。

    “这……”

    王娇韵看着张玄的血液,内心一揪,强颜欢笑道:“好,我们先回家好么?”

    “等一会吧。”

    “好。”

    王娇韵坐了下来,在满是泥土的张玄身旁,直接坐到了泥水中。

    “很脏。”

    “我知道。”

    “那你还坐。”

    “有你就好。”

    王娇韵说完,抬头看着天上的乌云,在这夜空中,显得黑暗,压抑。

    张玄愣神的看着眼前的人儿,天蓝色的发丝上沾染着泥土,脸上有些泥泞,可她依旧那么美丽,那么完美。

    “你,真的很漂亮。”

    张玄说完,也看向了夜空,虽然没有星星。

    一阵风吹来,王娇韵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会心的笑容。

    “因为有你啊……”

    话闭,两人就坐在这泥泞中,不一会天空就下起了雨滴。

    但两人始终未动一下,仿佛身处世外一般,显得格格不入。

    在这大雨磅礴的小山上,两人浑身沾染着水滴,就静静的坐着。

    “这便是乌托邦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