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十八章 你能忘怀吗

    “不知何时,我真的燃烧了起来。”

    张玄和王娇韵就这么渡过了春天。

    时间来到了十月。

    “你终于痊愈了。”

    王娇韵看着绷带尽落的张玄,开心的抱着他。

    张玄摸着她的头颅,抬头看向这栋别墅,有一些破旧,有一些灰暗,但能感受到温暖和归宿。

    “一路走来,从炼凡到五变,我用了五十年,这一次,也该突破了。”

    张玄说话间,轻轻的推开了王娇韵,抬着头颅,挺着臂膀,踏天而上。

    那里有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显得格外的压抑。

    “你准备好了吗?”

    “我想我准备好了。”

    “你逝去了吗?”

    “我没有逝去,我依旧是我,我依旧是那个张玄,万界至尊,张玄。”

    “你如此的法相,如何晋升为化神?”

    “化神不过一个称号,我也可以管它叫化魔,又或者化邪。”

    “你能踏上曾经的路吗?”

    “曾经就是曾经,我踏上的,可是未来的路。”

    张玄两种思维抗衡间,依旧来到了乌云底下,只见他周身金光肆意,宛如在世佛陀,刹那间法相天地,宛如九幽厉鬼。

    张玄的法相身躯干煸,不少骨骼生长在皮肤之外,还有许些骨头裸露,面部只有一双通红的眼睛,便看不真切了。

    宛如从地狱中爬上来的鬼怪一般,恐怖至极!

    天上的阴云见到张玄的法相,如同被刺激了一般,飞速的凝聚,片刻后,咔嚓一道闪电劈了下来。

    直直直的劈在张玄的头颅上。

    王娇韵见此心中一紧,但是她发现,张玄依旧没有半分动静,只有法相在仰天嚎叫。

    “这就是渡劫?”

    张玄这次渡的是化神劫,但却比神境的人渡劫还要夸张,绵绵数百里的阴云,吓着了不少人。

    “吾,逆天而上,当修化神,你可有疑问?”

    张玄抬头,眼中浮现金色,盯着苍穹,一条条闪电穿梭在其中,彼此交错,偶尔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

    雷劫仿佛有灵性一般,绵绵百里的乌云刹那凝聚。

    “轰轰轰!!!”

    持续不断的轰鸣传来,王娇韵相隔张玄数十里远都感受到了磅礴的力量以及劲风狂卷。

    张玄站在雷劫中,左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凝聚着不灭血,带动着磅礴的力量,右手带着灰暗无比的物质一齐轰上,居然在与雷劫对抗!

    若有化神修真者在此,定会惊骇,与雷劫碰撞只会激化雷劫,最终引来灭顶之灾!

    人,修真者,不能天道相抗,这是定理!

    “前世,我被你轰杀,今生,我定能轰杀你,哪怕打破这方苍穹!”

    张玄说话间,头发飞舞,竟然一步步的轰进了雷劫中。

    下面的王娇韵看不见了,也接近不了了,只看到那片雷云中,快速闪烁着一个人影,一道金光,一个厉鬼。

    张玄此刻纵身雷云中,四周的闪电如果愤怒的雷龙,发出阵阵嘶吼声,一口便向张玄咬去。

    自知躲不过的张玄也没有躲闪,雷龙从自己胸膛贯穿而出,一个焦黑的大洞就那么出现了,没有一滴血液落下。

    下一刻,张玄眼中金色光芒大盛,眨眼间便修复完了伤势。

    “再来!”

    又是一块肉被吞噬掉,张玄渐渐的,浑身血流如柱,境下起一阵血雨。

    十分钟后,张玄双手无力的垂下,一道道鲜血从毛孔中流出,但是他依旧抬着头,直视着雷龙,没有半分表情,更无半分退缩。

    “吱嘎——!!!”

    只见雷龙横空,原本的天空都有些扭曲了,一道道裂缝咔咔作响,世界宛如一面镜子一般,这是空间破碎的前兆。

    雷龙一抓,一尾,一口,张玄逐渐开始便的残缺了起来,身上的血肉越来越少,此刻只剩下了半张脸,还有一颗泵血的心脏。

    王娇韵在底下看得清了,因为云开始稀薄了,她看到张玄只剩一副骨架之时,不顾一切便要向他冲去,但又硬生生止住了,因为雷劫一旦有人干扰,只会更强,不仅自己要死,张玄也会死。

    “张玄!”

    疲倦冲击着脑海,张玄回头看去,就在这时,雷龙怒吼而下,贯穿了张玄整个身体。

    张玄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远方,眼带梨花,衣裙摇曳,微风吹拂着她的长发,飘然着。

    自己轰然崩断成一节一节的碎骨,自己背后的法相,在雷龙的冲击下,消逝了下去。

    “在头颅掉下的瞬间,我看到了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王娇韵看到张玄回头了,然后模糊了,然后一节一节的碎骨散落了下来,仿佛宣告着死亡。

    “不……”

    “不会的……”

    王娇韵后退两步,有些发愣。

    “你回来了。”

    “我没渡过吗?”

    “这应该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渡过了吗?”

    在一片白色的世界中,张玄只剩下一颗头颅,前边那道白衣飘然的人仿佛在前行,愈来愈远了。

    “我始终没渡过我自己吗?”

    张玄感受不到躯体的存在,他眼睛睁的大大的,望着这方白色的世界。

    刹那,白色褪去,四周的环境熟悉了起来。

    无尽的黑暗,无尽的幽深,仿佛没有边界一般,前面有无数个世界,锁在其中。

    “这里是……无尽之渊……”

    张玄喃喃着,有些不解。

    片刻后,他看到一个人,一席白衣,他回望一下张玄,笑着说道:“我要踏破的,是这方苍穹而已。”

    白衣男子长发衣摆,一切都那么熟悉,只见他伸展法相,与天地齐高,高的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一部分躯体。

    “那是我自己,以自己为法相,踏向万界。”

    张玄就那么眼睁睁看着,数万的世界,无尽的法则缠绕在其身上,他轻描淡写间,法则,秩序之链寸寸崩断。

    一挥手,半数的世界崩坏,半数的法则化为乌有。

    又一挥手,一个宇宙便被拿捏在其手中。

    画面一转,男子被万界所围,所有的精神,法则,秩序,天道横压而下,在无尽之渊极尽璀璨,话语不可描述。

    比宇宙星河绚丽一万倍!

    白衣男子轻轻皱眉,弹指间一个宇宙崩坏,呼吸间一个世界破灭。

    可是,无济于事!

    “小心!”

    张玄看到一道道印记深入那人的法相中,深入那人的身体中,忍不住出声警醒。

    白衣男子不曾察觉,身体周围的大世一个接一个的崩坏,一个接一个湮灭。

    同时,这些东西又在快速产生,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最终,张玄看到,白衣男子浑身溢血,狂笑间,化作了最为绚丽的光,仿佛宇宙大爆炸一般,快速飞逝。

    “你能忘怀吗。”

    “你不能的吧。”

    “你就是这么逝去的。”

    “现在,你真的逝去了……”