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十七章 让我来告诉你,我对你的爱,到底是什么

    “这最后一年,让我来告诉你,我对你的爱,到底是什么……”

    张玄再一次被王娇韵抓着,这次是抓着手掌,十指相扣。

    他们飞了起来,然后回到了曾经熟悉的别墅中,格局依旧,里面还有着张玄随手留下来的一朵黄色小花,被制成了标本,放着。

    王娇韵擦干了眼泪,说着:“哭着,可没办法让你感受呢。”

    她拿出干净的衣服和毛衣,从青年到老年的衣服,塞满了整整一个衣柜,这明显是为一个男人准备的。

    “是谁,是我吗?”

    张玄不禁问着,被拖走了,进入洗澡间,两人脱去衣物,就这么坦诚的相见。

    一丝不挂,就这么面对面。

    她抚摸着张玄满是小洞的躯体,眼泪又开始了打转。

    张玄摸了摸她的头,她红着眼笑了,开始为张玄清理躯体。

    “你的心脏为何不跳了。”

    “我已经修到了五变,跳不跳都无所谓了。”

    “那样不行哦,心脏不跳的话,是没有办法感受爱的。”

    “你的身体水都能流过去呢,这么多小洞洞,疼吗”

    “不疼。”

    “你的脸,还胸膛,骨头都裂开了,这么洗没问题吗?”

    “无所谓了。”

    “不许无所谓,以后还有我呢,身体都给你看了,以后要对我负责。”

    “怎么负责,爸爸对女儿那般?”

    “怎么可能,肯定是爱人一般。”

    “不太懂。”

    “嚯嚯,谁一直吹嘘自己活了几十万年呢。”

    “那活的也就差不多吧。”

    “什么事情你都一个人憋着吗?”

    “可能吧。”

    “为什么不接触别人呢。”

    “我们这样的人,接触他人,毁灭的只会是自己。”

    “那我们完全可以把所有人都杀了,对不对。”

    “嗯,是可以都杀了。”

    ……

    两人聊着天,洗完澡后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你快试试,这些衣物我是目测你的身材买的,应该差不多吧。”说话间,她拿着七八件衣服,兴致勃勃。

    张玄穿好一件衣服。

    “有一些大了。”张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王娇韵却摸着下巴,笑道:“我觉得刚好诶,你现在这么消瘦,以后多吃点,长回来就差不多了。”

    “好像是这样。”张玄的脸,撕扯着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

    王娇韵刮了一下张玄已经扭曲的鼻子,连忙道:“好啦好啦,别笑了,看你鼻子都笑歪了。”

    张玄又陪着王娇韵试了许多衣服,这才发现,每一件都是按照自己的码数买的,不禁有些歪斜的眼睛红了起来。

    “原来小可怜还会哭呢,咯咯。”

    折腾了一会,王娇韵拿出剪刀,说道:“好了,现在要开始剪头发了。”

    张玄点头,王娇韵拿起剪刀,抚摸着张玄的头发。

    “真好。”

    她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卡擦卡擦剪了起来。

    许久后,夕阳挂在远方,张玄睁开眼看着自己一头高中时的斜刘海,心脏又跳了一下。

    “现在好看多了嘛!”王娇韵竖起一根大拇指,然后把张玄的头发用东西绑好,包裹了起来。

    “你这是在干嘛”

    “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你这个原始人,你发质这么好,可是能卖钱的。”

    “你缺钱了?”

    “不是缺钱啦,笨。”王娇韵有些束手束脚的,拿起头发便放进了一个柜子里。

    张玄看出来了,说道:“你不用这么拘束。”

    “真的?”

    “呸,这是我家,我拘束什么。”轻轻的,王娇韵给了张玄一个脑瓜崩。

    夜晚,王娇韵把张玄强制按到床上,说道:“你现在必须睡觉!”

    ……

    一夜,过半,张玄梦到了一个人。

    “你来了?”

    “你是谁?”

    那人转过身来,正是前世的张玄,邪神至尊,万界至尊,张玄!

    他身着白衣,长发禁锢着,双手背在后面,一双璀璨的双眼直视着张玄,问道:“你可知你如今在干什么?”

    “我自然清楚。”

    “可我看到的是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我不是东西,我警告你,哪怕你是我的曾经,我也不许你这样说我。”

    “呵,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提起曾经,还有资格说起我?”

    “我为何不能?”

    “废物不配立于山巅。”

    “你!”张玄气急,如果厉鬼一般的法相展开,一双曲折的双臂向那人抓去。

    只见白衣男子轻轻一挥手,张玄如遭重击,砸入地面,浑身是血。

    “你可知错?”

    “我无过,何来的错!”

    “嘭!”

    又是一挥手,张玄又深入地下十米。

    “你可有资格提起我,与我并立?”

    “我为何不可,你不就是我早已逝去的曾经,你已经死了!”

    “噗!”

    张玄被白衣男子提了起来,一把便掏出了心脏。

    “你可曾觉得我已经逝去了?”

    张玄看着干煸的心脏,如果破布口袋一般,被压成了平面。

    “你……我是逝去了,还是活着了……我是逝去了还是活下来了?!”

    “啊,我是否已经死去了,那我现在是谁,谁又在主导着我。”

    ……

    半夜,王娇韵在一本书中写道:

    “i’ll write your nameacross the sky and take away the starcuz you light up the nightyou as high as the moonwhen you’re here with methat’s why l’mgonna write your namefor the world to see”

    “我想写下你的名字,划过天空,带走繁星,因为你照亮了夜空,你像月亮一般高高在上,当你和我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写下你的名字,让世界看到。”

    就在王娇韵写完后,床上的张玄突然叫了起来,不停的有一些血液从嘴里咳嗽了出来。

    “怎么了?”王娇韵起身,连忙抓住张玄的手臂,但是张玄仿佛中邪了一般,不停的翻腾,不断有痛苦的嚎叫传来。

    “怎么办?”

    王娇韵内心十分惶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对了,真气!”

    王娇韵连忙握住张玄的手臂,一道真气灌输进张玄体内,张玄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从新安静了过去。

    择日,双方谁也没有提昨天的事情,王娇韵为张玄作好了早餐,安排好早上的计划,又准时吃午餐,最后的晚餐,然后是睡觉。

    每一日都有不同,每一日都不一样,两人就这么一直下去。

    “原本灰暗的世界,仿佛沾染上了调料板一般,可以在上面任意渲染任何颜色。”

    “以前带着你飞,都是拉着你的手,这次,你抱着我腰,我带你飞向那边。”

    “那边有高高的蓝天,有高高的山峰,有一切。”

    “今天的晚餐当然是蘑菇啦。”

    “洗脚洗脚,说了几次了,来脱鞋……”

    “今天的目标是大海,走吧!”

    “哎呀,下雨了,没有伞,我不如去淋雨吧,哈哈。”雨中,一人转着圈圈,后面有个缠着纱布的人,头颅再次抬了起来,看着那个人儿。

    “冬天到了,过来穿毛衣,这是你六十岁该穿的,不过分吧。”

    “听说北方下了好大的雪,今天的计划有变,我们去北方,堆个最大的雪人!”

    一复一日,可这样的时光突然好了起来,自己突然喜欢上了,张玄不知何时,心脏重新跳动了起来。

    “砰砰砰。”

    一滴滴不灭重新活跃起来,五变五层天的修为,已经炼化了上千滴的不灭血,如今全部都活跃起来,全部都开始流淌,开始修复躯体。

    “诶,今天你的身体漏光的部分少了一些诶,难道是我弄的回锅肉管用了”

    “应该是的吧。”张玄微笑着,一年的时间,已经过半。

    2070年,春天,又是一个四月到了。

    “我不知道人与人的分离会在何时,但珍惜现在的你就行了。”

    张玄脸上裹着纱布,身体已经痊愈了,只露出一个眼睛,褐红色眼眸,很好看,她评价的。

    “让我来猜猜,你的脸好了没,到了今日份的换药啦。”她拿着新的纱布走了过来。

    纱布一层一层剥露,她心情有些紧张,随即看到整张脸后,一下子扑倒在老爷椅中的张玄。

    你的脸,除了还有部分皮肤没有长好外,基本都好了,张玄玄。

    “嗯,谢谢。”

    “不许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谢谢。”

    王娇韵转身,轻轻的咬着嘴唇,一滴眼泪落下,轻轻的呢喃:“千万别留下我孑然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