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十四章 行者

    王娇韵看着张玄目送着客机离开,上前轻轻的说着:“回家吧,还有回锅肉没吃呢。”

    张玄点头,二人在空中离开,回到家中。

    王娇韵用真气清理完客厅,开始烧菜做饭,张玄则在一边思考着什么,显得很严肃。

    天空微亮,王娇韵端出几道菜,其中有很多回锅肉,炒的焦黄,看起来不错。

    “来,你先试试,看味道合适不。”

    张玄动了筷子,一片肉夹入口中,表情很自然,笑道:“还不错,你也快吃吧。”

    两人就这么吃完了这一顿饭。

    随后的日子里,王娇韵带着张玄到处跑,去看着大洋彼岸,去看雪域高原。

    “其实,这种风景,都领略过了,更美的……”

    张玄没有说,害怕打击到王娇韵,但是有个人陪着,感觉又不一样了。

    一日,王娇韵和张玄回到b省,看到一个青年男子立于楼顶,背影有些弯曲,很落寞,十分刺眼。

    张玄在空中停了下来,遥遥看着那个青年,感觉他有些迷茫了,迷惘的踏上了这里,如果一步踏出,便是万劫不复。

    王娇韵看着下面的青年,眼眸有些触动,随即便准备上前,张玄拉住了她,说着:“我们先看着。”

    下方的青年看着下方的车流,一动不动,片刻后,蹲了下来,双手拍打着地面,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随即,青年起身,从边缘退了几步,回到安全的地方,低着头颅,不知所措。

    “走吧。”

    张玄离开这里,时间悠悠而过。、

    当两人再次经过这里时,张玄又看到了那个青年,坐在大厦边上,摇晃着躯体。

    已经三个月过去了,青年貌似没有想开,再次来到了这里。

    青年在王娇韵两人的目光下,渐渐的前倾,随即垂了下去。

    “这……”

    王娇韵破空而去,一把抓住了下落的青年。

    张玄落到大厦上,看到趴在地上的青年,不禁出声道:“站起来。”

    “你们是谁?”

    青年双腿有些发抖,竟然一时间有些站不起来。

    “我叫王娇韵。”

    此时,王娇韵说话了,看着趴在地上的青年,有些无奈。

    青年楞了一下,抬头看了看两人,随即说:“你们干嘛多管闲事?”

    “我想死,是我个人的权利。”

    “你们没有资格救我!”

    青年情绪波动有些大,知道是王娇韵后,情绪波动更大了。

    “站起来。”张玄再次说话,有些皱眉。

    青年慢慢站起来,看着比自己高一些的张玄,怒视:“我跟你们不一样,没有你们的超能力,我什么都没有!你们不能剥夺我去死的能力!”

    张玄褐红色的眼睛盯着青年,笑道:“我不能救一个想死的人,但是看到了不救,我想她会过意不去。”

    青年看着两人,都是如此的完美,仿佛没有任何缺点一般的人,眼睛居然流下了泪水,甩头就准备离开。

    “当绝望没能压垮一个人,我希望你如我一般,自信、骄傲的活着。”

    张玄望着离去的背影,很孤寂,很落寞,宛如丢失的孩童,不知归宿。

    唇起闭合,张玄说完,起身离开,王娇韵跟在他身后,宛如自己都不是自己的主角一般。

    “他总能如此的耀眼,掩盖下所有光芒。”

    王娇韵想着,随着张玄离开了。

    转眼两年便过去了,张玄与王娇韵救了不少人,虽然都是王娇韵出面,但确确实实的帮助了很多人。

    这年秋季,王娇韵离开了,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张玄的住处,不知去了何方。

    张玄没有多问,只是看着这间充满两人故事的地方,重新安静了下来。

    “始终,要踏向自己的路。”

    ……

    王娇韵回到d市,因为他爸爸今天在公司突然晕倒了,许多人都吓了一跳。

    在d市市医院中,王娇韵看着倒在病床上的人,面容苍白,心跳仪正滴答滴答响着。

    “王先生身体很差,需要住院调理。”

    医生对王娇韵说,公司里面有些事物需要王娇韵主持,打理。

    病房中有护士就足够了。

    王娇韵守着昏迷了一天的王志献,依旧没见醒来,便去公司了,因为公司许多东西都要过问她。

    “不会的……”

    “医生说爸爸身体很差,不至于吧……”

    “应该没事的。”

    王娇韵第一次心慌了,这种心慌不像平时那样,心力交瘁。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志献醒了过来,半年后便出院了,说自己没事了。

    出奇的是,王志献此次征求王娇韵的同意,变卖了公司,然后与王娇韵一同生活。

    所有的慈祥,全部在这半年中展现了出来,一位父亲改变了做法,温柔的陪伴着自己的女儿。

    激励着女儿,鼓励着女儿,爱着女儿。

    这是确确实实能感受到了,溢于言表的爱。

    年末,春节前夕。

    王娇韵出去买菜,王志献在家中,身躯有些萎靡。

    许久后他动了动,苍苍白发一根根的掉落着。

    他打开尘封已久的房间,慢吞吞的拿起一个相册,里面有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笑着,奔向远处。

    “我没有你的人生上,迷失了。”

    王志献有些苍老的手抚摸着相册,他嘴角挂着一抹笑容。

    “我多希望,你还能在指引我一次方向。”

    “咳咳。”

    他有些咳嗽,用手翻出一根浅蓝色丝带,双手磨砂着,笑道:“你向往着诗和远方。”

    “可是,我向往着你。”

    “本以为能忘记你,用一辈子来忘记你。”

    “……”

    他许久没有说话,看着一张王娇韵婴儿时的照片,女人笑着,很灿烂。

    “我大概明白了,你所指引我的路途。”

    王志献的头发还在掉落,他咳嗽间,倒在地上,眼睛逐渐闭合。

    “用生命指引我,什么是爱吗?”

    “我体会到了。”

    “这最后的日子里……”

    王志献脑子泛白,隐约看到一个人,追着蓝天,跑向远处。

    王娇韵回到家中,口中哼着歌曲。

    “爸,我回来了。”

    没有回复。

    “又睡着了么。”

    王娇韵走到二楼,看着自己尘封的房间被打开了,里面躺着一个人,嘴角挂着微笑。

    “爸……”

    王娇韵发丝刹那便浮动了起来,一道微弱的神识探进躯体中。

    “死了……”

    难以相信,中午还好好的,为何一个小时不到就死去了。

    王娇韵用手去摇晃了一下他,却发现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爸……你是不是睡着了……别吓我……”

    王娇韵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真的就死了,不到一会,就死去了,带着微笑的死去了。

    “为什么?”

    片刻,王娇韵发愣的眼神中,一道泪水流了出来。

    “为什么啊!?”

    “凭什么啊!?”

    “你们是想让我背负这一切痛苦的活着吗?!”

    王娇韵不明白,为什么,这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

    “要让我迷惘在你们逝去的路途上吗?”

    “自己洒脱而去,留着我孑然一身。”

    “呜……”

    王娇韵抱着尸体,痛哭着,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人,就一个一个的逝去了,一个接一个,悄无声息的离去了。

    死亡是一种解脱的话,那么还活着的人,会更加痛苦。

    ……

    哀乐响起,王娇韵头戴孝布,如张玄当初一般,跪着走完一段路程,张玄在一旁看着,静静的看着,没有言语。

    哭声响起,一抹一抹的黄土逐渐填平了坟墓,棺椁就这么淹埋在阳光下。

    王娇韵就那么跪在墓碑前,哭了许久的她有些累了,眼睛愣愣的想起曾经父亲的表情。

    “你装的很好,骗过了所有人,但没有骗过我。”

    想自己母亲被埋入土中之时,父亲那一丝丝僵硬的肌肉。

    他那时也如自己一般,跪在墓前,久久没有离开,眼神发愣。

    “够了吧……”

    “您好好休息吧……”

    哀乐停了,王志献的墓碑前有几多花,被微风吹起,带着芳香,飘然而去。

    “我拯救了那么多人,却还是没有拯救得了你。”

    时间过了八天,王娇韵仿佛回到了当初一般,卷缩在家中。

    这时,张玄轻轻的打开了房门。

    “我们去吃炒冰淇淋吧。”

    又一次,张玄和王娇韵两人来到那家店铺,吃了三年来吃了无数次的炒冰淇淋,吃着吃着,王娇韵就哭了,混着泪水和哽咽声,吃进了肚子里。

    两人分别,张玄回到家中。

    “已经十五年了…为什么感觉比前世的几十万年还漫长呢。”

    “已经有不少老同学的孩子都开始上学了,人们仿佛忘记了末日,忘记了一切分别。”

    “我的存在,是为什么呢,我的存在重要吗?”

    张玄拿起刀片,在手上割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顺着口子往下流着,奇怪的是一点不疼,仿佛早已麻木了一般。

    “第一次割开自己的皮肉,终于能感受到一点自己的存在了。”

    “当所有人逝去,我们始终是自我的行者。”

    时间还在继续,没有人来打扰张玄的生活,时间又晃悠悠的过了五年。

    五年期间,王娇韵如同消失了一般,没有再出现,新闻里也看不到了她的身影,她仿佛逝去了一般,起初还有人问道,可如今,真的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仿佛她就不存在一般。

    张玄已经三十八岁了,修为突破了纹丹,达到了破窍境界,那颗曾经因为王娇韵而圆满的青丹破开了,化作一个如同张玄一般的人儿。

    今天,许久未响过的电话响了起来,张玄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粗壮的声音,很陌生。

    “张玄,你现在在哪,我是李光亮,我回来了!”

    “呵呵。”张玄笑了,出去和李光亮见了一面,他如今脸上长满了胡须,曾经的那个小胖子居然消瘦了下来。

    他说在国外定居了,取了一个美利坚人,生了两个孩子,生活还算圆满如意,这次回国主要是帮助艾深的科研项目。

    他很惊奇的说,张玄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而自己却老了。

    “我也三十八岁了,老了啊。”

    ……

    时间没有等待任何人,匆匆而过,又过了十年。

    今年张玄四十八岁,他还是一个人,蜗居于那间小房子,依旧是一个工薪阶层的上班族,修为已经突破到了破窍巅峰,奇怪的是,那个丹田内,长得像自己的人儿一直蜷缩着,不愿意舒展开来。

    世界这么多年来,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灵气已经恢复到了一些初级修炼星的程度,科技文明也正式进入了第一文明阶段。

    张玄嘴上叼着面包,这些年换了无数个工作,他依旧像二十岁那年,没有丝毫变化。

    “等一下!”

    张玄走在路上,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张玄顿了一下,撇头看向一条小巷,那里站着一个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是一个妇女,手上牵着一个小女孩。

    张玄眼睛闪动了一下,看向那个小女孩,总觉得在何处见过一般。

    “你,你是当初在d市医院里的那个人?!”

    妇女开口了,她正是那天在医院中看到张玄顿悟的那个小女孩,现在已经三十六岁了。

    张玄摇了摇头,说道:“阿姨,你认错人了。”说罢,继续向前走去。

    内心一阵起伏,原来的小女孩也有了孩子,和她真的很像。

    时间匆匆而过,又过了两年,张玄五十岁了。

    家中,难得的休假,张玄突破到筑灵巅峰,体内那个人儿,化作了婴孩,蜷缩着身子,没有动静。

    “堕入我曾经的传说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